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鬼贝勒 > 第一章

鬼贝勒 第一章 作者 : 香弥

    初夏清晨,晴光灿烂。

    福宝心一边柔着仍带困意的眼睛,一边打着呵欠,端坐在梳妆台前让贴身婢女为她梳头。

    “小姐,若是妳还困的话,不如我去告诉晴咏格格,把游湖的时间延后。”看着主子还透着惺忪睡意的娇颜,玫儿体贴的建议。

    主子平时都要睡足四、五个时辰,今儿个只睡了三个时辰就起来,也难怪她一脸没睡饱的模样。

    福宝心摇摇头说:“不用了,晴咏好不容易来一趟江南,我不想坏了她的兴致,而且我听说清晨游湖赏荷是最美的,我也想瞧瞧荷花在清晨中绽放时有多美。”

    “可我担心这么早起,小姐这身子骨不知受不受得了?”玫儿利落地为她将一头黑如绸缎般的长发绾起,梳成两把头的发式,再在发上簪上一支珠钗。

    看着主子娇美的脸蛋上微透一抹红润,她不禁想起,就在三年多前,小姐还镇日缠绵病榻,苍白的脸上清瘦得没有几两肉。

    多亏那时大人决定将小姐送来江南养病,这才让她身子日渐好转,到现在,不仅不需要再喝汤药,还能跑跑跳跳,若大人见了小姐现下这般模样,怕是会高兴得不得了。

    “没那回事,我现在身子不知有多好呢,只是太早起来,还有点困罢了,玫儿,妳不要担心。”福宝心粉脸露出一抹娇憨的微笑。

    为她梳好发,玫儿端过一杯热茶递给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说:“对了,小姐,我昨日上街买芝麻糕时,好像看见洪公子了。”

    “咦,洪大哥来苏州了吗?”闻言,福宝心一脸惊喜。

    三年多前,她在来苏州途中,无意中搭救了因为受伤昏倒路旁的洪大哥,并收留他在苏州的福府里养伤。

    没想到他是个大夫,身怀精湛的医术,在养伤期间,他开了几帖药给她,还传授了她一套能强身健体的气功。

    不间断的服用了他开的药方,以及按着他传授的气功练身,她的身子竟一日日好转,从去年开始,就很少再生病了。

    不过,洪大哥只在府里住了一个多月,便离开了,这三年来不曾再回来过,让她一直很挂念他。

    玫儿微蹙眉道:“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洪公子,因为当时只是匆匆一瞥,我想叫他时,他便不见了。”

    想到惦念了三年的洪大哥也许会来看望她,福宝心忍不住拉着贴身婢女的手说:“洪大哥若是到了苏州,说不定会来看我,玫儿,不如今日妳陪晴咏去游湖吧,我留在家里等洪大哥。”

    玫儿忍不住叹道:“小姐,哪有做婢女的跑去游湖,却让主子守在府里的道理?”

    小姐性子温驯憨厚,从来就没有主子的架子,加上之前她长年卧病在床,都是自己陪伴在她身边,她明白小姐是真心把她当成姊姊看待,可小姐不懂得人情世故与尊卑之分,她却不能逾越了分际。

    福宝心担心的说:“可万一我俩都跑去游湖,洪大哥来到府里,没见着我们就走了,那怎么办?”这府里有六、七个下人,但洪大哥只跟她和玫儿比较熟,若是没瞧见她们,以他的性子说不定不会多做停留。

    见她一脸苦恼的模样,玫儿摇头笑道:“我的好小姐,当然是我留下来等洪公子,而小姐妳呢则陪晴咏格格去游湖,我保证若是洪公子来了,一定把他留下来,等小姐回来,好不?”

