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小香瓜 > 第十章

我的小香瓜 第十章 作者 : 乐颜

    吃完早饭后,姜棠一到医院就被温大雅捉住,带着他往五楼的病房走。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他问着似乎正在憋笑的同学。

    温大雅不敢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放声大笑,所以他直接把姜棠带入一间病房里。

    姜棠看清病床上的人是谁的时候,惊讶得下巴差点掉下来。

    “咏展?你发生什么事了?”

    昨天和他一起去汽车旅馆“捉奸”的施咏展居然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胸口还缠了一堆绷带。

    “是那个幼稚园老师干的好事吗?可恶!我一定替你报仇!”

    虽然他和施咏展的交情只是一般,但他是因为陪着他去“捉奸”才会弄成这样的,他得负责才行。

    这时,温大雅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方糖,你自己问他,为什么会搞得这么狼狈!炳哈哈……不行了,我受不了了……从昨天半夜我就一直笑到现在,肚子好痛!”温大雅捧住肚子,难过地蹲在地上。

    “昨天晚上?你从昨天晚上就住院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姜棠着急地追问。

    施咏展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拚命发笑的温大雅,虚弱地说了句,“你教他安静一点好不好?吵死人了。”

    姜棠二话不说,把还在笑个不停的温大雅赶出病房外。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如果真是那个幼稚园老师,我一定不会饶过他的!”他握紧拳头,一副随时准备冲出去和人打架的模样。

    施咏展淡淡看了他一眼,“是他没错,不过我也有错,总之就是太激烈了。”

    太激烈了?

    姜棠满脑子问号,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出来姜棠搞不清楚状况,施咏展又说:“我以为他很瘦,所以让他坐在上面,没想到太激烈了,居然搞得我气胸。”

    “呃,你说的该不会是……”

    “不然哩?你以为在汽车旅馆里能做什么?”

    “可是你们两个都是男人,还能这么激烈喔?”

    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他无法想像,毕竟他对这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弄到气胸住院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温大雅那个死人,昨晚我被救护车送进来的时候,刚好是他值班。他问清楚原因之后,一路笑个没完,连教授在帮我动内视镜手术的时候,他还笑个不停,最后教授嫌他太吵,把他踢了出去。”

    呼,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了。施咏展见姜棠的脸开始抽搐,便白了他一眼,朝他挥挥手。

    “好了,不用再忍了,我知道你也很想笑。要笑就现在给我笑个过瘾,然后滚出去不要烦我。”

    姜棠终于爆出大笑,眼泪都流了出来。“哈哈哈……好好笑,天啊!平常看你阴阳怪气,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猛啊!居然能搞到气胸?哈哈哈……”

    “笑爽了没?这总比肠道痉挛拔不出来好吧?”

    姜棠先是一愣,然后又疯狂的大笑,最后还是巡房的护理长看不过去,把他拎了出去,才让床上的病人能好好休息。

    病房外,两个大男人仍蹲在地上,身子抖个不停,一直无法停住笑意。

    “请问……施医师住在这间病房吗?”一道有些害羞的声音从两人上头响起。

    温大雅先恢复镇定,他马上站起来,正经八百地问:“请问你是哪一位?”

    “我是……他的朋友。”那个人的说话声越来越小,好像显得很不好意思。

    姜棠听这声音好耳熟,抬起头来一看。

    “啊,是你!昨天晚上把圆圆拐到汽车旅馆的……”

    “对不起!”刘守宏马上低头认错,“姜棠,对不起,请你原谅我!都是我不好,之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才会昏了头做出那种事,不过我现在看清楚了,如果你不是这个圈子的人,我再勉强也没有用的。我对你还有圆圆老师真的很抱歉,请给我机会补偿好吗?”

    姜棠看着他好一会儿,问:“只要你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到底是怎么把人搞到气胸的,我就原谅你。”

    刘守宏有些红了脸,“其实也不是故意要那么激烈的,只是昨天晚上……呃……可能是我们都太冲动了一点……但是我也没想到……我一开始还以为要闹出人命了,吓得要死……然后……我们……皮带……”

    说完后,姜棠一脸正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只要人没事就好。咏展在里面休息,你可以进去看他,但是麻烦收敛一点,不要再让他的气胸复发。”

    刘守宏点点头,连忙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

    三秒钟之后。

    “噗──哈哈哈……我受不了了!这真的太好笑了!”姜棠再度蹲在地上,笑到用力拍着墙壁。

    病房里的施咏展听见笑声,脸上不禁冒出几条青筋。

    他妈的,来个人把外面那两个神经病拖走好不好?

