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魔魅男人香 > 第九章

魔魅男人香 第九章 作者 : 香弥

    “花莘。”许苑热情的呼唤,犹如见到久未谋面的朋友。

    她讶异的抬头。“许苑,妳怎么来了?对了,上次的事真的非常谢谢妳。”

    “小事一桩,不用挂齿啦。”严格说起来,她因为这件事占到的好处还比较多咧。“我是受人之托来转告妳几句话的。”

    “什么话?”花莘狐疑的望着她。

    许苑笑盈盈的径自找了位置坐下来,滔滔的开始念着受托转达的话。

    “就是罗依苹啦,她要我代她向妳转达她的歉意,她说很对不起妳,为妳带来了那么大的麻烦,她不敢奢求妳的原谅,只希望今后妳一切平安顺心,噢,对了,她还说什么叫妳不要错过一个叫什么尔的男人,人家是真心对妳的,妳千万不要辜负了人家。没了,就以上这些话。”

    沉默了一分钟,花莘关注的问:“她现在还好吗?”

    “不错呀,很平静。喂,妳这趟法国之旅很精彩吧,说来给我分享一下。我明天也要到法国去耶,哈,我有十天的大假好放。”她兴致勃勃的瞅着她。

    “那里,很值得一去。”许久,花莘才幽幽的吐出这句话。

    “就这样?”她还期待她述说她香艳的邂逅咧,不是说她认识了什么石油大亨吗?怎么如此草草一语就带过了,根本是在敷衍她嘛。

    拜托,别再提法国,别再说起那个男人了!

    “法国的美和浪漫,妳要自己体会才能明白。”有没有什么偏方可以治疗思念?如果有的话,她不惜重金也要买。

    许苑熟谙世故的精明双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遍,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发表自己的高见。

    “花莘,有思念就去传达呀,有爱的话就要坦白说出来,这么简单的道理妳会不懂吗?与其在这里痛苦的发呆妄想,还不如切实行动来得有用,是不?”她一眼就看出她正饱受相思之火的煎熬。

    “如果对方已经步入礼堂,妳要我怎么去传达想念,怎么再诉说爱意?”怪只怪她当初太胆小、太矜持,还缺少了浪漫的细胞,所以错过了可能是她今生唯一的挚爱。

    原来不够浪漫也是一种错!

    “这个嘛,妳是说那个石油大亨结婚了?”许苑有点意外。其实她是从罗依苹那里,才约略知道花莘在法国邂逅了一位来自科威特的亲王,对方还拥有不少的石油,据说这亲王对她还展开十分热烈的追求咧,丫怎么现在居然已经死会了?

    就她个人的道德涵养,她是不建议花莘把人家死会再活标啦!

    许苑就只能说:“真是遗憾,不过,世上的好男人又不是仅此一个,妳别太难过了,把眼光放远,不久的将来,妳的真命天子一定会出现的啦。”

    “谢谢妳,许苑。”或许将来是会再遇到让她心动的男人,只不过这么刻骨铭心的爱情,恐怕很难再经历了。

    “我知道治疗失恋的特效药哦,妳想不想知道?”许苑神秘兮兮的说。

    “想。”花莘用力点头,现在的她非常的需要呢。

    她得意的笑说:“就是想办法让自己忙、忙、忙,忙到昏天暗地,忙到筋疲力竭,忙到一躺上床只想睡觉,那妳的脑袋自然而然就会把非法侵入的不良份子给驱逐出境啦。”

    “忙?说的也是,忙碌会让人没有空胡思乱想,想忘记烦恼,这真是一个好方法。”看来她得找些兼差来做。

    “妳试试看吧,我要回去整理行李了。”唷呵,浪漫的法国正张开手臂,热情的等着迎接她的到来。耶,她要去度假了!

