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错惹大男人 > 第十章

错惹大男人 第十章 作者 : 余宛宛

    两人并肩离开齐威家时,因为已经是早上十点钟,齐威家里没有半个人在,只有蓉蓉留了一张便条纸,表示冰箱里有新鲜柳橙汁,要耿毅多喝一些。

    白心蕾帮他拿了果汁,他一口气喝掉半瓶后,两人便一起回到耿毅位于对面的住处。

    耿毅走进客厅,瞄了一眼她仍抛置在原地的衣物,随口说:“我洗澡的时候,你可以顺便整理一下家里。”

    “拜托,干么说得好像家里很脏乱一样,你平常办公时,桌面才吓人好不好。”她望着地上的衣服,倒也不觉得有多混乱。

    反正,屋子很大间,一点混乱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我工作完后会马上收拾。”他反驳道。

    “我出门前也会收拾好啊。”

    “但是,那时候已经乱了一整个晚上了。”

    白心蕾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脸,发现他真的会在意这种事,搞不好已经隐忍她很久了也说不一定……

    “你真的变了很多。十年前,你老是把我的屋子弄得一团乱,然后我就要追在后面气呼呼地收拾。”她戳着他肩膀,不可思议地扬高音调说道。

    “当年,你通常只会收拾得愈来愈乱,最后还不是要我出手解决。”耿毅捏捏她的面颊,忍不住低笑出声。“我只是没想到事隔十年,你还是一样不长进。”

    “拜托……难道你就对家事很行吗?”她轻哼一声,不喜欢屈居下风。

    “你没搬进来之前,屋子都是我自己打扫的。”他说。

    “难怪我之前问你清洁人员我久来一次时,你的表情很奇怪。”她突然觉得大事不妙,因为相较之下,她真的显得很糟糕。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她想象中的自己应该是要宜室宜家。至少要比他宜室宜家吧!

    “我不喜欢让别人碰我的东西。”

    “可是……我累了一天,回家还要打扫,你难道想要我变成黄脸婆吗?”她换个策略,一手握着他的手臂,可怜兮兮地说道。

    “至少把东西放在同一个地方,不要扔得到处都是。”老实说,他对她的要求不高。

    “职业妇女辛苦工作完一天,随手乱丢东西,可以释放压力。”她觉得颜面无光,努力为自己辩护。“你十年前也很会乱丢啊,我是被你影响的。”

    耿毅望着她鼓鼓的腮帮子,长眸一眯,忽而低笑出声。

    他以前确实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但是打从十年前和她同居两个月之后,他就开始努力改变习惯,因为想成为和她同一类的人。

    “你笑什么?”她戳他的肩膀,很心虚地红了耳根。

    “我在想,不知道是你受我影响厉害,还是我被你影响的程度重一点。”耿毅揽着她,走向房间,沿路随手拾起她的衣服。

    “总之,现在是人管我多一点。”她抢回衣服,快手地收拾一地凌乱。“我以扣不乱扔东西在客厅,这样总可以了吧。干么跟人家计较这些芝麻绿豆小事。”

    小声叨念完之后,忍不住嗔他一眼。

    “我不是爱计较,只是认为有问题时,要提出来。瞧瞧你绝口不提的子宫肌瘤,还有我所恐惧的过去陰影,这些疑心病生出了多大的暗鬼?”聪明人绝不会犯第二次错误。

    “好吧,那你对我不家什么建议,你一并说清楚好了。”刀子昂起下颚,一脸已做好接受打击准备的姿态。

    “我希望你不要再勉强下厨了。”那样遭殃的人都是他,因为她为他做的东西,不论能吃与否,他都还是会吞下去。

    “够了,我的心脏没办法一下子承受那么多。你还是恢复原本那个有心事的家伙好了,至少没空管我这么多。”她哇哇大叫着,耳朵上的辣红已经蔓延到脸颊。“好了,好了,别站在这里闲扯了,赶快去冲个澡,我们要出门忙碌了。”

    白心蕾拉着他的手,把他推进房里后,她声吟一声,脸埋入掌间衣服唉声叹气。

    好丢脸!