    福宝心眨眨水润的大眼。“噫,妳是要我一个人去游湖,那怎么成?”她活到十九岁,这辈子还不曾单独出过门,从她七岁那年开始,不管到哪儿,大她五岁的玫儿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明白主子在害怕什么,玫儿安抚道:“小姐放心,我会让轿夫送小姐到晴咏格格外婆家,届时,就有晴咏格格陪着妳,小姐不会是自己一个人的。”

    “可是……”

    “再可是下去,小姐可就要迟到了。”

    “那……好吧。”想到昨日与晴咏约在白阳客栈吃饭,结果迟到,被叨念一顿的事,福宝心不敢再迟疑,连忙起身。

    “洪奇峰,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再顽抗了,还不束手就擒?”男子低沉的嗓音如同他的眼神一样,冷峻得没有一丝温度。

    一手扶着受伤的同伴,一手握着三尺长剑,虽然灰白长袍已经浸染斑斑血迹,洪奇峰斯文俊雅的脸上仍是一片傲然。

    “宁晔,你要杀就杀,不要废话!”

    “你是钦命要犯,我不会杀你,我敬你是条汉子才这么劝你,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说着,手腕一抖,手中的长剑有如蛟龙般凌厉的刺去,顷刻间,就在洪奇峰身上再划下一道血痕。

    他志在生擒他,否则就算洪奇峰有三条命也不够他杀。

    洪奇峰很清楚眼前的情势对他极不利,若他肯抛下受伤的同伴,也许还有机会逃走,但他不愿这么做,只能负隅顽抗,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拚着这条命不要,也要重创这武功高得可怕的男人。

    就在他准备玉石俱焚时,忽然间有人扑上了宁晔,像只小熊般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洪大哥,你快逃啊!”

    “福姑娘,怎么是妳”定睛一看,发现竟是福宝心,洪奇峰一时怔住。

    “洪大哥,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走啊!”见他杵着不走,福宝心急道。她双手牢牢缠抱住宁晔,让他一时间无法出手擒下洪奇峰。

    方才轿子经过这附近时,隐约听见打斗声,她掀开轿帘往外一瞥,赫然望见有个男人拿剑要砍杀洪大哥,当下她想也不想便让轿子停下,直奔过来。

    “可是妳……”他若是走了,她该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的,你快带着你朋友走。”福宝心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处境,一心只想让他快点逃走。

    看看她,再望一眼伤重昏迷的同伴,洪奇峰牙一咬,扶着同伴,转身掉头就走。他心忖福宝心是礼部尚书之女,一旦亮出身份,宁晔应该不会太为难她。

    眼见洪奇峰要逃掉了,宁晔大怒,提气振臂甩掉那紧巴在他背后的女人后,要上前追去,岂知左脚无法抬起,他垂目一看,那女人居然趴在地上,双手牢牢抓住他的左脚。

    “放手!”

    “不放!”

    “我再说一次,放手!”

    “我也再说一次,不放!”

    宁晔不再说话,举剑要砍下,福宝心尖叫着松开手,宁晔立刻朝洪奇峰逃走的方向追去,但这一耽搁,人早就逃得无影无踪。

    他陰沉着脸回来,一把揪住罢爬起来,正低头掸着衣裳的福宝心。

    “妳是洪奇峰的同伙吗?”

    抬目瞥见他陰怒的脸,福宝心微微抖了下,但一想起他竟然伤了洪大哥,愤怒立刻驱散恐惧,怒叱,“什么同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拿着剑随便砍杀人,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正因为我眼里有王法,所以才要抓那人。”宁晔沉着脸打量眼前穿着一袭绣有荷花图案衣裳的福宝心,她清妍娇美的脸上一脸义正辞严,彷佛把他当成十恶不赦的坏人,双手还紧握着拳头,宛如想扑过来打他一顿般。

    福宝心不由得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可是钦命要犯,妳阻挠我抓他,莫非妳是他的同伙?”

    福宝心半点也不相信他的话,嗤之以鼻道:“你在胡说什么?洪大哥怎么可能是钦命要犯,要说钦命要犯,我倒觉得你比较像。”说着她打量他一眼。

    他面若敷粉、唇若涂朱、星眉朗目,可以说十分俊美,但此刻看在她眼里,只觉得他一脸凶残,还把洪大哥伤成那样,他才是那该死的钦命要犯。

    “妳不要再跟我装傻,跟我走!”冷叱一声,宁晔拽住她的手臂,准备带她到附近的衙门审问。

    “你带我去哪里,还不快放开我?”被他不由分说拖着走,福宝心情急的想扳开他的手。

    他却理都不理她,一径拖着她往前走。

    拽着她的手弄疼了她,福宝心皱拧秀眉,嗔道:“你再不放手,我要叫救命了哦。”

    他挑眉,“妳尽避叫,我倒要看看妳的同伙会不会回来救妳?”