    送走许苑,花莘摇了摇头好笑了起来。就在一个多月前,她也一如许苑这般雀跃兴奋,岂知等在法国的却是令人无法置信的绮丽恋情,和惊魂的牢狱之灾。

    生命中的脱轨演出如今已然落幕,她再回到属于她的人生里,却感到如此深沉的失落,仿佛她的灵魂仍留连徘徊在法国,未曾跟着她的肉体回来。

    这是暂时的,她知道,只等时间来冲淡回忆刻下的痕迹。

    她站起来要取一瓶茶树精油,眼眸撞见了搁在架上的一只小珠宝盒,顺手掀开盒盖,里头的红丝绒上摆置着一绺发丝。

    那是她放的,她小心翼翼的找来了这只珠宝盒将他的头发收藏起来。

    “真的该把它给丢掉了。”她喃道。也许她该打电话给他,为两人的这段恋情做下最后的注解,同时祝贺他新婚快乐,然后她就可以死心的掩埋了这段回忆、和对他的思念。

    迟疑几秒,她动手拨了电话,铃声响了许久都没人接,在她想要挂断电话时,终于有人接起。

    “喂?”话筒中传来醇厚的嗓音是她所熟悉的。

    “是我,花莘。”她努力的安抚下瞬间涌上心头的激动。

    “我听得出来。”

    “我、我打给你只是想告诉你,呃,祝你新婚愉快,和你妻子永浴爱河。”她说得很艰涩。

    “新婚愉快?”艾尔的声音里有一丝疑惑茫然,不过顷刻后,他就以愉悦的嗓音掩过,“谢谢。妳好吗,花莘?”

    “很好呀。”

    “想念我吗?”

    她一窒,回道:“看到加油站的时候就会想到。”

    艾尔响起一阵大笑。“哈哈哈,花莘,妳真是幽默,我可是很想念妳喔。”

    “你想我?”她胸口一热,“我还有什么地方值得让你想念的?”

    “想念妳迷恋我身上香味时的沉醉表情,想念妳为了想得知我身上香味时扯破了我衣服的窘态,想念妳临上飞机时对我的恋恋不舍,想念妳……”

    “够了,你别再说这种话了。”花莘鼻头酸了起来,他此刻应该是陪在他妻子或是准新娘身边吧,怎么还可以对着另外一个女人说出这种调情的话,太过分了,虽然这另外一个女人正是她,可是她没半点感到开心,反而好想哭。

    “花莘,妳哭了?”

    “才没有,这种事有什么好哭的。”她眼眶红了起来。

    “可是妳的声音有点怪怪的。”他关切的问。

    “那是因为……我没睡饱啦。”她倔强的不肯承认。

    “想我想到失眠吗?”他笑问。

    “不是,怎么可能,你少自作多情了,我只不过是昨天忙得太晚而已。”

    “花莘,妳的缺点就是太不坦率了,我期待听妳一句话,期待了好久,妳还是不肯说。”

    “我哪有不坦率,”她撅起嘴,闷闷的问:“那你想听的是什么话?我不是跟你说过谢谢了吗?刚刚也祝福过你了呀。”

    “妳的真心话,不过我怀疑妳大概一辈子也不会说那句话了,我看我还是别傻傻的等了。”

    她心一跳,“什么真心话?”

    他明白的说:“就是妳对我的感情,还有对我的思念。”

    “我、我……”花莘突然哑口一时失去了声音,半晌才激动的脱口说:“就算我现在告诉你也没用了,你还会希罕我说爱你吗?你还愿意听到我说想嫁给你吗?可恶,你太狡猾了!让我说出了这种话。”

    “不狡猾,我怕我一辈子都听不到这么甜美的告白呢。”艾尔欢欣的嗓音透过话筒传给她。

    怎么感觉他的声音离她好近。

    “喂,你现在在哪里呀?”

    “妳身边。”

    “少骗人了,你在科威特还是在别的国家?”还是他正携新婚妻子在度蜜月?

    “真的,不信妳回头看看。”

    花莘闻言,旋过身,倏然一震,不敢相信的瞪住出现在她面前的男子。

    “你、你、你……”这是幻影还是他的魂魄?天哪,怎么可能?!

    “我来了,花莘。”艾尔长臂一伸,将她深深的拥入怀里。

    真的是他!

    “你,好坏!”她埋怨,细长的丹凤眼里滚出了一串喜极而泣的泪珠。

    “我坏在太爱妳了。”他热情的吻住她,诉说着自己的相思。

    许久,极尽缱绻的深吻结束,花莘仍舍不得离开他的怀抱。

    她仰起脸问:“你不是回科威特结婚了?”

