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胡涂月老恶作剧 > 第十章

胡涂月老恶作剧 第十章 作者 : 香弥

    逍遥的午后时光,饮著英式下午茶,配著甜软绵密的可口小点心,何苾汶满脸幸福的柔笑。

    “苾汶,明天早点来陪我上街,我想去选焙一些盆花回来,我觉得後院那些花似乎太少了些。”

    “好呀。”吃完最後一口糕点,何苾汶端起精致的茶杯,饮了一口里面香醇的蓝莓奶茶。

    看到胡阿姨又恢复以往的神采,她比谁都高兴,雍容高雅的她不适合沉著脸,她喜欢看到她脸上优雅恬适的微笑,那是最适合胡阿姨的彩妆。

    不过胡璃京的开心更甚於她,因为母亲认可了大哥和丁书的事,那他和苾汶之间的阻碍无疑也等於消失了,他用不著再担心母亲会想尽办法,来阻挠他和苾汶的交往了。

    “妈,明天我刚好有空,可以载你们去。”

    胡方琪一脸质疑。

    “璃京,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工作?怎么常常都有空,而且一天到晚老是往家里跑,你们公司是不是快倒闭了,没事可做,所以你才这么闲?”

    “呸呸呸,什么快倒了,我们公司业绩不知多好咧,最近人手严重不够,还要再请人呢,我之所以会这么有空,那是因为我能力强、做事有效率呀,所以我手上的工作都很快就能处理完,自然就有空了。”胡璃京自豪的说。

    何苾汶毫不留情的吐槽。

    “我看你们公司还要再请人,可能就是因为你偷懒偷过头了,所以才会人手不足吧?”

    他接过她刚暍过的蓝莓奶茶,饮完杯中剩下的。

    “苾汶,你这么说就太不了解我了,我这个人一向不偷懒打混的,该我做的事,我可都是做得又快又好,完美得让人无瑕可挑,不信你随便向室内设计这行的人打听看看,我可是口碑在外,人家赞美到不行的,想预约我做设计的人都排到民国一百多年去了。”

    “你应该去申请金氏世界纪录才对。”何苾汶嗤笑道。

    胡璃京涎笑的问:“申请世界第一美男子吗?不用了啦,我不想太招摇。”

    “申请世界脸皮最厚的男人,我相信肯定没人赢得过你。”真是,没见过比他还自大自恋的男人了。

    胡方琪笑看著两人的你来我往。现在仔细看,苾汶似乎确实比较适合璃京,最主要的是璃京喜欢苾汶,而苾汶看来好像也满喜欢璃京的,也许这次真如璃京说的,是何大师弄错了。

    此时女管家过来请胡方琪去听电话。

    胡璃京则坐到胡方琪刚坐的位子上,一脸的诡笑。

    “嘿,我记得你还欠我东西没还哦。”

    “我欠你什么?”何苾汶一脸莫名。

    “就是这个啦。”他一说完就朝她俯下脸,吻住她的唇,深恐她再咬伤他,这回他可是很有技巧的密密吮住她的双唇,给她一记火辣辣的热吻。

    经过一番激烈的缠绵,何苾汶嫣红了双颊,她微喘息著,吐著半是娇半是嗔的魅人嗓音。“你怎么可以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吻我?”

    “你听过有谁取回原本就属於自己的东西,还要经过对方同意吗?”他一脸认真,“这可是你上回欠我的利息。”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同意!”

    他一本正经的睨著她。

    “你想赖皮?欠债还钱、欠吻还吻可是天经地义的事。”他漂亮的脸再朝她接近。

    她抵著他的胸,阻止他再次俯下身。

    “你别再乱来哦,胡阿姨等一下就过来了。”

    “你放心吧,我妈她不会这么不识相,过来打扰我们。”胡璃京努力的突破她的抗拒,嘟起唇再贴上她,和她再来一个惊心动魄的深吻。

    胡方琪不知何时回来了,看著拥吻中的两人,她眨动著长睫,笑眯了眼。

    想到刚才电话中何大师说的话,她雍容高雅的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原来真是何大师弄错了,错在当年误写了两兄弟的姓名,把两张命盘都填上了璃襄的名字。

