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姐小姐别生气 > 第十章

小姐小姐别生气 第十章 作者 : 香弥

    住院一天,文若依的疼痛愈来愈剧烈。

    以她的情况应该要立刻动手术,因为再拖下去也许会引起腹膜炎、腹内脓疡、阑尾炎穿孔等并发症,严重者可能导致死亡。

    由于她上次捐的血早就被用掉了,所以现在在等医院调来同型的血液,才能进行手术。

    打了镇定剂,她好不容易睡着,齐扬锋立刻去找医生。

    “到底还要再等多久才能开刀?她痛到都快不能说话了。”

    “捐血中心和其他医院里目前都没有这类型血液的库存,就捐血中心可以查到的资料里,台湾有七个人有这样的血型,只是这其中有三个人不在国内,一个上个月去世了,另外两个年纪都超过七十岁,不方便捐血,其中只有一个四十岁的男子可以捐血。”医生解释目前的情况。

    “那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点连络他呀。”看她一整天痛得翻来覆去,坐也不是躺也不是,齐扬锋心疼得恨不得能替她分担痛苦。

    “我们跟他连络过了,可是那位先生没有捐血的意愿。”医生为难地说,这种事情要自愿才行,又不能强逼他来捐血。

    “什么?把他的电话给我,我来跟他连络。”

    “这……我们恐怕不方便泄露他个人的资料。”

    闻言,齐扬锋怒责,“是泄露资料的问题比较严重,还是人命比较重要?”

    “这……”

    不容医生再拒绝,他强势地要求,“把他的电话地址给我,有什么问题我来承担,否则若依出了什么问题,我唯你们是问。”

    过来探望文若依的柯宜轮看到这幕,眼眶霎时泛红。

    若依,有这样深爱你的人,你真的要放弃他吗?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你不要再说了,我说不捐就是不捐。”

    “你!”齐扬锋被他的态度惹恼,但一想到文若依的命就系在这人身上,他勉强按捺住怒火,尽量好言说道。

    “你如果有什么条件,尽避说出来,我会尽我的能力满足你的要求。”

    “恁北说不捐就不捐啦,你给我走,不要再烦我了。”

    “你知不知道她在等你的血救她一命?你难道要见死不救?”

    男人叼着烟,跷着二郎腿,满不在乎地说:“我又不认识她,那关我什么事?”

    “你这个混帐!”齐扬锋忍不住揪住他的领子,想要赏他一拳,打醒这男人自私的脑袋,一旁同行的医护人员连忙拦下他。

    “齐先生,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啊是什么事情,吵吵闹闹的?”楼上走下来一位老人家,午觉被吵醒,一脸的不悦,目光在扫到齐扬锋的时候诧异出声。“你不是那天救了我的小伙子吗?怎么跑到我家来了?”见到救命恩人,老人家一扫不悦的情绪,满面笑容热络的迎上来。

    “老伯,你住这里?”

    “嘿呀,这是我家。”看到他揪着自己的儿子,老人一脸不解,“啊是发生什么事了?”

    看见老人家,齐扬锋眸里霎时燃起一丝希望,指着那男子问:“他是你什么人?”

    “就我儿子咩,他哪里得罪你了吗?你跟我说,我好好教训他。”

    “阿爸,我哪有得罪他?他跑来要我捐血,我不答应,这家伙就想动粗。”男子喊冤。

    “你要他捐血?”老人纳闷地问:“为什么?”

    齐扬锋连忙解释,“因为我女朋友盲肠炎要开刀,由于她的血型很罕见,而你儿子跟她的血型刚好一样,所以希望他能到医院捐一点血。”

    “原来是这样。”老人明白事情的经过后,望向自己的儿子下命令,“阿旺,你立刻给我到医院去捐血。”

    “阿爸,他们是要怞我身上的血捏,万一捐出毛病了怎么办?”

    一旁的医护人员解说着,“先生,捐血不会影响到你的身体健康,我们的脊髓会再造血出来,这样反而有助于新陈代谢。”

    “听到没有,别说没有影响,就算有你也要给我去,要不是这小子上次救了我,你阿爸我早就被招牌压死了。”

    “可是阿爸……”

    老人家不耐烦的抬腿,一脚踹向儿子的**,“你还啰唆什么,我叫你去你就去。”

    男人就这样被老人家踹进了医院。

    但此刻医院的一隅传来杀猪般的鬼哭神嚎,惊动了不少人过来查看是不是发生什么惨案。

    结果只看见黑色的躺椅上坐着一个男子,正大呼小叫的哀嚎着。

    “护士小姐你骗我,你说不痛的,我现在快痛死了,恁北不要捐了。”

