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盯上逃夫 > 第十章

盯上逃夫 第十章 作者 : 香弥

    “桑,你可以开始收拾行李,我找到人了。”视讯那端,显现出赫威公司执行长戴崎那张英俊的脸孔。

    “戴……”

    见他罕见的欲言又止,戴崎挑眉,“怎么了,该不会是要告诉我,你又不想离开台湾了吧?”

    静默片刻,桑吏皓沉重的吐出一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发生什么事了?”他一副准备洗耳恭听的表情,可等了一会儿,见桑吏皓依然什么都没说,便受不了的摇头,“桑,把你的心事和困扰对老朋友说出来,没那么难吧?”

    “我……”他试着开口,但一向内敛,从不向人倾诉心事的他,还是无法将自己私密的事,告诉这个认识多年的上司兼好友。

    见他蹙着眉,久久不语,深知他个性的戴崎也不再逼他。

    “你不想说就算了,不过我可以问一下吗?这件让你如此痛苦挣扎的事,是否跟一年多前,你突然取消婚礼的事有关?”

    “……嗯。”他淡应一声。

    戴崎伸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推敲的再询问,“换言之,这件事跟那个原本快成为你妻子的女人有关?”

    “嗯。”他依然只是一声轻应。

    得到回答,戴崎吸了一口手上的烟,徐徐吐出烟圈,另一只手轻敲着下颚。

    “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倒是可以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

    “是什么?”

    “感情的事顺心而为就好,你的心想怎么做,你就放手去做,过多的考虑,只会让你错过最心爱的人,然后,你就等着悔恨终生。”见萤幕上的桑吏皓闻言后垂眸下语,似乎在思考他的话,他再出声说,“这样吧,桑,人事命令我暂时压着不发,再给你几天的时问考虑。”

    “……谢谢。”桑吏皓这才抬目望向他道谢。

    ,他确实还需要时间仔细想想,那日心岚的那番话早已动摇了他的决心。

    这两天来,她凄楚的眼神一直出现在他眼前,揪痛着他的心。

    若问他的心想怎么做,那么毫无疑问的,他的心只想留在她身边,守着她、爱着她、宠着她,不让她再受一丝一毫的委屈,他渴望每天醒来都能看见她灿烂的对他露出微笑。

    但,真的可以自私的这么做吗?不顾以后他一个小孩都无法给她,自私的将她占为己有?

    一早,任心岚便跟林子桃忙着布置客厅,在屋里到处装饰上各式彩带和各种形状的气球。

    小梵则兴奋的在屋里飘来飘去,不时翘首望向窗外,棒棒也似乎感染到他的快乐,跟着他走来走去。

    “心岚,你没跟他说今天的事吗?”站在木梯上,将吹好的红色气球挂在天花板,林子桃一边问。

    明白好友说的人是桑吏皓,任心岚很平静的回答,“我传简讯告诉他了。”她手里忙着折纸鹤,然后串成一串串,垂挂在窗边和天花板。

    “那他要来吗?”林子桃再问。

    “我不知道。”今天是小梵的大日子,她不愿想太多。“对了,桃桃,张文听那边安排好了吗?”

    由于雅婷的父母搬到了南部,平时又都有工作在忙,所以无法立刻过来。那天为了要让他们带雅婷来见小梵,她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说服他们。

    而之所以会选在今天见面,是因为今天刚好是小梵和雅婷的生日,这样一来,应该能让小梵了无遗憾了。

    “我昨天跟他连络过,他说OK。唉,心岚,你跟小梵提那件事了吗?”

    她轻轻摇头,“还没有,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看差不多布置完成,小梵飘过来问:“岚姨,雅婷她什么时候来?”

    任心岚微笑的看了下腕表说:“他们应该差不多要到了,再耐心等几分钟好不好?”