    亏她还老是以完美公主自许,没想到才共同生活没多久,就什么事都被打出原形,真是窘毙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反正她最糟的样子,他全都看过了,而且完全没有受到惊吓的模样,那表示他对她的爱,早已超过形象,那她又何必太担心呢?

    念头才这么一转,白心蕾霎时觉得大轻松。

    她抬起头来,脸上再度恢复一贯完美自信的笑容,然后她转身用最快速度冲向房间,收拾她造成的后果。

    日后,一定让他刮目相看!

    白心蕾说要带他去消灾解业,耿毅相信她。

    但是——

    他真的没想到白心蕾竟会带他到各大宗教道场参观巡礼,不但叫他祈福上香,请师父开示,还要他坐在教堂里与神你、修女长谈他的年少历程。

    每个人都称许他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大家也都要他放眼未来,千万不可再被过去缚绑。于是,耿毅点头点到脖子快怞筋,要不是白心蕾死命拉着他的手,好几回他都想要心满意尿遁离开。

    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当白心蕾第五次把他过去事迹说给一位主持师父听时,耿毅已经觉得自己应该是个超级大笨蛋,才会把别人的罪恶全都揽到自己身上。

    时至黄昏,耿毅果断地阻止白心蕾前往第六家的正信道场的提议。

    “我没事了。”耿毅走到路边停车格,拿出钥匙开门坐进他的黑色BMW时,他宣布投降。

    “真的都没事了?”坐在副座的白心蕾瞄他一眼。

    “以前的耿毅已经死了。”羞愧而死。

    “回去,这本佛经读三次,咒语念十次,睡觉前刻跟上帝祷告。”她拍拍他的头,用导师口吻说道。

    “你这样每门每派都来一点儿,不怕样样通,样样稀松?”耿毅一挑眉,很铁齿地说道:“况且,那些咒语,我又不懂它们的意思,念了有用吗?”

    “第一颗——心领端正,有拜,有祈祷就有保佑啦。第二颗——我听师父说过,咒语本身是一种“声音的感应”。你专心在咒语的音韵、音频里,心就会平静啊。我瑜咖老师也说过,瑜咖所发出的某些音频可以和宇宙自然结合,天人合一之后,你还怕什么!”

    白心蕾拍拍他的肩膀,愈说愈激动愈觉得自己具有传教的物质,考虑要去当各大宗教团体的义工。

    “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相信这些。”他望着她神采飞扬的激动模样,忍不住笑出声。

    “对你好的,我干么不相信,而且你看看那些发心做好事的人,他们的目光都不会闪躲,个个气色都很好。我想是因为他们心胸很开阔,相由心生嘛。”

    “是啊,我捐钱时,他们气色更好。”他没跟宗教打过交道,还是不太适应。

    “捐钱有什么不好?一来代表你有钱,二来可以帮助宗教吸引更多的人来里头打到平静。很好、很好,功德无量嘛。”白心蕾一本正经地说着,俨然就是她平时跟客户简报公关活动可以获得多大利益的自信模样。

    耿毅看着她身穿华丽蕾丝衬衫,斜背香奈儿包,脚踩看似昂贵的高跟鞋的高贵姿态,忍不住大笑地揶揄着她。

    “你这样空间是有在修还是没在修啊?”

    “修行就是修定行为,所以,我每天都在修!”她一本正经地指着人鼻子说道:“你也要一起修!”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间轻吻了一下。“我今天到每一个道场,寺庙或教学时,都有跟菩萨、上帝道谢。”

    “谢什么?谢它们让你遇到我?”她睨他一眼,嘴角忍不住偷笑。

    “对。”

    “算你有眼光,要遇到我这种善知确实也不容易。”

    “拜托你,可不可以不要再传教了?听了一天的教诲,我们快点回家……”他声吟了一声,往她身后的便利商店看去一眼。“等等,我先进去卖杯咖啡,听了一天的教诲,我现在很需要提神醒脑。你要吗?”

    “我不要,我在车子里等你。”

    白心蕾见他走进便利商店,她从斜背包里拿出雕花小镜子察看着脸上妆容。

    咦?白心蕾从镜子里看到——

    一名小混混正拿着钥匙,沿路刮刻着路旁的汽车烤漆。

    白心蕾眉头一拧,马上打开车门,双手往腰间一擦,妖声嚷道:“你怎么可以随便刮刮人家的车子!”