    〓〓〓整理发布〓〓〓

    一个月后。

    姜棠的实习已经快要结束,接下来就是正式申请想继续研习的部分。

    温大雅已打定主意要走临床,所以选择继续待在医院。

    姜棠则还在走临床与做研究之间徘徊。

    这个时候,有位教授表明很欣赏他,想把他留在身边好好栽培,将来也许可以在母校任教。

    可是这样一来,他势必得出国进修一段日子,才有资格得到教职。

    但是,如果他出国了,那程圆圆怎么办?

    好不容易他们俩终于敞开心胸,愿意给彼此一个机会试试,如果他这时候离开她出国去,没有自信的她恐怕又会胡思乱想。

    只要想到她愁眉苦脸,甚至因为担心两人的将来而落泪的模样,他就好舍不得。

    可是,一个男人到底还是应该追求事业,不应该把所有的人生都赌在感情上,不是吗?

    这个问题姜棠苦思了很久,本来想和程圆圆商量的,但好几次话说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因为迷惘的人是他,如果连他自己都还不确定未来人生的方向,又怎么能确实地听取别人的建议?

    而且程圆圆是他所爱的女人,即使她的意见再中肯,他还是会因为有所期待而丧失判断的能力。

    为了这件事,他几乎夜夜睡不好,眼看要给教授回覆的期限就要到了,他还是下不了决心,心里只有更加烦躁。

    程圆圆也感受到他的不安与犹豫,刚开始她只是忍耐着,并尝试想问出究竟是什么事情困扰他,可是姜棠守口如瓶,一句话都不肯透露。

    被瞒久了,程圆圆也不高兴了。

    她不明白,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事是不能坦白的?

    与其一个人烦恼,不如把问题说出来,两个人一起动脑解决才是最好的方法,不是吗?

    之后有一天,他们终于爆发了小小的冲突。

    地点是在程圆圆的家里。

    她下了班之后,特地买了些新鲜食材回家,准备为姜棠煮一桌好吃的晚餐。

    可是那天晚上,姜棠依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试图套了几次话,但他都没有回应。

    程圆圆放下碗筷,冷冷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已经觉得厌烦了?”

    姜棠猛地抬起眼看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圆圆,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她不禁激动起来,“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所以我当然只好胡乱猜测啊!你是不是讨厌我了?终于觉得我是一个乏味的老女人,后悔和我在一起了?还是你在外面遇见了更年轻的漂亮女生?”

    其实话才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可是她无法阻止那些伤人的话语不断从嘴里吐出来。

    “我早就知道你只是玩玩而已!没关系,如果你后悔了,大可以离开,不要成天这样愁眉苦脸地陪着我,好像你有多不甘愿似的,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圆圆,不要乱说!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你骗人!你……”声音突然停住了。

    泪水无预警地涌出眼眶,连程圆圆自己都吃了一惊。

    为什么要哭呢?

    这样看起来不是更像长不大的孩子吗?

    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就只会大吼大叫,然后大哭一场,博取别人的同情。

    “我……我没有哭……我没有哭……你不要看我……”她好想躲起来,不想让心爱的人见到自己这么软弱又无理取闹的模样。

    姜棠一把抱住她,心疼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这个样子,他怎么能离开呢?

    在那一瞬间,所有的成就、地位和事业都不重要了,他只想用自己的双手一辈子好好守护这个没有自信、又笨又善良的小女人。

    “圆圆,不要哭了,是我不好,我应该把事情说清楚的,可是再让我想想好吗?我绝对没有喜欢上别的女人,也绝对不是讨厌你了,你以后不要再这么说,不然我会很难过的。”

    在他怀里的程圆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点了点头。

    她也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情绪化,可是她好怕会失去姜棠,只要一想到没有他的人生,她就会像这样惊慌失措,完全没有办法像平日的她那般能开朗乐观地面对每一件事。

    爱情折磨人的地方也在这里吧!