    “嗯。”小梵乖乖点头,“岚姨,我好紧张哦。”

    “小梵,等一下你看到雅婷,想跟她说什么?”她柔声问,想安抚他的焦躁。

    “我想跟雅婷说……”摸摸鼻子,小梵羞涩的小声说,“我喜欢她。”

    “还有呢?”任心岚温柔的望着他。

    “还有……唔,跟她说对不起,我不小心死掉,以后都不能跟她一起过生日了,叫她要照顾好自己。”

    听到小梵稚气的话,任心岚强忍着鼻酸建议,“如果你想抱抱她的话,附身到棒棒身上就可以摸到她了。”

    “好,可是岚姨,到时候她会不会看不到我?”小脸上有些担忧。

    “这……”她也一直担心这点。

    那次她将小梵的相片拿给桑吏皓摸,他并没有见到小梵,后来反而是在农场时,因为打了个雷,所以桃桃和汤大哥他们都看到小梵了,不过也只是一瞥而已。

    她颦起眉,努力回想她第一次见到小梵的情况,那次屋外也是在打雷。

    可是为何在雷声过后,桃桃他们又看不见小梵了,而她却还是可以?难道是因为她跟小梵缘分特别深?

    后来她也曾拿过相片给桃桃摸,但就跟桑吏皓的情况一样,什么都没看到,连张文听在得知小梵的事后,特地跑过来想见小梵,也是无法看见他。

    走到敞开的窗边往外看,蔚蓝无云的晴空映入眼帘,令她皱起了眉心,看样子今天是不太可能打雷了。

    从厨房拿出蛋糕,林子桃看见好友突然对着窗外跪了下来,吓了一跳。

    “心岚,你在乾么?”

    “我想祈祷。既然有灵魂,那么就一定有神吧?我想祈求天上的神明,帮助小梵完成他的心愿。”任心岚跪直了身子,阖起双掌一脸虔诚的放在胸前。她脚上的石膏已在前天拆掉,可以行走自如了。

    闻言,林子桃想了下,也走过来跪在她的身边,学她一样闭上眼,双手合十。

    见她们为了帮他而跪祷,小梵也飘了过来,在岚姨身边跪下。

    刚默祷完,外头便传来张文听的声音。

    一到了,我们快进去吧。”

    一行人走了进来,其中的五双眼睛,一进屋里就四处张望着。

    “叔叔,没有看到小梵呀。”小女孩睁着大眼问。

    “呃,这个……”想起那天自己摸了半天的相片,还是什么鬼影子都没瞧见,张文听抬目瞬向任心岚,“你自己来解释吧。”

    “这……”看见五人的视线全都投向自己,任心岚有些为难的看向小梵。

    而刚才一直兴奋浮躁的小梵在见到眼前的五人中,除了有他很想见的雅婷之外,竟然连他父母也来了,不禁咬着嘴巴,眼泪浙沥哗啦的掉下来。

    “呜呜呜,妈咪、把拔、雅婷,你们都来了,我好高兴哦,呜呜呜呜……一他像个渴求怜爱的小孩飘到双亲面前,想要他们的拥抱。

    但是他伸出的手却穿透了母亲的身体,无法碰触到她。

    崔母在他碰到她的瞬间,震了一下。

    “小梵、小梵,你在这里吗?快出来给妈咪看一下,小梵,你知不知道妈咪好想你!”她泪流满面的望着四周。

    “呜呜呜呜,妈咪,我就在这里呀。”

    眼见崔母无法看到小梵的形体,任心岚不忍的含着泪告知,“崔太太,小梵就站在你面前。”

    “可是……我什么都没看到?”她惊疑的望着眼前,试着伸出手,但却什么也没有碰到。

    “你们不会是骗人的吧?”雅婷的父亲下耐烦的质疑。

    “不,我没有骗你们,小梵真的就在你们面前。”她连忙拿起搁在桌上的相片递给崔母,“要不然你摸摸这个,看看是不是能看见小梵?”

    崔母接过相片,摸了摸,再抬头望向屋里,依然一无所见。

    “还是没有看见吗?”崔父低声问妻子。

    “嗯。”

    “妈咪,我就在这里呀!”小梵见母亲始终看不见自己,忍不住扑了上去,然而没有形体的他,接着便穿透她的身躯而出。

    崔母轻颤了下,隐隐有股寒意袭身,然而母子心心相连,她若有所感的震了震,急切的大叫,“小梵、小梵,是你对不对?刚才是不是你?”

