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阎罗面具 > 第十章

阎罗面具 第十章 作者 : 香弥

    “把歌剧的票还给我!”玄音一扫一贯慵懒的神色,怒冲冲的追着飙风。

    “嘿,干么这么小气,反正球球也不可能答应跟你一起去看这场拌剧,不如送给我还有用点。”飙风一脸惬笑,悠然的跑给他追,两人就这样一路从采梦斋追出外头。

    “妳少胡说,我跟球球一起长大,我知道这歌剧是球球最爱的一出,她一定会跟我去的,把票还来!”玄音飞扑上前,一把逮住她,伸手要拿回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两张贵宾席的票。

    飙风飞快的将票塞进内衣里,吃定了他绝不敢伸手来拿,得意扬扬的笑睇住他。

    “如果是跟你,她就绝不会去,还是送我做个顺水人情吧。”

    他咬牙切齿的瞋睨着她丰满的胸部。“她说只要我帮霓幻寻回紫玉花瓣,她就会原谅我。”

    该死的家伙,竟然把票塞进那里,玄音扬起的手迟迟无法探进她的衣领内。“妳再不还给我,我就当众剥光妳的衣服。”他忿忿威胁。

    她不接受他的恐吓,反而笑咪咪的仰起下巴。“好呀,如果你不怕球球知道你做的好事,有种你脱呀。”

    “妳!”拿她无可奈何,他俊美的脸庞气极,一双迷人的美眸滋滋的冒着熊熊怒焰。“妳再不拿出来,我保证让妳皮开肉绽。”

    绝艳的飙风笑得肆无忌惮,灿烂的笑颜倾倒众生,迅雷不及掩耳的朝他揪住她的手臂张口咬下。

    “啊--”他呼痛的松开手。“妳狗呀!”

    她趁机逃开,气愤的玄音追着她,两人一追一跑,就宛似从画里跳出来的纯美天使,吸引住路上行人和过往车辆的注意力。

    交通一时呈现混乱打结的状况,只因为众人贪看那对俊男美女的脱俗容颜。

    坐在车里的辛可钰也留意到了那引人注目的两人,好不容易才将车子驶到如意公园,颅见路旁一个停车位,将车停好。

    下车朝采梦斋走去。那是一栋两层楼的歇山式建筑,右转,看到两扇朱红的大门,他走了进去。

    适才在追逐的那一双男女,此时竟站在屋内,一起望向他。

    身穿一袭淡紫色长袍的霓幻温煦的笑睇他,“欢迎光临。”

    他察觉到有几双锐利的眼神盯着自己,包括一名戴着墨镜的男人。

    “有什么需要我们帮你服务的吗?”霓幻再次开口,他脸上的笑容很温和,而且充满善意,轻易的就卸下了辛可钰的心防。

    “我只是进来随意看看,没有特别想要买什么。”他笑答。

    “我是这家店的负责人霓幻,他们都是采梦斋的工作伙伴,”他比着飙风、召夜、玄音、沉睡介绍着,“请随意看,有什么需要再告诉我们。”

    “好,谢谢。”辛可钰随意在店内逛着,其实连他自己都有点纳闷,为何会突然停车进到这家古董店,他对古物一向没什么研究和兴趣,平常是不会来逛这种店的。

    一边浏览着,他一边敏锐的察觉到有几道目光锁在他身上,当他回视时,却又无法捕捉究竟是谁在打量他。

    瞥见一旁陈列架上的一只面具,他神色一亮,拿起来细看,那面具陰森狰狞的表情十分恐怖。

    没有多想,他当下就决定要买下它,带着它走回柜台。

    “我想买下它,请问多少钱?”