    上次何大师和她通完电话後,他突然发现命盘中的人不该是长子,而该是次子时,惊觉到不对,急急翻找出另一张命盘核对,才察觉了昔日的笔误。

    他当时没立即再告知她,一来是因为不想再泄漏天机,二来是因为他同时察知另一件事,就是璃襄、璃京和苾汶之间会有一小段波折,藉由璃京和苾汶的恋情,一直困扰璃襄的事也能顺利得到解决。

    因此他便顺其自然让这个误会继续下去,也不解开,让三人的危机在此事件中都得到了新的转机。

    原来苾汶和璃京才是命定的一对。

    她悄悄的移动了脚步,没惊扰到热吻中的两人。

    FMXFMXFMXFMXFMXFMXFMX

    红日往西边缓缓沉落,半空掠过一群被主人召唤回家的鸽子。

    一双黑色的功夫鞋,徐徐的朝何苾汶家的方向前进。

    愈接近何家,一双漆黑的眼便愈凝重,直到那几株经何苾汶的手种下的树映入他的眼底,他倏然一震,定住了前进的脚步。

    “怎么可能?破解了!”他将手中的罗盘放成水平的对著那些树苗,垂目观看上面的刻度,他眉眼跟著深深敛起。

    “真的破了我费心布的风水阵!”不甘哪,但李英才又不得不承认,这阵破得太妙了。

    若下是这一阵子一直都在泰国帮人家看风水,没空回来,他也不会直到现在才知道,他布的阵早被破了。

    “年轻人,要不要进来和我下个棋呀?”一个苍劲的声音在他身後响起。

    李英才霍地旋身回头。

    “是你!”

    何其准爽朗的笑看著惊讶的他。

    “可不就是我这个老头子吗,怎么这么巧呀,我才刚回国你就过来探望我,真让我老人家感动哪,进来暍杯茶,陪我下个棋吧,我足足有一两个月没碰棋子了。”说著也不让他有拒绝的余地,抓起他的手就把他拖进何家。

    “何老头你给我放手!”李英才没料到他竟然挣不开何其准的手,他的手宛如一把铁钳,将他抓得牢牢的。

    “放,我当然会放喽。来来来,这里坐吧。你要黑子还是白子?”何其准领他到棋桌前坐下,指著桌上的棋子问。

    “我没答应要跟你下棋。”李英才冷著脸瞪他。他可没忘记这何老头是他们李家的宿敌,他怎么可能跟敌人对弈。

    “你不会?”何其准一脸惋惜,“我看你一脸聪明相以为你会,唉,想不到你居然连这个也不会。”

    李英才立刻扬起下巴,用鼻孔瞪人。

    “谁说我不会,我可是围棋高手,国小的时候还曾代表台湾到日本参加围棋比赛咧。”

    何其准怀疑的瞅看他,似乎并不太相信他的话。

    “是吗?只有嘴巴是高手可是半点都不管用哦。”

    “何老头,你少瞧不起人了,既然你不信,我们就来下一盘,你就知道我是下是真正的高手了。”明知是他的激将法,但李英才就是无法忍受被他看扁,所以还是自动的跳了下来,陪他下棋。

    他取白子,何其准执黑子,两人开始对弈。

    李英才一脸肃穆,沉默下语,每下一步都是经过缜密的计算与衡量。

    何其准则神色自落,依然谈笑风生。

    “你觉不觉得人生就像下棋一样,每一步其实都是由各人自己的意志走出来的,是好是坏只介於一念之间。”

    李英才闻言,眉问微动,抬眼瞟了他一眼。

    何其准笑呵呵的放了颗黑子。

    “下错了一颗棋子也许会全盘皆错,但也并非无可挽救,只要往後的棋步谨慎小心的下,还是可能有机会再扳回一局。”

    “何老头,你究竟想说什么?”李英才冷问。

    何其准指著棋盘。

    “说下棋呀,你看我原先这颗棋不是一时大意下错了位置吗?呐,我现在补救不也为时未晚,下棋最怕的是错了却不认错,硬是要埋头干下去,不肯回头重新全盘检视一逼。”他含笑的眼闪著慈祥的辉芒。