    “对,小梵想抱你,但是他……没有办法碰到你。”任心岚替小梵说。她好希望能让他们见到小梵,着急的在心里不断祈求着。

    “我看她们根本是在胡谵,这里根本没有小梵的灵魂。你看,我就跟你们母女俩说不要来了,你们偏偏要过来一趟,这下你们看到什么了?”雅婷的父亲不满的对着妻子和女儿发丰蚤。

    要他相信小梵的灵魂在这里,除非让他亲眼所见他才信。

    “可是……”雅婷张目四望,还是怀着一丝期待。

    忽然间,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陰云密布,苍天仿佛应许了任心岚的祈祷,轰隆隆的遽然响起雷鸣,一声连着一声。

    陡然,一道金色的光束瞬间从上方穿透天花板,罩住了小梵。

    屋内所有人顿时都瞠大了眼,看到一个小男孩哭花了一张可爱的小脸蛋,站在崔母面前。

    “小梵!”崔母激动的拥住爱子。这一刻,小梵像是有了形体,被母亲深深的环抱住了。“妈妈好想你!”她登时泪流满面。

    小梵的父亲也流下了泪,抱住母子俩。

    “小梵,爸爸也好想你,原来你一直都待在这里,没有离开。”

    “都怪妈咪,妈咪不知道你还在这里,所以才会搬走,对不起,小梵,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里,对不起、对不起……”思及儿子的亡魂这一年来都孤单的在这栋房子里徘徊着,崔母哭得心都揪拧成一团。

    “妈咪,是我不好,我不小心被车撞到死掉了,让妈咪和把拔哭得那么伤心,都是我不好,呜呜呜……”

    看着崔家三人拥在一起哭成一团,其他的人也红了眼眶,连雅婷的爸爸也忍不住擦了擦眼角。

    任心岚早已泪流不止,下经意的瞥见门边不知何时竟悄悄站了一个人,她讶然的走过去。

    “你还是来了。”她紧紧握住他的手。

    “我看见了。”桑吏皓低声说。

    “你看见小梵了?”

    “嗯。”他的五指回握她的手。“对不起,心岚,我想通了,请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用一生来照顾你。”他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而为。

    在刚才亲眼见到小梵的那一刻,他更加坚定了这样的想法。

    闻言,任心岚又哭又笑的拚命点头,泪水交织在她含笑的脸上,闪烁着璀璨光芒。

    他动容的搂她入怀,发誓这一生再不放开她的手。看到小梵,让他醒悟,要趁活着的时候尽情的去爱自己想爱的人,不要在死后徒留遗憾。

    见完父母,小梵看向雅婷。

    “雅婷,谢谢你来看我。”

    “小梵……”小女孩还不是很明白死亡究竟是怎么回事,却隐隐知道,这次以后,真的再也看不到小梵了,因此早已哭红了一双眼。

    “对不起,我们约定好要在一起过很多很多个生日,可是我却没办法做到了。”

    “没关系,小梵,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她哽咽着说。

    “今天刚好是小梵和雅婷的生日,我们来吹蜡烛吧。”任心岚与桑吏皓并肩走过来,他拿起打火机点燃插在蛋糕上的蜡烛。

    一碰头就吵个没完的林子桃和张文听,这次却很有默契的一起带头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祝你们生日决乐、祝小梵和雅婷生日快乐、祝小梵和雅婷生日快乐、祝你们生日快乐……”

    在泪水中,其他的人也附和着,一抹忧伤和威动在屋里蔓延开来。

    唱毕,小梵和雅婷一起吹灭烛火,许下生日愿望。

    “我希望爸爸和妈妈永远身体健康,没有烦恼;我希望雅婷以后好好照顾自己,每天都开开心心;我希望岚姨和桑叔叔能相亲相爱,桑叔叔以后不要再让岚姨伤心难过。”小梵说出了生日的三个愿望。

