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偷心海盗船 > 第十章

偷心海盗船 第十章 作者 : 香弥

    魏辰苏神色飞扬的驱车载着花苓前往机场接她大姊花莘。

    “趁你大姊今天回来,我们顺便讨论一下结婚的日期,我妈说下个月就有一个好日子。”他说得兴高采烈。

    花苓一脸错愕的瞪着他。

    “结婚?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嫁给你?”

    “前几天在医院的时候呀。”看出她似乎有意反悔不认,魏辰苏以浑厚的嗓音特别再强调,“不要跟我说,你不记得这件事了。”

    她敛眉细想。“我真的不记得有这种事,我不可能答应嫁给你。”

    如果她答应过这么重要的事,她不可能会没半点印象。

    他提醒她,“那时候我误以为你得了血癌,而跟你求了婚,请你嫁给我,想起来了没?”

    花苓轻蹙起秀眉。不会吧!那个时候说的话,他居然当真了。

    “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同意要嫁给你呀,再说,你那个时候只不过是以为我快死了,所以才说了那样的话,那只是一时的情境之语。”

    “虽然那时候我是在一时激动下说的,但我是认真的。”当时他就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娶她,即使她只剩下一天的生命,他也要和她成为夫妻,即使知道是误会一场后,他的心意仍没改变,而且还更强烈。

    “对不起,我还没考虑到结婚的事,我不想……”

    花苓话未说完,魏辰苏便又开口插话,“你当时也没有说不要,既然没有拒绝,就表示默认了,不是吗?”

    对他这种近乎无赖的说法,花苓无法认同。

    “哪有这种事!以你这种说辞,那如果一个强盗要抢人的皮包,那个人吓得说不出话来,那表示那个人就默认强盗抢走皮包吗?”

    她无法理解魏辰苏是怎么想的。没错,他们是彼此相爱了,但是还不到可以结婚的地步呀。

    他不会以为在医院说了那番话之后,他们的感情就立刻加温狂飙到可以走进礼堂,共度一生了吧?

    魏辰苏反驳,“你这种比喻失当,我并不是强盗,我们当时的情况也不是那样。”

    “我觉得没什么两样,当时我麻醉才醒,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并没有听清楚你说的话,在那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对你的话有回应。”

    “是你自己亲口说爱我的,没错吧?”

    “我是说了爱你,可没有要嫁给你,那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花苓,我爱你,我想跟你生活在一起。”魏辰苏正色的说。

    “我不想这么急着结婚,我不能丢下蓉不管。”

    “我们结婚后,她可以搬来跟我们一起住呀,她跟我妈那么投缘,我妈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们两人还没有完全了解彼此,还不到可以结婚的时候。”她再说。

    他试着说服她。“想要了解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生活在一起,那时候,我们有得是时间可以彼此了解。”

    “不管你说什么,总之我不想结婚,至少现在不想。”

    “花苓……”魏辰苏想再说什么,她淡然的侧眸看向他。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好不好?别再为难我,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也没有心理准备。”再说下去,他们两人一定会为这种事吵起来。

    她都这么说了,魏辰苏只好气恼的把嘴巴闭上。

    来到机场,没多久就在入境处看见了睽违好几个月不见的大姊花莘,花苓朝她招了招手走上前。

    “大姊。”

    “芩。”花莘一见大妹,开心的搂住了她,“我好想你们哦,你和蓉好吗?”

    “我们都很好。咦,怎么没看到姊夫?”

    “他回科威特开会了,过几天才会来台湾。”花莘的眸光看向左边。“芩,你不跟我介绍一下这位吗?”

    就是他吧,蓉提到正在热烈追求着芩的男子,对他的第一眼象还算不错,是个很出色的男人。

    不等花苓开口,魏辰苏主动的自我介绍。

    “我叫魏辰苏,是花苓的男朋友。”

    “你好。”花莘笑道。丹凤眼瞄了瞄两人,很轻易的就察觉出两人似乎在闹着什么别扭,有一丝丝的不愉快。“听说你和芩是在游乐园认识的。”

    “嗯,那天我陪我母亲去游乐园,刚好就……”说着,魏辰苏突然想到母亲泼湿裤子的那件事,一脸尴尬。花苓不会连这件事都跟她大姊了吧?