    “臭女人,少管闲事!”小混混瞪她一眼,故意刮出更响亮的轧轧响。

    白心蕾拿起手机,按下设定钮。

    “警察先生,我这里是某某路几号的便利商店,有流氓在刮车……好,再见。”

    “警察还没来,先揍得你鼻青脸肿!”小混混一看她挂断手机,马上朝她冲了过来。

    白心蕾机灵地从包包里拿出哨子用力吹了一声后,马上冲到便利商店门口。

    “这里有摄影机,你可以再靠近一点!”她说。

    “臭女人!”小混混被惹恼,掏出一把刀子走向便利门口。

    当!

    便利商店的门一开,耿毅走了出来,手捧着一杯咖啡,白心蕾马上躲到他后面。

    “干什么!”耿毅一看有人持刀,厉声一喝,高大身影迎来地往前一站。

    小混混一看对方高他一颗头,马上转身就跑。

    白心蕾则抢过耿毅手里的咖啡,往小混混的方向一扔。

    “有本事就自己赚钱买车回来刮啊!”她对着小混混的背景大喊一声。

    喊完,她抬头看着耿毅。

    他正板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你空间要到什么时候才知道仗义执言固然要紧,但是自己的安全更重要!”耿毅忽然大吼出声,雷鸣般的问题是大到白心蕾连忙伸手捣住耳朵。

    她后退一步,他则怒不可抑地又上前一步。

    “我已经打电话报警了,而且你没看我正准备往便利商店里冲吗?我现在对于路见不平这件事。已经很有心得了,总是要有人站出来发现不平之鸣啊。”她一脸去留无辜地说道。

    “万一对方尾随你呢?”他还是继续瞪着她。

    “我会观察形势,必要时就会请警察先生护送我回家,他们都对我很好。”她拍拍他的手臂,一副天下太平的模样。

    “以后有我在的时候,才准仗义执言、不平则鸣,知道吗?”他不买账,继续对她吼。“你十年前就因为乱来,差一点倒大楣,怎么一点教训都没学会!”

    “知道了……我知道了……”白心蕾见他愈吼愈大声,转身一溜烟地钻进车子副座,乖乖扣上安全带。

    耿毅板着脸,大步走向驾驶座,满脑子都是接下来要如何教训她的念头。

    “教授!”