    感觉到他即将要离开,任心岚哭得不能自己,最后桑吏皓不舍的将她拥进怀里。

    “小梵,以后你再投胎来当妈咪的小孩。”看着儿子,崔母泪眼泣道。

    “小梵,我跟你妈咪会努力再把你生回来的,你放心的定。”崔父也红着眼说。

    “小梵,我会永远记得你的。”雅婷哭着叫喊。

    终于达成了心愿,小梵破涕为笑的朝任心岚说:“岚姨,谢谢你帮我见到了爸妈、还有雅婷。”

    金色的光束中似乎有股无形而强大的力量,将他小小的身躯托在光芒中,缓缓地往上升起。

    “妈咪、把拔、雅婷,还有岚姨、桃桃姨、桑叔叔、张叔叔、张妈妈,大家再见,我要定了。”脸上还挂着两行眼泪,小梵依依不舍的朝他们挥着小手。

    “小梵——”崔母哭倒在丈夫怀里。

    在大家不舍的呼唤声中,他的身影逐渐模糊,然后随着光芒一起消失在半空中。

    “小梵!”看着他消失,雅婷再也忍不住的嚎眺大哭起来,“妈、爸,小梵不见了!”

    “宝贝,乖,小梵去当小天使了。”张太太擦擦眼角,搂着女儿安慰。

    任心岚蹲下来,抬起雅婷的小脸,温柔的说:“雅婷,让我们一起祝福小梵好不好?”

    “……好。”小女孩大眼里含着泪,似懂非懂的点头。

    “那不要再哭了,小梵在天上看见也会舍不得,他好喜欢你呢,他希望以后你每天都能快快乐乐。”她从桌上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这是他要我替他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这是什么?”接过盒子,雅婷动手拆开,从里面取出一个漂亮的天使雕塑,那天使有着一张笑吟吟的可爱脸庞,张开洁白的翅膀站在云朵上,手里弹奏着竖琴。

    “他祝你以后每年的生日都开开心心。”

    雅婷的眼睛又红了,但是低头看着小巧的天使雕像,却觉得好像是小梵在对她微笑。

    送走大家,任心岚一回头,就看见桑吏皓的眸光凝睇着自己。

    “你介意以后我们无法拥有自己的小孩吗?”他轻声问。

    她用力摇首。“不,我不介意。”

    “那么,你愿意嫁给我吗?”他的嗓音好温柔好温柔。

    闻言,她忍不住掩唇而泣,感动得说不出话,只是下停点头。

    上前拥住她,他歉疚的说出迟来的道歉。“对不起,是我太傻、太自以为是,罚我用一辈子来宠你疼你爱你,弥补我对你造成的伤害。”

    偎进他怀中,她知道他对于不能生育的事终于释怀了,激动得眼眶又蓄满了热泪。

    “以后如果你想要小孩,我们可以去领养,只是那孩子会没有我们两人的血缘,无法延续我们两人的生命。”

    “没有关系,我不在乎,真的,我这辈子最在乎、最想要的只有你。”

    此话一出,桑吏皓眼眶不禁湿了,他将脸埋进她的发丝里,暗自责备自己的愚昧和自以为是,让他和她白白浪费了这些时光。

    他拥紧她,不再放开。

    尾声

    “马麻,我们今天要去哪里?”三岁的小女孩午睡刚醒,柔着眼睛问。

    “小悠,我们今天要去看梵梵弟弟哦。”

    “哦,那梵梵弟弟可爱吗?”抬起两只细小的手臂,她让母亲为她换下睡衣。

    “嗯,很可爱哦。”任心岚微笑着回答,俐落的替女儿换上外出服后,接着再替女儿将一头幼软的发丝绑成两个小发髻。

    “那有比小悠可爱吗?”她稚气的再问。

    “梵梵弟弟跟小悠一样可爱哦。”耐心回答完女儿的问题,任心岚抬目便瞥见丈夫倚在门边,轻扬的嘴角带着一丝柔笑望着她们。

    小女孩看见他,立刻张开两手朝他走过去。“把拔抱抱。”

    桑吏皓一把抱起女儿,柔声询问妻子,“心岚,准备好了吗?”