    “听说你们邂逅的情景很有趣。”花莘忍不住笑了出声,花蓉早就告诉过她那一幕的情景了。

    她果然已经知道了。

    魏辰苏睇向花苓,心念一闪,眼底瞬间疾掠过一抹诡异的眸采。他现在确定他真是他老妈的亲生儿子了,因为两人有着同样恶劣的遗传基因,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花苓没留意到他那抹异样的眼神,解释着,“不是我说的。”

    花莘盈盈笑道:“是我小妹说的,芩不会去说这种事。”

    三人一起走向座车。

    坐在后座的两姊热络的聊起了几个月不见的近况,但大部分都是花莘在说,花苓倾听着。

    没魏辰苏再开口说话的机会,不过他也乐于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

    回到花家,花蓉一见到大姊,便开心的搂住了她。

    “大姊,我好想你峨。”

    “我也好想你,蓉。”

    魏辰苏识相的不打扰三姊妹的团圆,先回去了。

    花蓉兴匆匆的问:“大姊,你见到魏大哥了,你觉得他怎么样?”

    “很出色,足以匹配我们家最冰雪聪明的芩。”花莘笑盈盈的瞅着花苓,“你和他刚才怎么了?你们去接我的时候脸色怪怪的,尤其是他,虽然没有表现得很明显,可是看得出来他似乎不太开心。”但是在开车的时候,又自己一个人笑了起来,有点奇怪。

    花苓看了看大姊,欲言又止。

    “说嘛,二姊,你和魏大哥怎么了吗?你们不会又吵架了吧?”一旁的花蓉担心的问。

    看着一脸关心的姊妹,花苓只好坦白说:“他说想跟我结婚。”

    “啊,魏大哥他居然跟你求婚了!那二姊你答应了吗?”

    “怎么可能,我和他才认识几个月。”花苓淡然的摇头。

    “你们这样还算久了呢,艾尔在认识我几天时,就向我求婚了。”花莘失笑的说。“重点不在认识时间的长短,而在你们的感情是不是深到足以共度一生。”

    “对呀,二姊,人家魏大哥对你那么真心,你也爱上他了,为什么不答应呢?你看大姊现在就过得好幸福。”

    “我觉得我现在才刚开始和他谈恋爱,马上就要走人婚姻,太突然了,我还没有这个准备。”

    “二姊,魏大哥他……”

    花莘拉住要再开口的小妹。

    “蓉,你让芩自己好好想一想,结婚这么重要的事要让她自己考虑清楚。”她是过来人,能体会大妹现在的心情。“不过芩,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幸福要及时掌握,我们无法预测未来,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对呀,二姊,你想嘛,如果你生命只剩下一天,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花蓉也跟着说。

    只剩下一天,最想做的事?花苓垂眸深思着,忆起了当时魏辰苏在医院时对她说的那番话。

    可是结婚……

    www.jjwxc.comwww.jjwxc.comwww.jjwxc.com

    最近这两天,魏辰苏一来沁香园后,就和俞茉蕾窝在二楼最角落的那张桌子,压低嗓音的谈起话来。

    花苓不明白这两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变得那么熟了,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似的。

    她是知道两人之间并没有男女之情,只是为什么他们谈的话题不能让她知道,要那么神秘的到一边去说呢?

    谈了好一阵,俞茉蕾站了起来。

    “那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麻烦你了。”魏辰苏跟着起身。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她拎起皮包笑咪咪的跟花芩道再见。“学姊,我先走了。”说完蹬蹬蹬的下楼去了。

    魏辰苏走到柜台前。“花苓,明天星期四,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她迟疑了一下。“大姊才回来,我不想丢下她一个人出去”

    “那我们下午五点再出去,可以吗?”他笑看着她。

    “好。”淡瞟他一眼,她觉得他的笑容里似乎隐藏了什么,“你和茉蕾……刚刚在说什么?”原是不想问的,又忍不住的问了出口。

    “随便闲聊,对了,我们明天就去游乐园好了,她说那里的夜景很不错。看了下腕表,魏辰苏一副尚有要事待办的表情,“我先走了,明天过来接你。”

    目送他走,花苓总觉得他有事情瞒着她。

    他还在为那天她拒绝他求婚的事不高兴吗?所以这两天来匆匆、去匆匆的,好像只是专程来见茉蕾似的,还没和她说到什么话就又要走了。

    他和茉蕾究竟在谈什么?