    注视著棋盘,李英才的脸沉了下来,不是陷於苦战,而是在思索著何其准话中之意,聪明的他自然很快就明白何其准的意思,他是想藉著棋局,告诉他一些待人处世的人生道理。

    “看来你果然真是个高手,这盘棋我可能赢不了你了。”何其准呵呵一笑,再下了一子。

    注视著他片刻,李英才紧绷的脸隐隐的和缓下来。“我早就说过了。”

    “你很聪明,也很有潜力,将来的成就必然非凡。”何其准不吝给予赞许。

    “这盘棋是我赢了。”李英才拈来一颗白子,放在棋盘上,宣告两人的胜负。“但是前一回合我输了。”要他承认自己不如何其准,很难,但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否认。再者,不知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这何老头不那么讨人厌了。

    看来论心机,要手段,他的道行还是远不如何老头,怪不得人家要说姜是老的辣,区区一盘棋就让他给收买了。

    “人生本来就是有胜有负,不用太计较啦。年轻人,有空就来陪陪我老头子下下棋啊,我可不信没有赢你的一天。”

    “我也是。”总有一天他会胜过何老头的,用正当的手段。

    两人相视大笑起来,自此结成了忘年之交。

    FMXFMXFMXFMXFMXFMXFMX

    一早胡璃京的眼里就有著一抹异彩,人人都看得出来他今天的心情简直好得不能再好,春风满面,漂亮的俊脸上绽著的笑容炫目得让人睁不开眼。

    他算准了时间,到命相馆接何苾汶一起共进晚餐。

    从早忙到现在,何苾汶几乎都没停过手和嘴,一进到餐厅,无视餐厅里布置得比平常还要罗曼蒂克,来用餐的人都是成对的情侣,她一坐定,就猛灌水滋润使用过度的喉咙。

    现在来指定找她算命的人简直多到不行,害她连中午吃饭时都只能草草吞几口饭,就得赶著继续替客人批命解说。

    “苾汶。”胡璃京柔情的低唤,递上一方包装精美的礼物给她。“这是送你的,看看喜不喜欢。”

    “咦,送我?”为什么?今天不是她生日呀?她不解的收下,拆开精美的包装。“哇,好漂亮的巧克力喔!”她没见过这么精致的巧克力,一看就像很好吃的模样,忍不住吃了一颗。

    “啊,真的好好吃喔!”天哪,这么美味的巧克力她还是头一次尝到。

    “那我的呢?”他漾满了笑睇著她,伸手索讨礼物。

    “你的什么?”何苾汶茫然的问。

    “情人节礼物呀。”胡璃京左眉微挑。

    “今天是情人节吗?”她诧讶的问,这才发觉餐厅装饰得好浪漫,桌上还摆著一个心型的烛台,燃著晕黄的烛火,而且来的客人都是一对对的男女。

    “你不是想告诉我你不知道吧?”他的左眉挑得更高了,脸上灿烂的笑容消失了些。

    “哈,我我我……”与其说谎还是老实的承认吧,“我是真的忘了今天是情人节了,所以,”她看著桌上被她吃了一颗的巧克力,讪讪的笑道:“我也没有准备你的礼物。”

    瞥见他不善的脸色,她赶紧再补充说:“对不起,我改天再补给你好了。”

    “情人节的礼物没有当天送,再补送就没诚意了。”他期待了一整天说,她竟然忘了今天是七夕情人节!真过分,害他白高兴了一场,以为会收到她送的礼物,而不断的揣测她会送他什么,结果呢,原来只是他自己一头热。

    知道错在自己,何苾汶放柔了嗓音歉然的道:“你别生气嘛,实在是因为最近客人太多了,弄得我的头都昏了,所以忘记今天是情人节。”

    “算了,我也不是很在意一定要收到你的礼物不可,你忙了一天,一定饿了,我们快点餐吧,你想吃什么?”今天是他们俩共度的第一个情人节耶,她居然忘了!不过再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个男人,不能太计较这种事。

    “我想吃这个A餐。”听他这么说,她也就放宽了心。

    他向侍者点了两套A餐,再回头对何苾汶说:“你吃完巧克力後,盒子不要丢哦,底下还有东西。”