    见他伸手想拔掉管子,护士赶紧阻止他。

    “这位先生,别这样,你再忍一下就好了,我刚才不是教你要重复握拳再放松的动作吗?这样子血会流得比较快。”

    看着自己的血慢慢流进血袋里,男人继续放声惨叫,“恁北会痛死……呜呜呜……你们草菅人命,恁北这条命会被你们收买去……”他这辈子什么都不怕,只怕两件事,一个是他阿爸,另一件事就是打针,刚才被扎了一针,还被插上管子,痛得他头皮发麻,心脏无力。

    护士只能很无力地哄他。

    “你不会死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怕痛的,终于明白之前他为什么一直不愿意捐血了。

    “那个浮屠是什么碗糕?”

    “呃……”护士被问得哑口,“总之是一件很大的功德就对了。”对呀,浮屠到底是什么?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为了要求他捐血给你,听说扬锋差点要向那男的下跪,没想到他竟然是扬锋上次救过的那个老人家的儿子,这就叫善有善报吧。”

    倾听着宜轮的话,刚手术醒来不久的文若依,知道自己这次能及时动手术,多亏了齐扬锋。

    她心里感动,眸里氤氲了一层水气。

    “他呢?”

    “他回家洗澡顺便换衣服,待会就过来。”柯宜轮知道此刻不需要自己再多说什么,经过这次,文若依应该能感受到齐扬锋有多爱她,如果她还不知珍惜,那就真的太傻了。

    “对了,若依,你姊姊打过电话来,那时你在手术室,我跟她说了你的事,她说要马上赶回来,应该明后天就会到了。”

    “她那边工作不是很忙,怎么有时间回来?”文若依缓缓从床上坐起身。

    柯宜轮连忙将枕头塞进她腰下,让她坐得舒服一点。

    “再忙也没有自己的妹妹重要呀。”

    “你不该跟她说的,只是盲肠炎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她不希望姊姊太担心。

    “虽然只是盲肠炎,却差点就要了你的命,如果不是扬锋及时找到那个人过来输血给你,真不敢想象后果会怎样。”柯宜轮不忘叮咛,“等你好了之后,要好好谢谢他。”

    “宜轮,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过份?”

    明白她指的是什么事,柯宜轮神色一正。

    “虽然我能了解你的想法,可是还是无法认同你的做法,你姊姊应该也不赞成你这么做吧?”

    “不只是因为我姊姊的关系。”

    “那还有什么原因?”

    “我怕他以后也会像展鑫铭一样,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到那时候我一定会受不了的。”

    “所以你宁愿现在就放弃他,以免到时候真的发生那样的事?”

    “嗯。”文若依垂目望着床单,“我跟我姊姊不一样,发生这种事,她选择逃到国外去疗伤,但是我可能会做出更激烈的事来。”

    “若依,你想太多了。”柯宜轮顺手拿起一颗她买来的苹果,“我问你,你说这颗苹果好不好吃?是酸的还是甜的?”

    她抬眸望向那颗苹果,“我又还没吃怎么知道。”

    “没错,在还没有吃以前,我们都不确定它是酸的还是甜的,感情的事何尝不是这样呢?你又怎么能确定扬锋一定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我只觉得他真的爱死你了。”

    仿佛被人重重在脑袋上敲了一下,文若依动容地注视好友。没错,在还没有吃过之前,又怎么知道苹果是酸是甜?

    柯宜轮见她似乎被自己说动了,接着再劝道:“好好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以后不论发生了什么事,就不会有遗憾了。”

    看见齐扬锋进来,她微笑说:“有人来换班了,我也该走了。”

    柯宜轮离开后,文若依凝视着眼前的男子。

    经过一场手术后,她觉得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似的,再见到他,她的心中涨满了柔情,眼眶忍不住湿了。

    齐扬锋连忙走到床边,“怎么了,手术的伤口痛吗?医生说是用针孔腹腔镜手术,伤口并不大呀。”

    观望着他关切的神情,她感动得又哭又笑的。

    “你这个傻瓜。”柯宜轮和常秀贞说得没错,如果她就这样放弃了这么爱她的男人,她日后一定会后悔,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在她还能拥有他的时候,她要好好爱他。

    “你干么骂我傻瓜?”他蹙拢俊眉。

    “我那么对你,你还为我做那么多事,不是傻瓜是什么?”她含泪笑嗔。

    他轻拭她的泪,缓缓开口,“我当然不是傻瓜,我只是一个深爱着文若依的男人。”

    “那么你愿不愿意……”她握住他的手,与他五指交扣,柔声说:“接受我的道歉?”

    齐扬锋呼吸微窒,“什么……意思?”