    飙风指向柜台内侧墙上的一幅画,笑道:“如果你身上有一枚这种花瓣,那只面具就免费送给你。”

    他抬眸,仔细一看,讶然的颔首,“没错,我身上是有一枚这种花瓣。”他从衣领内翻出那条紫玉花瓣坠炼。

    霓幻微笑的说:“这是我家族所拥有的传家之物,因为某个原因花瓣被拆开,逸散在各地,我正在搜集它们,如果方便的话,可否请你割爱,我愿意以重金买回。”

    原来如此,辛可钰恍然明白当自己一踏进来这里时,这几人那盯着他打量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奇怪,他们为何会知道他有这枚花瓣?

    睇视霓幻他们,他沉吟着,“我是很想将它还给你,不过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约定要把它送给她,所以我恐怕必须先征求她的意见,才能决定。”

    霓幻欣然同意,“好,我们愿意等你的消息。面具你可以带走了。”

    “我还没有付钱。”辛可钰并没有打算要占这便宜,将面具放到柜台上,取出信用卡。

    召夜找来只袋子,把面具装了进去递给他。“霓幻的意思是那只面具要送给你。”顺道将他的信用卡一并还他。

    “无功不受禄,我不能平白接受你们的馈赠。”辛可钰很坚持,再将信用卡推到她面前。

    霓幻朝玄音颔首。

    玄音没作声的接过卡片,输入金额,取下签帐单递给他签名。

    见辛可钰瞥了一眼签帐单上的金额,霓幻含笑解释。“这只能面具是日本幕府时期制作的,有数百年的历史,加上它制作得极为精致,所以价格不低。”

    他点头表示理解,签好名收回信用卡和面具。

    “如果她同意,我会把这枚花瓣带过来。”说完,他走出采梦斋。

    他离开后,召夜问:“霓幻,依你看他会回来吗?”

    霓幻毫无考虑的回答,“会。”

    沉睡则低喃着,“那只面具是第三次卖出了,不知道会不会再被卖回来?”

    “这次它不会再回来了,”霓幻笑看向沉睡。“放心吧,它会得到妥善的照顾。”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星期天早上,阎罗祥集合了家人,说明他这阵子打工的内容。

    “你这死小子居然瞒着我们做这么危险的工作!”罗晶狠狠的拧了拧儿子的耳朵。

    “痛!妈,我这是在为民除害呀。”他奋力从母亲的手中抢回自己的耳朵。

    “就是呀,难得我们罗祥有这样的勇气和正义感,我们该为他感到骄傲的,老婆。”阎平声援儿子。

    罗晶横了丈夫一眼,“你还帮着他说话!要不是罗祥刚说的那个什么辛法官出手相助,他这条小命早就玩掉了,我们现在说不定在殡仪馆帮他办后事。”

    接着她睨住儿子,“以后不许你再干这种危险的事,听到没有。”虽然有点生气儿子的隐瞒,但她其实是以儿子为傲的。

    “听到了啦,不过妈,我下学期打算报考警大的转学考。”经此一事,他已经非常确定自己绝对是未来警界的栋梁之材。

    阎平立刻举双手赞成。“好,老爸支持你去考。”

    出乎意料的,罗晶倒也没有反对,只道:“那你就好好的准备考试,不要再一天到晚往外跑。”

    “好啦,我知道。”阎罗祥贼笑的瞟了大姊一眼。“爸、妈,待会那位辛法官会来我们家。”

    “你这孩子怎么不早点说呢?!你看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待会要拿什么招呼人豕,人家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可不能怠慢了。”罗晶埋怨着。

    “妈,用不着准备什么啦,他是来看大姊的。”

    “他要来看罗祯?干么,你想把你大姊介绍给他呀?”