    “好了,我们走吧。”挽住丈夫朝她伸来的手臂,她的眉眼间漾着愉快的笑意,一家三口一起出门。

    坐上车后,她侧眸睇着身旁驾车的丈夫,弯起的唇办噙着一抹心满意足的浅笑。

    他们结婚两年了,一年前,他们领养了一出生就被遗弃在医院的小悠。

    两人的生活里突然多了一个小小孩,刚开始,着实让他们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

    领养小悠时,她已经一岁多,由于之前在育幼院时没有受到妥善照顾,所以她很瘦小,还有自闭倾向,不像一般的小孩会吵闹,她可以安静得好几天都不说一句话。

    让她像现在这样会撒娇,像个一般的孩子,花了他们不少的心力与精神,不过,看着她此刻健健康康、会说会笑也会稍微任性的模样,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马麻,我忘了跟你说我爱马麻了。”坐在后座的小女孩突然开口。

    “我也爱你,小悠。”她回头笑望女儿。

    “小悠也爱把拔。”小女孩再对着桑吏皓稚气的说。

    “把拔也爱小悠。”桑吏皓眸里漾着柔光回答。

    这样的对话,每天都会来上好几次,当小悠睡前及醒来后,便会对两人这么说。

    爱不再难以启齿,而是随时可以开口倾吐。

    桑吏皓伸手握住妻子的手,一股宁馨的氛围漫溢在车里。

    不久,他们驱车来到一栋两层楼的洋房前,任心岚率先下车,站在门外,怀念的看着这栋房子。

    “我们进去吧。”桑吏皓牵着女儿的手来到她身边。

    “嗯。”

    按下门钤后,一名男子前来开门。“崔先生,你好。”

    “任小姐,欢迎、欢迎,请进。”男子热络的领他们进屋。

    随着他的脚步,走进曾经住了好几个月的屋里,任心岚脸上的表情是既欣喜又期待。

    穿过小院子,有一双小手拉开了落地窗的纱门,一名小男孩睁着骨碌碌的大眼望着他们。

    “梵梵,她就是爸爸妈妈跟你说的那个岚阿姨哦。”一名少妇站在小男孩身后笑吟吟的说。

    “岚姨姨。”才一岁多的小男孩口齿不清的唤着,明明妈妈并不是这样教他的,他却这样叫了。

    心岚激动的在他面前蹲下身子,那张稚嫩的小脸,长得跟小梵有些神似,令她忍不住脱口叫道,“小梵!”

    “不是小梵,是梵梵哦。”他小脸上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纠正她,接着朝她张开两只小手臂,主动抱住了她。

    任心岚动容的抱起他,他温热的小手环在她的颈子上,让她忍不住热泪盈眶。

    这次,她终于实实在在的抱到了他。

    “对不起,岚姨叫错了,你是梵梵,不是小梵。”她语气有丝哽咽。

    那天送小梵的魂魄离开后,返回美国不久,崔母便怀孕了,翌年产下了梵梵,崔氏夫妻因此将他取名为崔再梵,他们都相信,这是小梵再来投胎成为他们的儿子。

    前几天,他们准备返台探亲时,打了一通电话给任心岚,约好今天见面。

    梵梵亲昵的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下。

    “岚姨姨不哭哭。”他小手笨拙的想为她擦去眼里的泪。

    “岚姨不哭,岚姨是太高兴了。”她眨掉眼泪,凝目笑望着眼前这个宛如天使的可人儿。

    这时,一只小手突然抓住她的衣服。

    “马麻抱抱。”小悠张开双手讨抱。

    低头一望,她脸上荡开柔笑,“好,马麻两个一起抱,好不好?”她一手各抱了一个孩子在胸前,温柔的告诉他们,“小悠,他就是梵梵弟弟哦,梵梵,她是小悠姊姊,以后你们要成为很好的朋友哦。”

    桑吏皓在妻子身后轻拥着她的肩。

    屋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孩子天籁般的笑声,在这乍后的时光里,成为最美的旋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盯上逃夫最新章节 | 盯上逃夫全文阅读 | 盯上逃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