    一群年轻大学女生从角落走出来,一看到耿毅马上双眼发亮地冲了过来,把他团团围住。

    耿毅面无表情地看着这群企管系的学生,不明白一星期才上她们一堂课,她们是在热情个什么劲。

    “教授,我们今天开水饺大会,你要不要一起过来?”女学生问道。

    白心蕾坐在车内,双臂交握,满脸不爽地看着他被青春小鸟包围。

    她啪地解开安全带,仪态万千地下了车。

    “耿毅。”白心蕾朝着他伸出手。

    耿毅走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而立,脸上仍是凛怒姿态。

    “教授,她是?”女学生们非常不客气地把一身贵气的她打量了一会儿。

    “我未婚妻。”耿毅说道。

    “大家好。”白心蕾勾起一个名媛笑容,勾住他的手臂。

    “那么师母要不要一起来包水饺?”女学生们再度起哄。

    “她不会。”耿毅勾了下唇角。

    白心蕾看出那是一个未成形的微笑,美目一挑,警告地看他一眼。

    “我舍不得她学。”耿毅揽着她的腰,补充了一句。

    她赞许地对他点点头,认为他这题答得很好。

    “好浪漫喔!”女学生们异口同声地说道,望着耿毅的目光更加倾慕。

    “我们先走了。”耿毅揽着白心蕾的腰,替她拉开车门。

    白心蕾对青春小鸟们露出一个超完美微笑,用一种连皇室成员都要自叹弗如的优雅入座。

    只是,车子才上路,她马上鼓起腮帮子。

    “原来你这张冷脸在学校很受欢迎嘛。现在可好,我连你去学校上课,都要提心吊胆。你对她们干么那么慈眉善目?”她不爽说道。

    “我有吗?”他奇怪地瞥她一眼。

    白心蕾定神一想,他刚才确实冷冷的,只是学生一窝蜂的热情,让人感觉他也变得热情了一样。

    不过,话题还是继续停留在这会安全一点,免得他又想起来要对她的人身安全做出火冒三丈的批评指教。

    “你会不会包水饺?”她佯装兴致盎然地问道。

    “我可以做一桌菜。”他都被地回答。

    “很了不起吗?”厚——又显得她很没用。

    “没有你懂得安慰人心,这件事来得重要。”耿毅拍拍她的头。

    “算你有眼光。不,算我有眼光。”她突然变得爱计较了起来,谁要他什么都会,好像她除了工作之外,就只是个漂亮娃娃一样。

    她爱家顾家,善尽社会义务,为善从不落人后,对心爱的男人可以完全包容,优点多到可以去选好人好事啦。

    车子在红绿灯前停了下来,耿毅望着她不开心的脸庞,侧过身在她唇间印下上吻。

    “谢谢你爱我。”

    白心蕾心窝一甜,勾住他的颈子,回以一个、两个、三个吻。

    “因为我的爱,所以人变得完整?”她故意装出拽拽样子,声音却很撒娇。

    “没错,你是我心中最好的女人。”他咬了下她的唇,感觉到她的笑意。

    “那你还不快点开车回家,跟我排练做人的课程。”她双眼大睁。一本正经地命令道。

    耿毅大笑出声,对于这道懿旨,当然——

    绝对服从。

    不过,在踩下油门服从之前,他还是先下了一道命令:“以后见义勇为前,记得要先用脑子,知不知道!”

    “知道了。”白小姐嘟了下嘴,不情不愿地答道。

    不过,她脸上那副被心爱大男人管得心甘情愿的笑容,却是谁都瞧得出来的幸福啊。

    三年后——

    就在白心蕾与耿毅同居七个月之后,传出她怀孕的好消息。

    耿毅当下开始安排结婚事宜,白德风则是家里最眉飞色舞的一个。他的公司整顿有成,他转手续出资产后,成功地退休下来,过着与朋友环岛、爬山的惬意生活。

    耿毅与白心蕾婚后八个月,宝宝诞生了。一男一女的龙凤胎,漂亮得就像婴儿食品月历的模特儿。

    男娃娃耿文的样子像清秀版的耿毅,有着一双清亮的长眸;女娃娃耿舞则遗传了妈妈的明眸与朱唇,一句话还说不完全时,就爱叽哩咕噜地说话。

    两个娃娃睡觉、洗澡时都黏妈妈,但是平时完全就是爸爸王国的臣民——因为爸爸会抱高高,会陪他们玩到格格笑。

    星期天是保姆休息日。白心蕾起床后,带着一对儿女来到厨房,准备大展身手。

    “蛋蛋!饼饼!爸爸煮!爸爸煮!”耿舞说道。

    “妈妈煮的蛋也好吃啊。”白心蕾不服气地说道。

    “妈妈的蛋,苦苦。”耿舞说道,还吐吐舌头。

    “苦苦。”耿文跟着附和,还一本正经地点头。

    “什么嘛,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看我怎么对付你们。”白心蕾作势欲抓两个小孩,伸手却呵小孩有痒。

    小孩兴奋起来,一边大叫一边大笑,在厨房里飞乱跑窜着让白心蕾追着跑。

    “一大早就玩得这么疯啊?”耿毅笑着走进厨房。

    “爸爸煮、松饼、吃吃!”耿舞先扑到爸爸怀里,先点餐之后再告状。“妈妈,坏坏。”

    “我哪里坏,我好心要煮东西给你们吃耶。”白心蕾把女儿拉进怀里,再接再厉地进行最不留情的呵痒攻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耿舞格格笑,小小头颅直往妈妈肚子里钻。

    “文文也要。”耿文扯扯妈妈的衣服说道。

    白心蕾于是发挥神力女超人魔力,一手抓一个,同时让他们笑哈哈。小家伙笑到东倒西歪没力气,最后全都趴在地上滚。

    “别躺在地上。”家中卫生股长耿毅出手把两只小孩拎到餐椅上。

    “爸爸煮煮。”耿舞抱着爸爸手臂说道:“妈妈,不要煮煮。”

    “你又想下厨了?”耿毅推推眼镜,挑眉看向一脸不服输的老婆。

    “我上次不就成功煎出荷包蛋了吗?”她双手擦腰示威地说道。

    “上次是我帮你把蛋翻面的。”他好心提醒她。

    “你没听过一回生,二回熟吗地?”