    “是什么?”她好奇的问。

    “你回家看了就知道。”他一脸神秘。

    瞄了他一眼,她好奇的将巧克力移到盖子上,掀开了纸板,只见一条闪烁著璀璨光芒的项链躺在绒布上。

    “这太名贵了,我不能收。”一看就知价值不菲,她将盒子推回给他,不愿收下这么昂贵的礼物,毕竟两人才交往几个月,不到可以收受贵重礼物的地步。

    他取出项链,放进她手心里。

    “你放心收下吧,这颗黄水晶原石是一位朋友送我的,设计图是我亲手画的,只花了一些工钱请人雕琢,所以并不算太贵,你看看喜不喜欢。”

    听他这么说,何苾汶才拿起项链细看。

    “嗯,好喜欢。”她感动的不是项链本身的精美,而是他的心意,她看得出来这条心型的项链,花了他不少的心思。

    胡璃京的笑容再次灿烂起来。

    “我希望我们第一次共度的情人节能让你非常难忘,等一下吃完烛光晚餐,我再带你去一个地方。”

    “好,”头才点下,何苾汶立时再摇了摇,“糟了,不行耶,等一下我要去幸福大饭店。”

    “去那做什么……”话还没问完,胡璃京的眼霎时盈满了欣喜的亮光。“呵呵呵,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怎么可能会忘记。”原来是要……哎呀,这个礼物真是让人、让人受宠若惊。

    噫,他在说什么呀,她是真的不记得了嘛。

    他紧握住她的手,笑得阖不拢嘴。

    “我好高兴哦,原来你早做了这样的安排,确实,这比什么都让我开心,苾汶,我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有个美好的回忆。”

    “这不是我事先安排的,是今天我妈突然叫我去的。”他到底在开心什么呀?而且他说的话好像也不太对,怪怪的。

    “你妈?想不到你妈这么开明!”胸口怦咚怦咚兴奋的擂动,胡璃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现在就过去幸福大饭店。

    啊,好期待哦——真是美好的情人节呵!

    “这跟开明有什么关系?”她一头雾水。还有他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呀?好像、好像透著一股莫名的滢靡之意。

    “当然有关,一般人家的妈妈会跟女儿说这种事吗?”阿姨真是太圣明了,改天得买个礼物去答谢她。

    “不会吗?”她的眼睛闪著两个大问号。

    “怎么可能会?一般做妈妈的不是都会叫女儿小心不要被骗了,哪可能还让女儿直接去饭店,可见你妈妈是认定我了,所以才会这么放心。”他的眼中进射出逼人的眸光。

    “我去饭店跟我妈认定你有什么关系?”是她今天太累了所以突然变笨,无法理解他说的话,还是他语无轮次,所以她才听不懂?

    “怎么会没有?如果你妈不是认定我,怎么会放心你到饭店?”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真是。

    “有什么好下放心的,我到饭店看我姨婆会有什么危险吗?”

    “什么?”胡璃京的笑脸猛地僵住,“你是要到饭店看你姨婆?!”

    “是呀,不然你以为我到饭店做什么?”

    他回答得理所当然,“做什么?当然是献身给我呀。”这不是她要送给他的神秘礼物吗?这不是她要给他的惊喜吗?难道、难道一切只是他误会了?!啊!不会吧?!

    何苾汶不敢置信的嗔瞪他。

    “献你的鬼啦!你在乱想什么呀!是我妈忙不过来,让我代替她先到饭店问候一下姨婆,因为她难得从新加坡回来台湾,等她在饭店休息一晚,养足了精神,明天我妈才会过来接她去见我爷爷啦。”

    “原来是这样!”呜呜呜,什么叫从云端坠下来,他现在尝到滋味了。“苾汶,既然你没有准备礼物,那不然就用我刚才的提议弥补我,你看怎么样?”他立刻再噙起笑颜,把漂亮的脸凑到她面前。

    “我看怎么样?当然是……”何苾汶也挤出了个笑脸对他。

    “你答应了!”胡璃京再度重拾惊喜。

    “当然是,”她立刻敛起笑容,回他冷冷几个字,“绝不可能,笨蛋!”

