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风吹王爷倒 >

风吹王爷倒 终 作者 : 香弥

    今日一早,天清气朗,艳阳高挂。

    然而街头巷尾,对凤王府今日要举行的婚宴,却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那凤王爷竟敢枉顾轮常,娶他师父为妻,必会遭天谴。”

    “连皇上都不分是非,答允要亲自为他们主婚,我瞧这天纲真的要乱了,说不得上天还会因此降下祸事来。”

    “可不是吗?这些皇亲高官竟不知廉耻,一个娶自个儿的师父,一个娶姨母,一个娶了自家的嫂子,简直滢乱不堪,再这样下去,咱们这礼教之邦,迟早走向灭亡。”

    低声批评的细碎耳语问,忽然猛听一声喝斥——

    “尔等无知小民在瞎说什么?没瞧见这祥云罩顶、紫气东来,乃是吉瑞之兆吗?这喻示着国家将大为繁盛兴旺啊!”

    闻言,众人不禁朝那一脸白眉白须,看来一身仙风道骨的老者望过去,见他仰首翘望东方,众人不禁也抬头看向那湛蓝如洗的晴空。

    “老丈,哪儿有祥云罩顶、紫气东来?”有人虚心求教。

    “就在那儿。”老人伸指比向东方的天空。

    众人睁大眼睛用力瞧着,只看见几只鸟儿飞过,还从半空中拉下一坨鸟屎,倒没看见什么祥云与紫气。

    “老头,你是不是在骗人!别说祥云,咱连一片黑云都没瞧见,只看见几只笨鸟乱飞。”

    老人捋着白须,一双精光闪烁的锐眸慢慢扫视过众人,缓缓说:“不是人人皆看得到那吉兆,看不见者是因为心存恶念,唯有心怀正念之人,才瞧得见那祥瑞之气。”

    “啊,我看见祥云了。”老人话一出,便有人一脸兴奋的附和。

    “我也是。”

    “我也看到了。”

    “我也瞧见了。”

    瞬间,仿佛浪潮一样,附和之声不时传来。

    人人皆一脸敬畏的仰首望向东方的天空,仿佛那儿真有什么。

    与此同时,京城内人群聚集之处,出现了不少位像这样一身道貌岸然,恍若谪仙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散播着相同的话语。

    此时,老人瞥见大多数的人都看见那“祥瑞之兆”,颇有孺子可教之感,欣慰的颔首。

    “尔等须知,过于拘泥礼教、食古不化,只会误人误事,那凤王爷与他师父并无亲缘关系,凤王爷才高八斗,他那师父秉性良善,既不害人又不伤人,两人结为夫妻,实乃为一桩美事,你们该秉持祝贺之念,不该妄加非议才是。”

    “老人家,地面好像在震动,这也是吉兆的一种吗?”有人察觉地上隐隐传来细微的震动。

    “这自然也是,凤王大喜,连大地都为之欢腾呢!”老人说着凝目远眺,看见前方靠近城郊处扬起一片烟尘,似是发生什么事,连忙前去一采究竟。

    他脚程极快,来到城门时,足下一点,跃上城墙,守城的士兵前来驱赶,他从怀里取出一只令牌给守卫看,守卫连忙恭敬一揖,退到一旁,他放目望去,看见一名鬓发散乱的女子狼狈的绕着城外拔足奔逃。

    女子一边跑一边频频回头,对紧追在后头的几十头牛好言说道:“牛大哥、牛大姊、牛伯母、牛伯伯,对不住、对不住,我都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们就别生气了好不好?快点停下来,别再追了,我要尽快赶回去,要不然小青姊见我久久不归,一定急坏了。”

    那几十头发怒的狂牛哪听得懂她的话,鼻孔喷气,撒开四蹄,直直朝她冲过去,一副非要将她撞翻不可。

    老人见状,大笑出声,那洪亮的笑声听起来一点也不像七旬老者,他随即纵下城墙,急忙向他尊贵的皇家主子通风报讯去了。

    “你们快点停下来啊,我真的要赶回去了,要不然误了吉时,风朗月一定会很生气。”被追了半晌,兰若着急得都想哭了,眼见它们发狠的直追着她,停也不停一下,都已绕着城外跑了三趟,她都快没劲了。

    可她又不能让它们追她追到城内,怕会误伤人命,造成伤亡,只好继续绕着城外跑。

    就在绕城跑了第四圈时,猛然传来一声怒喝——

    “你这到底是在搞什么?为什么不好好待在别苑里,等我过去迎娶,却跑去招惹那群牛?”