    翌日下午,魏辰苏准时的来接她,并驱车前往游乐园。

    早已过了周年庆,园内人潮没那么多,而且已经是傍晚了,尽避还有在卖星光票,但不是休息假日,这个时候买票进园的人不多,所以只有稀稀疏疏的一些游客。

    “应该带蓉一起来的,现在都没什么人,她一定可以玩得很尽兴。”看着空旷的园内,她想到周年庆那天这里人潮汹涌的情景,每一样游乐设施前都排了长长的人龙,蓉根本没办法玩到几个。

    哪像现在,几乎是想玩什么就可以玩什么,虽然几个最热门的游乐设施还是有一些人在排着队,但跟那天比起来,实在是差太多了。

    不过这里的夜景真的很漂亮,璀璨的灯火照亮了一整个园区,不同的区域还打上了不同颜色的灯光做区隔,别有一番情趣。

    尤其是水舞,那变化多端的水柱在魔幻般的七彩灯光下舞动跳跃,让人目炫神迷。

    “她喜欢的话,改天再带她来。”看完水舞的表汪,魏辰苏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他接起。“喂……嗯,好。”

    收了线,见花苓抬头看着什么,他也跟着望过去,看到那边挂在半空中的海盗船,“想玩吗?”

    花苓眉眼间漾着柔笑。

    “我只是想到那天我们在那里见面的情景。”当时他一脸执意要她相信是他母亲的饮料弄倒在他身上,不是他尿湿了裤子,其实不用他说,她当时就看出来了,那是饮料不小心泼在上面的。

    “我们过去看看。”

    他握起她的手走过去。

    海盗船前居然没有人在排队,但让花苓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工作人员在看到她时,笑得格外的开心,似乎还透露着一抹诡异。

    “我们上去吧。”

    “你不觉得这里有点怪怪的吗?”花苓站着不动。

    “会吗?你觉得哪里怪了?”瞟了一眼工作人员,魏辰苏忍不住暗暗耸眉,使了个眼色。

    “我说不出来。”

    “小姐,你放心啦,我们这里的安全措施做得很好,不会有问题的。”另一名灵巧的工作人员及时开口,“我这个同事因为要结婚了,所以开心得见到每个人都笑得合不拢嘴,好像想向全世界的人告诉她有多幸福似的,你不要见怪啦!”

    稍稍化解了疑虑,花苓这才坐上海盗船。

    跟在她身后上去的魏辰苏,不动声色的悄悄伸手由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样东西藏在身后。

    海盗船在他们坐妥后启动。

    “我还是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花苓看向底下;奇怪她怎么好像看到了大姊,咦,还有蓉!是看错了吗?

    她再定睛细看,确定真的没看错。

    “怎么我大姊和蓉也来了……这是干什么?”她瞪着那突然出现在她跟前的一束红玫瑰,讶然的问。

    魏辰苏深情的黑眸定定的凝视她,浑厚的嗓音极感性的开口请求。

    “花苓,请你嫁给我。”

    “我、我……”她一时愕然。“我以为我们上次已经讨论过这件事了。”怎么又来?

    “但是我们还没有讨论完,现在继续。”魏辰苏好整以暇的睇视着她,悠然的再说:“如果我们今晚没办法讨论出结果,可能就得待在这里一整夜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花苓不敢置信的瞪住他,再瞥向底下的大姊和小妹。

    咦,连茉蕾和毛阿姨都来了!她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他们一起计划好的事。

    “你、你们串通起来整我!”

    “你这样说太严重了,我只不过是想和你再讨论一下结婚的事。”粗犷的俊颜捧着艳丽的花束,以无比认真的神情看着她,“嫁给我吧,让我来照顾你。”

    “在这种受胁迫的情况下,我无法接受你的求婚,你让他们放我下去。”她气恼的道,不喜欢这种被设计了的感觉,甚至连大姊和小妹都一起帮着他来欺骗她,太过分了。

    “你不答应我,我们真的得在这里待一个晚上喔。”魏辰苏语气没半点商量,摆明了除非她点头,不然别想下去了。

    她气道;“你太过分了,我要下去!”