    明明知道只要远离这个人,就不会无法控制自己,可是却又那么舍不得让他的身影离开她的视线。

    时时刻刻想着他,时时刻刻都希望能看见他,但是,在他的面前,却又担心着自己什么时候会失去他……

    她会不会有一天真的失去了他呢?

    程圆圆不敢说出心里的担忧,因为她怕一旦说出口,就真的有可能成为事实。

    〓〓〓整理发布〓〓〓

    那天晚上,姜棠回到家里,找父亲谈一谈。

    虽然这是自己的事,但有个长辈能聊聊,应该能给他一些建议吧?而且父亲又是最了解他的人。

    姜父听了原委之后,笑着问道:“其实你已经作好决定了,不是吗?”

    姜棠狐疑地看着他,“我有吗?”

    “真想把你刚刚讲的话录下来,让你自己听听。你刚刚说的那些烦恼,其中八成是和圆圆有关,你自己没有察觉到吗?你心里其实早就知道答案了,只是你对于这次出国进修的机会还是有些舍不得,所以才迟迟无法作出抉择。”

    姜棠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握了握拳头说:“爸,我决定放弃出国念书了。”

    姜父老花眼镜后的眼睛微微睁大了些。

    “你确定吗?这可是个大好机会,有多少学生抢破头想被教授钦点,直接出国深造,这样你回来后起码能拿到助理讲师的资格吧?真的要放弃?”

    “可是……可是我实在放心不下圆圆。如果不在她身边,我真的很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姜父摘下老花眼镜,眯眼打量着眼前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

    然后他说:“你这个笨蛋!”

    姜棠愣了一下,老爸还是第一次这样骂他耶。

    “爸,我知道我是不聪明没错,可是……”

    “看来笨的确是会遗传的。”

    “嗯?爸,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这一点还真像我,一旦认定了就很死心眼,怎么样就是不肯放手。想当年我也是很受公司赏识,要派我去接掌纽约的分公司,那可是等同社长的职位呢!可是谁教我遇上了叶伶的妈妈,一颗心只在她身上,怎么也放下下,就放弃了这大好的机会,结果在公司做了快半辈子的窗边族,唉!”

    “呃,爸,你这样说让我觉得毛毛的。”

    难道他这辈子也会和老爹一样“没出息”吗?

    姜父的确是在一间大公司里当了快二十年的窗边族,不受重视,却也过得还可以,退休后也领了不少退休金,只是,对一个男人来说,这样简单的过一生好像有些可惜。

    姜父拍拍他的肩膀,又摇摇头叹息,“这是遗传,遗传啊!儿子,你就认了吧,你这辈子大概没什么大富大贵的命,只能当个小医生。”

    “爸,你不该这样看扁自己的儿子吧?”

    “看来我还是节省一点,留点退休金给你好了,免得你将来……”

    “爸,我才不会动用你的钱,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工作,将来就算结婚了,也不会用到你退休金一毛钱。”

    “说你笨,你还真是笨耶!”

    “我到底哪里笨啦!”真是的,老爸什么时候开始讲话喜欢绕圈圈了?

    “你要结婚的话,想想看要花多少钱?没有个一百万搞得定吗?婚礼,宴客、度蜜月……那些都不要钱吗?”

    “我和圆圆公证结婚就好。”

    “结婚又不是只有你们两个人的事,这可是两家的大事!我听说圆圆家是中部的大户,你想,他们家会甘愿只让你们悄悄公证了事吗?”

    “爸,你现在提这个做什么?我们八字都还没一撇……”

    “那你保险套是买假的啊?”

    “那个是必要的防护措施!我是为了圆圆着想耶!”不然谁喜欢戴那种东西上阵,一点都不舒服。

    “总之,我还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你结婚,但依你这种没出息的遗传,我想我还是聪明点,先帮你准备一点结婚基金,免得到时候你说要存够了钱才肯结婚,我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喔。”

    闻言,姜棠不禁满脸黑线。“爸,你觉得这样损自己的儿子很有趣吗?”

    “是啊。”姜父呵呵笑了起来,在他肩上拍了拍,“儿子就是用来欺负,用来损的,女儿则是用来疼的。你就认命吧!等你将来做了老爸,就会知道我的感受了。加油!儿子!”