    “风朗月!”惊见城内出来一队人马,看见骑在骏马上为首的那人,兰若喜出望外,大声喊道:“你快想办法帮帮我,让它们平静下来,我跑得腿都快断了。”

    风朗月一声令下,他身后二十几人立刻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绳索,上前去制伏那二、三十几头发狂的蛮牛。

    众人费了好一番功夫,终于一一驯服那些牛只,风朗月没好气瞪着眼前狼狈不堪,一身脏乱的女子。

    “给我说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兰若喘过气后,见他一脸怒容,心虚的垂下脸,小声的说:“我昨夜紧张得一夜都睡不着,后来又听小青姊姊说,今日坐上花轿后,一直到进了洞房,都不能随意乱动,所以我便想趁天还未亮,先出去练一下功,舒展一下筋骨,谁知道……”

    说到这里,她悄悄抬目偷觑了下他,发现他凝着双眼瞪着她,她连忙再垂下头,嗫嚅的接下去。

    “我到城郊山坡那儿去练武,练着练着,一跃起身,谁知你送我的那根珠钗就飞了出去,砸中了在不远处吃草的一头牛,可能是刺痛它了,它便朝我猛冲了过来,我一惊,转身便跑,因为天色还不太亮,也没看清楚脚下,竟不慎踩到了一条牛尾巴,那头牛也发怒的朝我追来。”

    风朗月追问:“然后呢,其他那些牛又是怎么回事?”他瞥去一眼,数了数,追她的牛起码也有三十头。

    “那两头牛追着我在山坡上乱窜,因为天色不明,我没留神,又不小心踩到在草丛里睡觉的两头牛,其他散落在山坡各处的牛儿,看见那四头牛在追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全部跑来凑热闹,一起追着我跑。”

    “你真是……”风朗月听完又好气又好笑,真不知该如何说她才好,他拉她坐上白色骏马,“我先送你回去梳洗干净再说,吉时快赶不上了。”

    先前他的迎亲队伍抵达别苑时,听小青说她外出练武,他却久候不到她回来,担心她出了事,正想出来寻她之际,便接获消息说她人在城外。

    他随即领着一批随从,连忙出城,一出城外,便看见她被几十头狂奔的牛儿追着跑,让他一颗心差点就要蹦出心口,唯恐她一个不慎被牛给撞伤了。

    这傻丫头,八成忘了自个儿拥有一身神力,只消一掌便能击毙那几头牛了。

    不过也幸好她没动手,今日是他们的喜事,不宜杀生造孽。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她低着头道歉。

    他抬起她的脸,用衣袖仔细替她拭净脸上的汗水和脏污,轻声说道:“我没怪你,只是怕你受伤。你往后要上哪去,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嗯。”见他真的没有半分责怪之意,她开心的绽唇而笑,将脸儿埋进他胸前。

    他紧拥着她,驱马回到别苑。

    在小青和媒婆的帮助下,兰若飞快的打理干净,并换上一身喜袍,坐上花轿,来到凤王府。

    尊贵的皇帝早早便来到凤王府了,他已从手下那里先一步得知方才发生之事,笑着揶揄两名新人。

    “朕听说适才你们在城外闹了个惊天动地啊,连朕坐在这王府里,都隐隐感觉得到地面微微震动呢。”三十几头牛一起狂奔起来,声势可是颇为惊人。

    风朗月修眉一挑,笑吟吟答腔,“有皇上亲临主婚,臣与兰若这场婚礼,自然不同凡响,连那祥牛都跑来祝贺呢。”

    皇上闻言龙心大悦,“呵呵呵,爱卿说得甚是,瑞云、紫气、祥牛都齐来祝贺,这果然是一场备受上苍祝福的婚礼啊。”

    知这年轻的帝王为了他和腾王、霄王的婚事,着实煞费了一番苦心,事先派出了不少人,四处去散播吉瑞之兆,风朗月心照不宣,朗笑着携着新娘的手,与心爱之人缔结白首之盟。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风吹王爷倒最新章节 | 风吹王爷倒全文阅读 | 风吹王爷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