    不只父母意外,阎罗祯的惊讶不比他们少,除了没想到辛可钰出手救了弟弟之外,更万万没料到他会亲自登门拜访。

    “你们不知道吧,他和大姊在交往啦。”阎罗祥洋洋得意的公布这件事。

    “真的吗?”阎平和罗晶惊诧的一起望向女儿。

    “我……”

    叮咚。

    “准是他来了。”阎罗祥飞快的起身开门,笑呵呵的迎进辛可钰。

    “爸、妈,他就是我刚说的辛法官。”他简单的为双方做介绍。

    客气的寒喧完,辛可钰将他带来的水果礼盒交给罗晶,再将手上的一只提袋送到阎罗祯手上。

    “这是干么?”她狐疑的接过提袋。

    “送妳的,妳看看喜不喜欢。”辛可钰在她身边落坐。

    她暗瞋他一眼,明白他是想讨她欢心,不过他以为她是这么轻易就会被人用礼物收买的吗?别痴心妄想了,看她怎么挑剔他送的东西。

    取出提袋里的东西,一看,她恍如雷击般的震住,砰咚,那只能面具彷佛会咬人般的自她手中被甩落。

    罗晶喜出望外的捡起了面具。“这面具居然又再回到我们家里!”

    见她惊骇的神情,辛可钰不解的脱口问:“妳不喜欢这个面具?”一问完他便知自己上了罗祥的当,罗祯不只不喜欢鬼怪之类的东西,看来似乎还厌恶极了。

    阎罗祯惊怒交集、忍无可忍的咆哮出声,“我最讨厌、最讨厌这种恐怖的鬼东西了,尤其是这个面具,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的心力才把它给弄走,你居然又把它送回来?!”

    “呃,罗祯,妳刚说什么,这面具是妳弄定它的?”罗晶不敢置信的开口。

    “没错,是我把它卖掉的,而且还连卖两次,我讨厌它讨厌它讨厌死它了,每次看到这个恐怖的面具,我就恶梦连连。”她失去理智的说出一切。

    看着一向温柔懂事的女儿,突然间变得这么愤怒失控,阎平讶然的问:“这是为什么?它只是一个面具而已呀。”

    “它不只是个面具,它就像是个鬼影子,一直不断的纠缠着我,不管是在梦里还是醒着时,就像小时候……小时候……”她的声音梗住,彷佛又再回到那可怕的梦魇里,肩膀微微的颤抖着。

    辛可钰察觉到她的恐惧,伸出长臂搂住了她。

    “小时候怎样?”他柔声问着,直觉这是她讨厌面具的重要关键。

    “小时候……小时候……”她颤抖得更厉空口。

    他将她拥进怀中劝哄。“不要急,慢慢说,小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被锁住的幽晦记忆彷佛被人用一把钥匙给打了开来,恐怖的回忆排山倒海般的席卷而来,阎罗祯颤着声幽幽泣诉。

    “小时候,我被带到一个阿姨家,每次当被她家的小孩欺负而哭闹的时候,那个凶巴巴的阿姨就把我一个人关在一问黑黑小小的房间里,那里面有很多很多可怕的鬼面具,那个阿姨说直到我不吵了,才把我放出来,如果我再哭,她就要叫那些鬼把我活生生的撕烂,然后把内脏全都给吃下肚子……她还说……如果我不做个懂事的乖小孩,爸妈就不要我了。”

    沙哑的说完,她泛滥的泪水也湿濡了他胸前的衣襟。

    听着,罗晶激动的跳起来破口大骂,“那个贱女人竟然这样欺负我的女儿,亏我还以为她把罗祯教得很好,每次都多给她不少保母费,她居然是这样在吓我的女儿!”她撩起袖子,准备冲出家门去找当年的保母理论。

    阎平及时拉住老婆。“等一下,人家早就不知道搬家搬到哪里去了,妳要上哪去找人?”