    〓〓〓整理发布〓〓〓

    姜棠下定决心后,终于把最近烦恼的原因老实告诉程圆圆。

    当他说决定不去国外进修的时候,程圆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种从天上掉下来的太好机会,他居然要放弃?

    “为什么?为什么?”程圆圆连珠炮似地问不停,“你为什么不要出国念书?这么难得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那不过是几年的时间而已,到时候你回来就能在学校里当老师了!大学老师耶!比我这小小的幼稚园老师强多了,而且……”

    被她追问得有些受不了,姜棠伸出食指压住她的小嘴,“总之这是我的决定,不会再改变了。”

    “可是、可是……”程圆圆急得跳脚,“我不明白,为什么……”

    “小傻瓜,你还不知道答案吗?”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你要我怎么舍得留下你一个人在台湾呢?”

    程圆圆愣住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姜棠居然是为了她而放弃这个难得的进修机会。

    眨眨眼,她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笨蛋……你是大笨蛋!”

    “骂人的时候不要哭,这样很没有说服力喔。”他心疼地抹去她滚滚落下的泪珠。

    “可是……可是我没有那么好,不值得你……”

    姜棠的手掌轻轻拍在她的脸颊上,“小傻瓜,以后不准再这么说。如果你不够好,我才不想留在台湾陪你呢,所以你不应该还骂我笨吧?”

    程圆圆听了,立即抹去脸上的泪水,用力点点头,“嗯,我知道了。我以后一定会更努力,做一个可以配得上你的好女人。”

    “你现在已经很好了。”姜棠笑了起来,觉得自己留在台湾的决定确实是对的。

    能看着心爱的女人因为他而又哭又笑,还装出坚强的样子,他就觉得好满足。现在,他多少能体会当初父亲爱上叶伶的母亲时的心情了。

    就算一辈子当个小医生也无妨,只要程圆圆在他身边就够了。

    他低头吻她,双手搂住她的腰,吻个过瘾之后,他便打横抱起她,往她的卧房走去。

    这时,程圆圆突然对他说:“其实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美国进修的。之前我就想过,要不要到美国去念个教育硕士,因为我发现我实在不了解现在的小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而且,之前我已经开始找资料了,只是后来我们发生了那件事,就耽搁了下来。”

    姜棠停下脚步,“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啊,所以我才说你笨啊,如果你早点告诉我这件事,我一定会辞掉幼稚园的工作,或是留职停薪,然后跟着你到美国去,一起念书。在哪个州都没关系,只要能待在你身边就好……咦?你要带我去哪里?”

    卧房在另外一边耶!

    姜棠直接抱着程圆圆就冲出门,咚咚咚地跑下楼梯,把她吓得惊叫连连,紧搂着他的脖子下放。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去医院找教授啊!我早上才刚拒绝了他,不知道他是不是马上找了别人,现在赶快去也许还来得及。”

    “说了半天,其实你还是想去国外进修嘛!”程圆圆好气又好笑地捏捏他的鼻子。

    “虽然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但难得有这种两全其美办法,我当然要努力试试!圆圆,快帮我祈祷吧!希望教授还没有找到其他人选,这样我们就能一起到美国去,双宿双飞,再也不要理我姊姊和那些无聊的同学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要不要先把我放下来?你真的打算就这样把我抱到医院去吗?人家会以为我出事了啦!”

    而且他们现在正在人潮拥挤的大马路上耶!真是丢死人了。

    但是,满脸通红的程圆圆却觉得很快乐。

    真的很快乐。

    “方糖,快放我下来啦,好丢脸喔。”

    “不要叫我方糖!”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不远处的一对男女见了这两人的疯样,不约而同地往后倒退三步。

    “阿松,刚刚那个不就是上次在急诊室见到的医生?”女子紧紧抱住男友的手臂,声音里有着恐惧。

    男子睑色惨白,马上转头快速离开。

    “阿玫,我想我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还是不要去那间医院回诊好了。”

    开玩笑,要是再遇见那个恐怖的医生怎么办?

    看来他还是赶紧找个正经事做比较好,免得一天到晚遇到一些奇怪的人。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小香瓜最新章节 | 我的小香瓜全文阅读 | 我的小香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