    “我是个笨蛋,才会为了那种事拒绝你。”

    他激动地拥她入怀,“没关系,不过我只允许你笨这么一次,以后不许再这样。”

    “不会了,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看着送到她眼前那颗被削得丑不拉几、让人完全没有食欲的水果,文若依嘲弄地盯着它。

    “那是什么?”

    好心想削苹果给她吃,结果她居然敢给他一脸不屑。

    “苹果,你刚才不是看着我削?”

    瞪着坑坑疤疤,小得只剩下一丁点果肉的苹果,她不客气地撇唇,“真是抱歉,我实在很难看得出来它原本是颗比手掌还大的苹果。”

    齐扬锋微恼,“没有削果皮的刀子,我不习惯用这种水果刀削皮。”

    “所以说我刚才不是叫你不要削了吗?我来就好。”

    “你是病人,怎么能让你自己动手?”真是好心没好报。

    “休息一天,我精神早就好得不得了,下去跑五千公尺应该也没问题。”休养一天,她精力已经恢复大半了。

    齐扬锋瞄她一眼,万分感叹地说:“我真怀念昨天那个柔弱的文若依。”

    文若依斜眸瞪他,“你希望我一直那样病恹恹的?”昨天刚动完手术,麻醉药才退不久,她整个人慵懒无力,说话自然有点虚弱。

    “我不是那个意思,是希望你能温柔一点。”

    “你想找温柔的女人,”她唇角扬笑,危险地凝睇他,“那你就找错人了,还好现在发现得早,你还来得及去找别人。”

    他含笑捧着她的脸,“我只要一个叫文若依的女人,不是她我都不要。”

    “啧,肉麻当有趣。”

    “你不爱听,那以后我都不说了。”

    “……我又没说讨厌。”死相,女人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听这种甜死人的话?

    “咳。”见两人似乎大有继续打情骂俏下去的打算,杵在病房门口的人轻咳了声。

    闻声望去,文若依惊喜地喊道:“姊,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我一听说你住院的消息,就马上赶回来了。”文若兰走进来,温柔秀雅的脸上满是笑意,觊向齐扬锋,“他是……”

    “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人。”文若依有丝不自在地介绍。

    “你好。”文若兰友善地朝他颔首,“我听宜轮说过了,我妹妹多亏你照顾了。”

    “哪里,那是我应该做的。”这是齐扬锋第一次看见文若兰,觉得她的气质恬雅秀丽,难怪大哥一直对她难以忘怀.

    “欸,扬锋,麻烦你去买几瓶饮料回来好不好?”文若依希望能跟姊姊暂时独处。

    “好。”他明白她有话想跟文若兰说,便起身出去。

    “姊,对不起,让你还特地为了我赶回来。”文若依歉然地说。

    “说什么傻话,你生病我没办法陪在你身边照顾你,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不过,有一件事让我很高兴。”

    “什么事?”她不解地问。

    文若兰浅笑地望着妹妹。

    “你终于敞开心怀接受齐扬锋了。”

    “姊,”她犹疑地开口,“你真的不介意吗?他是展鑫铭的弟弟。”

    文若兰诚恳地回答,“一点也不,我只在乎他爱不爱你、疼不疼你,有没有对你好。”语气微顿,她接着说出自己这几个月的想法,“况且,平静下来后.我发现我跟鑫铭之间的事也不能全然怪他,他一直对我很好,相形之下,我对他的关注就显得很少,才会让苏美莲有机可趁。”

    “那……你打算原谅他了吗?”

    “至少我已经不怪他了。”怜惜地轻柔着妹妹的发丝,文若兰语重心长地说:“若依,这阵子我体悟到,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有时候并不是我们存心要让感情变质的,只是在不知不觉中,那种爱恋的感觉消失了,它自然就变淡了。”

    打量着姊姊秀雅的面容,文若依若有所思地说:“姊,你好像有点变了.”

    “我自己一个人在国外,接触到很多不一样的人和事情,所以也想了很多。”

    文若依愉快地拉着她的手,“我很开心看见你这样的转变。”

    “我也很开心你遇到一个不错的男人。”

    买回饮料,驻足在病房门口的齐扬锋与展鑫铭同时露出笑容,各自注视着自己心爱的女子。

    “你可以重新再追求她。”齐扬锋悄声对大哥出主意。

    “我也这么想。”展鑫铭颔首。

    没有谁能不犯错的,只要诚心悔悟与反省,就值得再给一次机会,不是吗?

    在憎恨与原谅之间,能够选择宽恕的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姐小姐别生气最新章节 | 小姐小姐别生气全文阅读 | 小姐小姐别生气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