    “难道我们女儿就这样白白让她给欺负了吗?”她愈想愈生气,对女儿更是感到歉疚和心疼,当年因为夫妻俩忙着做生意,没空照顾女儿,将她托给保母照看,岂知那保母竟然仗着女儿当时还年幼不会告状,这样虐待她。

    “那也得等找到人再去跟她理论呀,这会又不知她人在哪,能怎么办呢?”听到女儿年幼时遭到这样的对待,阎平的怒气不比老婆少,但他比老婆理智。

    发泄完了自幼年埋藏在心底的陰影和惧意,感觉好象沉积多年的陰霾,在一阵风暴过后被清理干净了,阎罗祯觉得舒爽轻松多了,她望着气呼呼的母亲。

    “妈,我没事了啦。”

    罗晶走过去抱住女儿,无比的自责。

    “对不起,都是我和你爸忙着做生意,没留意有这种情况,才让妳受了这样的委屈。”

    “妈,对不起,是我连续两次把面具拿去卖掉了。”

    “傻孩子,是妈不好,才会一直没发现妳那么讨厌那个面具。”

    “好了,现在总算真相大白,水落石出,证明面具的事跟我完全无关了吧。”阎罗祥笑呵呵的开口,眼底却微微的泛起水雾。

    虽然他常被大姊气得跳脚,但在刚才听到她幼年遭遇了这样的事后,自然也联想到她那可恶的双面性格必然也是在那时养成的,对她的恼恨少了一分,怜惜多了三分。

    罗晶横了一眼儿子,将那只能面具拿给辛可钰。“既然罗祯害怕这种东西,我看你还是把它带回去吧。”说得很依依不舍。

    “妈,我好象比较不那么害怕了,”看着它森然狰狞的面孔,之前的恐惧消退不少,至少此刻她敢正视它了。“我想我们可以留这只面具下来,我会努力适应它的。”

    细心留意着她脸上的每一丝表情,宛如心意相通,辛可钰笑道:“我相信不久以后,妳会喜欢上这只面具的。”

    听女儿那么说,罗晶喜道:“这么说,它可以留在我们家了?!”

    “对,妈,妳可以再把它挂在客厅,这次,”再睇面具几眼,愈看愈觉得恐怖的感觉变弱了。“我保证它绝对不会再失踪了。”

    “太好了,那么今天我们全家好好的庆祝一下吧。”一直没开口的阎罗琪笑吟吟的出声,“未来的姊夫,这顿饭就由你请客喽。”

    辛可钰欣然同意。“当然。”

    “什么未来的姊夫,罗琪妳不要胡说八道。”阎罗祯嗔瞪妹妹。

    阎罗祥调侃她,“大姊,妳就别再ㄍㄧㄥ了,像辛大哥这么好的男人,妳不赶紧抓住,会后悔终生哦。”

    “他哪里好了,你们不要被他给骗了。”甩开被辛可钰握住的手,她想起自己尚在生他的气,还没原谅他呢。

    “妳别再嫌他了,大姊,我保证妳再也找不到比他更能包容妳的男人。”

    不只阎罗祥这么认为,阎平、罗晶和阎罗琪也都持着和他相同的意见。

    “就是说呀,我觉得这孩子真的好得没话说。”罗晶是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满意。

    阎平也认可的点头。“我相信他会好好待妳的。”

    “对咩,大姊,他是追求妳的人里我看最顺眼的一个。”阎罗琪也说。

    见全家人都倒向他,阎罗祯只能暗忖他究竟又使了什么妖法,这么快就收买了她全家人的心?

    辛可钰悄悄的在她的耳旁轻吐了三个字,坚定的再握住她的手。

    她蓦然脸红,又羞又恼的瞋他,却没再甩开他的手,轻轻的反握住他的。

    我爱妳,很常听到的三个字,但从他嘴里说出来,竟别有一种魅力,打动了她的、心,激荡出火花……

    辛可钰将颈上的紫玉坠炼挂在阎罗祯颈上,她没有拒绝,垂眸看着胸前那枚紫玉花办。

    心底的陰霾是扫除了,但她还是一如以往,在同事和朋友面前是个温柔体贴的人,毕竟以这样的形象伪装多年,早已变成她性格的一部分,岂是说改就能改得了的。

    他也不要求她做任何的改变,只要做她想做的自己就好。如果她喜欢继续戴着一只温柔的面具,那也由得她,对她,他有着百分之百的纵容。

    “至于要不要还给霓幻,就由妳决定吧。”他把决定权交给她。

    “我不太想还给霓幻,”她爱不释手的摸着曾经为辛可钰带来幸运的紫玉花瓣,“可是看在他两次以原价买回面具的份上,就还给他吧。”