    海盗船在半空中来回摆荡着,花苓凝起眼,发现底下的人潮愈聚愈多,几乎是刚才在园内遇到的那些人都跑了过来,仰头看着他们。

    她娇脸一阵赧红,无法相信他竟然不惜引起这种蚤动来跟她求婚,逼她点头答应。

    魏辰苏给她温柔的一笑。“你不点头嫁给我,我们恐怕真的得在这里坐上整晚的海盗船了。”

    “我不信海盗船等一下不会停。”她上次算过了,海盗船一动十五分钟后就会停下来了。

    再说,他以为这游乐园是他的吗?一整晚!这里最晚九点就关园了,那时他们不走都不行了。

    魏辰苏闲闲的说:“园方在启动的程式做了部分的修改,如果工作人员没切掉开关,海盗船今晚会这样摆荡一夜。”

    “什么?!”

    “哦,对了,我忘了跟你说,我妈拥有这个游乐园百分之五十的股权,所以,如果你想再多坐几天,那也没关系,而且我妈也说了,如果我今晚的求婚没成功,她就不让海盗船停下来。”

    “魏辰苏你!”花苓气得说不出话来。

    “答应嫁给我有这么难吗?”

    “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我……”

    他截断她的话。“生命宝贵,真爱更难求,我想与你朝夕共处,不想浪费一丁点的时间。”

    “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天天都在见面了?”她咬唇,听到底下传来了鼓噪声。

    “答应,答应,答应……”鼓噪声愈来愈了亮,而其中一声高亢的嗓音清晰可辨,那就是毛凤的声音。

    花苓方寸渐乱的握紧双手。她知道今晚不答应他,势必真得要和他在这里僵上一夜,可是答应他,她又不甘愿在这种情势下被迫点头。

    魏辰苏注视着她,墨瞳在魅人的灯光下闪烁着一抹蛊惑。

    “那不一样,我想看着你的睡容,伴着你的呼吸入睡,我想在夜晚拥着你一起幸福的入梦。花苓,请求你,答应我好吗?”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的煽惑。

    “我!”花苓窒住,感觉颊上燥热了起来,心已经有点迷乱了。

    魏辰苏执起她的纤手,取出怀中早已准备好的戒指。

    “我将我的心,我所有的一切,都放在你手中,你还犹豫什么?”

    “可是……”看着那只莹亮的指环,她羞怯的垂下眼,“我还没准备好……”

    “你什么都不用准备,只要等着当我的新娘就好了。“不再询问她的意思,魏辰苏迳自将戒指套进她的手指。

    温烫的唇吻住了她。

    片刻,花苓回应了他的吻。

    如果生命只剩下一天,她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那就是……嫁给他。

    魏辰苏抛下了那束玫瑰,那是求婚成功的暗号。

    底下瞬间响起一阵喧闹的欢呼声,而带头笑得最大声的莫过于毛凤了。

    海盗船停了下来,花苓羞红着脸低头步下。

    “二姊,好棒哦!好浪漫的求婚耶,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花蓉笑容可掬的和花莘迎上前来。

    “你和大姊居然瞒着我。”花苓埋怨的瞅住她们。

    花蓉连忙摆了摆手,直呼冤枉。

    “我和大姊也是在你和魏大哥离开家后,才听毛阿姨说的。”

    “对呀,这件事我们事前真的不知情。”花莘也笑着说。这么盛大的求婚,看得出魏辰苏对芩用情很深,不娶到她誓不罢休。

    她放心了,这个男人值得芩托付终生。

    毛凤笑得合不拢嘴。

    “没错,如果太早告诉她们,一定会泄底的,所以我是到了最后一刻才告诉花蓉她们。呵呵呵,真高兴,家里总算有喜事可办了!”她迫不及待的再说:“花芩,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是中式还是西式?嗯,对了,还有婚纱,我也得找人来帮你设计,一定让你那天是最美的新娘。”

    “毛阿姨……”

    “还叫毛阿姨,该改口叫妈了。”

    魏辰苏笑吟吟的与花苓十指交扣。

    花苓淡然的娇颜上闪动着笑容,心中想的却是,没错,她是答应了他的求婚,但是婚期嘛,那就慢慢来了……

    一完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偷心海盗船最新章节 | 偷心海盗船全文阅读 | 偷心海盗船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