    “我没有什么同伙……咦,等等,晴咏在等我,喂,你快点放手,晴咏最讨厌人家迟到了啦,我要是再不过去,一定会被她给骂死的。”福宝心这才想起跟晴咏之约。

    “晴咏?那是谁?妳的同伙吗?”他停下脚步质问。

    “她是……”忽然想起晴咏既聪明又凶悍,若是把这人带过去,说不定她有办法赶走这坏蛋,遂改口道:“没错,她是我同伙,我跟她约好要去游湖,你先带我去湖畔见她。”

    宁晔回头觑她一眼。这女人把他当成蠢蛋了吗?真以为他会信她的话。

    福宝心催道:“你还愣着干么,快走呀,要是让晴咏等久了,她骂人可是很凶的。”被他灼灼目光看得心里发毛,她赶紧再说:“当然,若是你害怕不敢去见她,你放开我,我自个儿去,不劳你送了。”

    说完,见他拽着她又往前走,但方向却不是往湖畔,她连忙急叫,“欸,你走错了啦,往湖边不是这个方向,是左边那边。”

    “谁说我要去湖边?”

    她一怔,“咦,那你要去哪里?”

    “衙门。”他冷冷的丢下两个字。

    “衙门?去那里干么?你要去自首哦,那很好,不过你先放开我,我必须要去见晴咏,让她等这么久,等一下她一定气得跳脚。”

    再回头瞥她一眼,盯着她如小鹿般纯真无邪的水润明眸,他心忖这女人究竟是脑子有问题,还是在戏弄他?

    他堂堂一个贝勒上衙门去自首?

    在他锐利眸光的注视下,福宝心缩了缩颈子,嗫嚅的道:“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很可怕。”让她觉得自个儿好像是被老鹰盯上的小白兔。

    收回视线,宁晔淡淡开口,“妳刚说妳的朋友在湖畔等妳?”

    “没错。”她一喜,以为他要放了她,连忙点头。

    “男的女的?”他再问。

    “女的。”

    “名字?”

    “晴咏。”她有问必答。

    “很好。”他拽住她继续往衙门的方向而去。

    “等等,你不是要放了我吗?”福宝心惊问。

    “我从没这么说过。”

    “那你方才问我那么多做什么?”她气道。

    “等到衙门,我会派人去将她抓来,这么一来,妳就不需要特地到湖边见她了。”斜觑她一眼,她气呼呼的模样,让他唇畔不经意的牵起一抹笑。

    “咦?”福宝心后知后觉的醒悟她被骗了,不禁嗔道:“你这个大坏蛋,你敢骗我,我告诉你,晴咏可不是好惹的,你敢去把她抓来,她会拆了你的骨头,你还不快放开我……”

    没人理她,福宝心就这样被抓进府衙。

    “妳是笨蛋吗?”挟着怒气的清脆嗓音回响在衙门的后堂。

    “不是。”福宝心低着头小声驳道。

    “那妳是傻瓜吗?”

    “不是。”头低得不能再低,福宝心不敢看向一脸恚怒的好友。晴咏现在一定气翻了,她可不敢多说什么惹她生气。

    “那为什么约好去游湖,妳却被人抓来游衙门,还连累我也被抓来了?”要不是她一来就表明自个儿和宝心的身份,此刻她们早被关进大牢了。

    晴咏恼怒的抬起她垂到胸前的头颅,但一看到她粉嫩小脸上满满的委屈和无辜,那气就先泄了七分,没办法再骂下去。

    发觉好友脸上的怒气似乎消了些,福宝心连忙伸手握住她的手,撒娇的轻摇着,“对不起嘛,晴咏,都是那坏蛋把我抓来,不让我去湖边见妳,还骗我说出妳的名字,妳要骂骂他呀,别一个劲的骂我嘛。”

    骂他?老天,她知不知道抓她来衙门的是谁?