    “我是回去了一趟,但我几时对妳说是要回去结婚的?”他谑笑着睇她,幽幽眸光挚情一片。

    “可是、可是谢赫上次不是说,你家里已经帮你安排好了结婚的对象?”她质疑。

    “妳偷听我和谢赫的谈话?”他宛如抓到了她的小辫子。

    偷听?她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我才没偷听,当时我又站得不远,怎么可能会没听到你们说的话。再说,你要是怕人家窃听,干么不走远一点再说。”害她白白伤了这么多天的心,以为他不再爱她了,这个男人心机未免太重了,他一定是故意的。

    艾尔温柔的替她拭去脸上的泪痕。

    “花莘,我是回去明白的拒绝亲人的安排,同时告诉他们我爱上妳的事。我很高兴刚才亲耳听到妳的告白,我想我得尽快把这个喜讯告诉我的亲人,他们一定也很期待能早日见到妳。”

    听到他这么说,她是很高兴,但还没昏了头,脑袋里陡地浮现了一幕情景。

    “什、什么?见我?”花莘有点仓皇无措的离开他的怀里。“你坐一下,我倒杯茶给你。”她走到一旁取来杯子,斟了茶再端来给他。

    “你确定这茶能喝吗?”艾尔脸上明显的透着疑问,“如果一位科威特的亲王突然在妳这里暴毙猝死,妳会很麻烦哦。”

    “你在胡说什么?怎么会不能……喝……”当她看清杯中的粘稠液体时,一时愕住,再望了一下手中仍握着的瓶子,她居然错将用来做基础油的甜杏仁油倒进了杯里。

    花莘霎时羞红了脸,吶吶的解释,“我刚是顾着想,究竟是思念你,或是在沙漠中把全身都包得密不通风,这两样哪一样比较痛苦?”

    艾尔好笑的凝视她。“妳有没有想过还有另一种可能?”

    “什么?”

    他再将她搂入怀中。“妳用不着思念我,也不用把自己包得全身密不通风,妳可以悠闲自在的过着快乐的生活。”

    “真有这么好康的事?”

    “当然,我会让我心爱的妻子,过她想过的生活。”

    “真的?”她一脸狐疑。

    “真的,我不会勉强妳去过妳不喜欢的生活。”

    “可是……”

    “我的国家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只不过我喜爱四处旅行,所以很少回去,妳嫁给我之后,我也不可能把妳一个人留在那里。”

    “这么听起来好象还不错。”她酡红了脸,说得好象她已经决定要嫁给了他似的,人家她还得再仔细的考虑一下,她还有两个妹妹要照顾呢。“对了,你见过我两个妹妹了吗?”他既然是由楼下上来的,那么一定和大妹苓、小妹蓉打过招呼了吧。

    花蓉的声音笑咪咪的传来,“大姊,我们已经见过未来的姊夫了。”

    一直躲在楼梯口偷窥的三人,此时光明正大的站了起来。除了花苓、花蓉,还包括本来急着想回家打包行李,却在楼下遇见了艾尔的许苑,她也好奇的跟着来凑上一脚。

    花莘瞪了瞪两个妹妹和许苑。

    “妳们三个该不会是刚才跟着艾尔上来,就一直躲着偷看吧?”

    花蓉直认不讳,“对呀,大姊,我们都看到了哦,妳和准姊夫好恩爱唷。”嘻嘻嘻,他们亲吻得好热烈哦,比连续剧还精彩呢。

    花莘被妹妹一说,脸红了起来,瞥了一眼搂着她的人,掩不住满脸的喜悦与甜蜜。

    花苓一向平静无波的脸上,噙着微笑,注视着面前的两人。

    “姊,妳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掌握,用不着担心我和蓉,我们早都成年了,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她明白她和蓉是叫姊最挂心、也最放不下的。

    “对呀,妳是我们最亲爱的大姊,我和二姊都一心希望妳幸福,不管妳人在哪里,我们三人的心永远都是连在一起的。”她不希望大姊再为了她和二姊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再说她很喜欢这位准姊夫,她直觉他一定能跟她们处得很好。

    “妳们都发表完,轮到我说话了吧,”许苑笑得不怀好意的看着艾尔,“我只有一件事想问,那个艾尔,你有没有长得像你的哥哥或是弟弟?”她真是太小看花莘了,原来她深藏不露,居然有本事能拐到这么优的男人,最叫人佩服的是,这男人还对她一往情深,千里迢迢追到台湾来哩。

    啧啧啧,改天得好好向花莘请教她迷惑外国男人的绝技。

    “有呀。”艾尔笑得好不温柔的点头。“这次来台湾,还有一位弟弟跟我一起来。”

    “真的!”许苑的眼眸霎时绽放出异采,“他在哪里?快点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嘛。”呵呵呵,如果她也让一个石油大亨煞到,那就用不着再这么卖命的工作了,可以逍遥的享福去,世界就任她遨游了!