    “苾汶,你好残忍!让我由九重天活生生坠下!”胡璃京说得好哀怨,一双美丽的眼充满怨慰。

    “是你自己要胡思乱想,干我什么事?”拜托,想使幽怨美男计呀,哈,这招对她完全不管用,她垂下脸不再理他,埋头吃著侍著送上来的大餐。

    “是你自己说要去幸福大饭店的,今天是情人节耶,说这种话任谁听了都会误会好不好?”害他白白兴奋一场还说。

    “是你自己脑袋里尽装些**的事情,所以才会想歪。”她送他一记白眼。

    “很多人都会选在今天互许终身,你不觉得我们也该做件有意义的事,来纪念我们第一次共度的情人节吗?”他仍不死心努力想说服她。

    “休想,没结婚前谁也别想碰我。”她说得斩钉截铁。

    胡璃京完全不经考虑,直接就脱口而出。

    “那我们就结婚呀。”

    “你这是在向我求婚?”何苾汶差点把饭喷到他漂亮的脸上。

    细睇著她,胡璃京忽然走到她身旁,单膝跪地。

    “你做什么?”她吓了一跳,不解的瞪住他。

    “求婚应该更慎重才是,我现在正式的在此,以最高的赤诚,请求何苾汶小姐嫁给我。”他漂亮的俊颜此刻端正肃穆、正经无比,凝注她的眼瞳晃漾著深情的柔光。

    “你不要闹了,快点坐好,人家都在看我们了啦。”何苾汶羞红了脸,催促他起来,无法辨别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这人每次都这样,一时兴起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会在意别人注视的眼神。

    “苾汶,我是认真的,除非你答应,我才会起来。嫁给我吧,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疼你爱你宠你怜你。”他抱住她的大腿,满脸恳求。

    “不要再开玩笑了,快起来,回去坐好啦。”她伸手想扳开他搂住她大腿的手,奈何他抱得死紧不肯松手,弄得她既尴尬又害羞。

    “我没开玩笑,我是认真的,苾汶,请你嫁给我。”胡璃京仰起的脸真诚一片。“我来不及准备求婚的戒指,但我的一颗心绝对比宝石还要坚贞纯净,我的感情肯定比钻石还要够历久弥坚,将来即使你病了丑了老了笨了,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这么爱你的我,如果你还忍心拒绝,一定会引起天怒人怨的。”

    餐厅顿时响起一阵笑声,有不少人跟著起哄,纷纷加入劝说的行列。

    “小姐,看他这么真心,你就答应了啦。”

    “对呀,你快点头吧,你看他都跪下来了,你还不相信他吗?”

    “是呀,听到这么动人的话你还忍心不点头,就太铁石心肠了。”

    连餐厅的经理都跑来凑上一脚。

    “如果小姐答应了这位先生的求婚,那么两位今晚的晚餐就由本店免费招待。”

    天哪,她如果还不答应,也许不会引来天怒,但一定会招来人怨吧。

    “我……”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何苾汶,等著她的答案。她垂眸睇视著胡璃京,压抑狂烈的心跳,徐徐开口,“就算我答应了,也不可能马上就嫁给你,我要等毕业以後再谈婚事。”

    餐厅中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

    胡璃京眉开眼笑,想也没想的再问:“那你什么时候毕业?”唷呵,苾汶答应了,他可以跟她**做的事了。

    “明年六月。”

    胡璃京顿时宛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也就是说他还要再等上三百多天!

    “什么?这么久!不能提早吗?”

    “不可能,我一定要等毕业後再论婚嫁,如果你不愿等,那么就趁早滚吧。”她趁机推开他抱住她大腿的手,眼底藏著甜蜜的笑意。

    “她既然肯点头答应,总好过摇头拒绝,你就耐心一点等吧。”

    “没错,有个希望总好过绝望呀,况且一年的时间也不算久啦。”

    餐厅又响起了劝说之声,胡璃京没辙,只好站了起来,先向众人道谢,再坐回何苾汶对面的位子。

    他已经忍不住开始倒数计时了,三百零一天、三百天、两百九十九天……

    【全书完】

    欲知命运好好恋其他精彩故事,请看——

    *施玫用水晶球表真情,浪漫情怀1610《魔力水晶》

    *黎歼藉塔罗牌圆美梦,浪漫情怀1612《邱比特的诡计》

    *舒彤以星座命盘绘恋,浪漫情怀1613《只怪爱神牵错线》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胡涂月老恶作剧最新章节 | 胡涂月老恶作剧全文阅读 | 胡涂月老恶作剧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