    她哪有那个胆子骂有鬼贝勒之称的宁晔,所以当然是骂她呀,何况从方才宁晔贝勒的话里,她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知道错在她,可不在宁晔贝勒。理不直气不壮,要她怎么骂人家?

    “福宝心,妳脑子给我放清楚一点,妳妨碍宁晔贝勒抓人,包庇了钦命要犯,还要我骂他,妳想害死我呀!”方才知府大人和宁晔出去了,此刻这后堂只剩下她们两人,晴咏没好气的戳着她的额头。

    福宝心嘟囔着,“洪大哥怎么可能是钦命要犯?一定是他弄错了。”方才进了衙门,她已经明白那男人的身份,但她还是很难相信斯文儒雅的洪大哥会是钦命要犯。

    “宁晔贝勒说他是,他就是,这种事情人家怎么可能弄错。倒是妳,怎么会跟那钦命要犯扯上关系?”晴咏双手扠腰质问,唯恐好友被人给骗了。

    身为她最要好的朋友,她很清楚这笨丫头心思有多单纯。

    “我不是跟妳说过三年前有人开了帖药方给我,还教了我一套气功健身吗?”

    “不会就是他吧?”晴咏清丽的脸上,两道略显浓密的眉毛微微拧起。

    “就是洪大哥呀,要不是有他,我现在哪能活蹦乱跳的。”说时,福宝心瞥见又走进来的宁晔,像被踩到尾巴的猫,立刻躲到晴咏的身后,小脸悄悄探出,横眉竖目的瞪他。

    无视她带有敌意的眼神,宁晔双手环胸,审视着她问:“除了妳刚说的那些,妳跟洪奇峰没有其它的关系吗?”走进来时,他有听见她方才说的话。他不得不怀疑能让她不顾性命安危,也要让洪奇峰逃走,两人之间其实有更深一层的关系,譬如:男女之情。

    这个掠过的念头让他莫名有些不豫的微微蹙起眉。

    福宝心没好气的回答,“他当时只住了一个多月就离开了,我跟他还能有什么关系?我三年多没见到他,谁知道好不容易再见到他,你竟然那么残忍的想杀死他!”想到洪大哥身上那些伤,她便忍不住忿忿的瞪他一眼。

    “我没有要杀死他,我只想生擒他。”话一出口,宁晔才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跟她解释什么,冷下俊颜警告,“这几日若是妳有他的下落,立刻前来通报,妳纵放他的事我可以不再追究。”

    “我不要!”

    听她竟一口回绝,宁晔脸色倏地陰沉下来,语气森然的道:“妳如果知道他的下落却隐匿不报,就等同是窝藏钦命要犯,就算是妳阿玛也难保妳周全,还有,妳纵放钦命要犯的事,若要追究起来,连妳阿玛也难逃关系。”

    “事情是我做的,跟我阿玛没有关系,你不要扯到他身上。”听见他的威胁,福宝心仰起气鼓鼓的小脸,如小鹿般水润的双眼忿忿的盯着他,心忖,这人果然是个坏蛋。

    知道好友憨直的性情,又见宁晔变了脸,晴咏连忙居中缓颊,“宁晔贝勒,宝心是小孩子脾性,你大人大量不要跟她计较,若是得知那人的下落,宝心一定会来通报宁晔贝勒的。”

    “我……啊!”福宝心刚要开口,腰就被晴咏用力掐了一下,让她痛呼一声,接着又看见好友投来的警告眼神,只好讪讪地闭上嘴。

    宁晔再扫向她一眼,这才旋身离开。

    福宝心抿嘴怒瞪着他的背影。

    不管洪大哥是不是钦命要犯,她才不会出卖他,恩将仇报是会遭雷劈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鬼贝勒最新章节 | 鬼贝勒全文阅读 | 鬼贝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