    艾尔伸出纤长的手指一比,楼梯口出现的高大身影。“来了,在那。”

    谢赫一见大哥向着众位东方佳丽比着自己,立即摆出自认最俊帅的姿态,一手插在左边裤袋里,一边微扬起下巴,唇角微微的勾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他斜睨着在场的美女,然后秀出一段之前向大哥请教来的中文。

    “大家好,各位猪女,我叫鞋盒,我有这个不幸知道各位猪女的花名吗?”

    花蓉听着他蹩脚的中文笑翻了。

    许苑丢给他一记白眼。

    “这位鞋盒男,不幸的你没有这个机会知道我们的花名。”唉,这两兄弟真是同一家公司出品的吗?怎么会差这么多咧?这个劣质品一定是在没有做好品质管制下生产的吧,真叫人同情。

    花莘笑倒在艾尔怀里。同样是外国人说中文,艾尔说的流畅标准,谢赫说的却荒腔走板,像在说笑话,难怪许苑要吐他的槽。

    “大哥,她说什么?”不谙中文的谢赫,当许苑在对他大拋媚眼,兴奋的问大哥。

    “她说……”艾尔也笑得阖不拢嘴,用两人惯用的英语回答。“你很帅,她对你很有好感,想跟你做朋友。”

    谢赫登时眉开眼笑,神采飞扬起来,朝许苑绽起迷人的笑靥。

    “我很乐意。”说着就给她一记热情的拥抱。

    结果他得到许苑一记旋风快腿,当场就知道她穿的鞋子尺寸有多大。

    “这是……台湾人的见面礼吗?”谢赫一脸错愕。

    “很抱歉,我不喜欢劣质品。”许苑用流利的英语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她欣赏的外国帅哥是像艾尔那种神采自然,举止成熟,风度翩翩的,不是像他这种存心卖弄性感的男人,叫人看了就想吐。

    谢赫用英语叫着,“等一下。”他立即追她下楼,极为欣赏她带辣的个性。

    花莘笑着坐了下来。“你不该这样戏弄谢赫的,万一他当真了怎么办?”

    “那更好,可以定下来认真的追求她,他就不会再去从事危险的冒险了。”艾尔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慎重的亲吻一下,黑瞳认真无比的睇视着她,“花莘,当着妳两位最亲爱妹妹的面,我想再问一次,妳愿意执我之手,与我偕老吗?”

    “我……”花莘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灵魂和心都为之颤动不已,含羞的迎视着他灼热的目光,反握住他的手,深睇良久,终于点下头。“愿意。”

    艾尔眼里温柔依旧、脸上深情如昔,她明白他的心从不曾离开过她,这样的男人再错过,她就太笨了。

    顿时响起了一阵欢呼,花蓉和花苓欣喜的互觑,上前恭喜姊姊。

    一直默默站在楼梯口的安琪含笑以对。

    她也为老板的大喜而衷心祝福。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母亲小时候是用哪种香花植物帮你洗澡的吧。”这件事花莘始终惦着,不曾忘记。

    “等妳跟我回一趟科威特时,我再告诉妳。”唉,他真不得不怀疑,她究竟是爱他这个人多一些,还是恋他身上的味道多一些?

    “什么?要去科威特?”花莘的头皮开始发麻。

    “只是去见见我的亲人而已,妳用不着害怕。”他柔声安抚。

    睇着眼前的男人,花莘明白,属于两人共有的未来即将展开。

    遨游了法国后,别忘了体验一下不同国家的浪漫──

    *新月浪漫情怀,浪漫异国风之二1627《邪佞恶情人》,浅野熏邀你一同共游义大利的美丽世界。

    *新月浪漫情怀,浪漫异国风之三1628《惑爱酷船王》,邵薇请你一同漫步希腊的浪漫世界。

    *新月浪漫情怀,浪漫异国风之四1629《蛊惑贵公爵》,子玥约你一同享受英国的贵族世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魔魅男人香最新章节 | 魔魅男人香全文阅读 | 魔魅男人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