    所以他们相偕的走进了采梦斋。

    “谢谢你们送回这枚花瓣,你们希望我怎么感谢你们?”霓幻煦然的望着他们。

    阎罗祯不好意思的看向霓幻,轻摇螓首,“我两次拿面具来卖,你们也都以原价买回,所以这枚花瓣我们愿意无条件还给你。”

    一旁的沉睡瞥了她一眼,沉静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表情,走到后面继续清理着末整理完的古物。

    飙风笑吟吟的开口,“如何,妳美梦成真了吗?”

    她颔首,与辛可钰交换一个会心而笑的眼神。先前她作梦也想不到,绕来绕去,那只面具最终仍被送到她的手上,真的应了飙风当时说的那句话,她和它有着极深的缘分,而且那只面具真的让她美梦成真,她不再那么害怕那类鬼怪的东西了。

    交还花瓣,走出采梦斋,两人十指交错的握着,走向座车。

    辛可钰发动车子上路。“祯,待会到我家去,我妹想见妳。”

    “她想见我?”阎罗祯幽瞳微敛。

    “她说有话想跟妳说。”

    “不会又是想劝我离开你吧?”想到辛可云对她的敌意,她就有点头痛。

    “她不会再这样了,我跟她谈过,她很明白我们之间的感情,她只是想向妳道歉,之前对妳说了些不太好听的话。”

    她笑咪咪的应着,“好呀,我倒想瞧瞧她想怎么道歉。”

    瞥见她太过灿烂的笑颜,他笑着为妹妹求饶,“别太欺负她,我只有这么个妹妹。”

    存心刁难他,她故意问:“如果我和你妹一起掉进水里,你会先救谁?”

    “当然是先救妳。”

    很满意他的回答,阎罗祯笑开脸。

    辛可钰笑吟吟的再补上一句,“因为可云的泳技比我好很多,根本不需要我救她。”

    斜睨他,她双手环胸,不动声色的问:“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么?”只要在他的面前,她自然的就会恢复本性。

    “唔,”细睇她,辛可钰从她细微的神情中已窥出端倪,却不愿说破,装傻的摇头,“不知道。”轻踩煞车,他将车子停往路旁。

    “我想,”她靠近他,拉下他的颈子,“吻死你这张讨人厌的嘴。”献上一记深吻,狂野的掠夺着他的唇和舌。

    他乐于成为被她侵犯的对象,享受着她的馨甜香软。

    “祯,妳可以更狂野一点,不用嘴下留情。”他在她唇间呢喃。

    “那我就不客气了。”她狂烈的蹂躏他……

    纤美皓白的玉指滑过娃儿圆润光洁的头,再顺着颈项、背脊,一路抚向饱满的婰部。

    盯着眼前这枚末代白瓷做成的孩儿枕,如猫般的眼睛笑瞇了起来,玉指轻点着下巴,优美的唇线弯起了一抹带着邪美的笑。

    “唔,如果我这么做的话,霓幻,你打算怎么办呢?”

    幽缈的嗓音仿若发自幽冥,手里握着的一只水晶般半透明之物,顷刻间变得红橙似火,朝那枚孩儿枕点下……

    【全书完】

    还有其它让人美梦成真的古董,别错过--

    *欲知甄欢乐与常怀忧不打不相识的冤家恋曲,请看香弥花园春天系列022如意八街古董店之一《欢乐香囊》

    *欲知凌忏情与欧摩天抢椅定情的情缘,请看香弥花园春天系列027如意八街古董店之二《忏情椅》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阎罗面具最新章节 | 阎罗面具全文阅读 | 阎罗面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