    “老话一句,如果你做完之后,可以不要强迫我吃下去的话,我不介意你练习到海枯石烂。”耿毅给小孩们再倒了杯牛奶,还各给了一块巧克力饼干沾牛奶。

    小孩们太高兴,三两下就忘了爸妈,吃到满嘴满脸满桌子饼干屑。

    “拜托,我才没有那么差。”她嘟了下唇,恼他瞧不起人。

    耿毅望着老婆,上前一步柔柔她完美的波浪鬈发。

    生完孩子后,她变得丰满了些,不过,身为丈夫的他,对这事没什么好抱怨的。反倒是她对自己的要求比较严格,老说要再追加瑜加课程,好恢复以前的腰身。

    “你要知道人不可能什么都完美,你这样已经够让人嫉妒了。”因为即使经过无数次练习,白心蕾还是个厨艺白痴。

    下水饺时,问他锅里要浮出几颗泡泡后才算水滚。锅里的油只要溅起来一点点,她就会从厨房直冲到客厅。要不是见识过她办活动,刮风下雨也要照样办得出色的毅力,任谁都会怀疑她只是空长了一张漂亮脸孔。

    “就只会说好听话哄人,就怕我做早餐荼毒你,对吧。”

    “星期天早餐就由我来替你们三位母子服务,你就负责穿上你的蕾丝围裙违心倒牛奶,可以吗?”他笑着问道。

    “好吧。”白心蕾嘟了下唇,拿起那件美到像是性感女神下厨时穿的蕾丝围裙,拿起玻璃牛奶罐。

    “亲爱的宝贝们,这个牛奶是妈妈为你们慎选的采用六十五度低温杀菌法的花莲吉蒸牧场的秀姑峦鲜侞。因为如果以高温来杀菌牛奶,牛奶里的酵素会通通不风。而且,有个很厉害的日本肠胃科医生认为牛奶对人体没有好处,如果真爱喝的话,就要喝这种低温……”

    “牛奶牛奶!饼干饼干!”孩子们张开沾了一圈牛奶印子的嘴巴,敲着杯子大叫着。

    “耿毅,你这两个孩子不听教。”白心蕾苦着一张脸,回头跟老公抱怨。

    耿毅回头对她一笑,利落地打蛋、和面、做松饼。

    白心蕾望着他拿锅铲时性感得不可思议的脸庞,忍不住偷笑。

    当初还以为惹到一个大男人,没想到这个大男人不但能捍卫天地,而且还厨艺一把罩。

    面对如此绝品,她当然乐得继续在生活里一直装傻下去,让他有机会长久服务啊。

    “你们吃完早餐了吗?小天使。”厨房门口传来一声软软叫唤,章蓉蓉正站在那里对孩子们微笑着。

    “姑姑!泵姑!”两个小孩一看到姑姑,牛奶饼干都不要了。

    两人四只手在空中飞舞,急着要人抱他们离开餐椅,因为姑姑会玩很多游戏,还会弹琴唱歌,很好玩。

    白心蕾将两个孩子拎了出来,他们马上冲进章蓉蓉怀里。

    “姑姑——姑姑——”

    耿毅和白心蕾一看到章蓉蓉在孩子们面前笑逐颜开,好象又恢复到从前无忧无虑的模样时,两人心里才放心了些。

    半年前,蓉蓉和朋友到杜拜自助旅行,没想到就此消失无踪。章蓉蓉的爸妈和耿毅、齐威运用所有关系,翻遍了杜拜,却完全得不到她的半点行踪。直到上个月,他们才终于在杜拜一间医院里找到人。

    章蓉蓉一看到他们就掉泪,却什么话也不肯说。她身上没有任何伤势,只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主动开口说话。

    白心蕾和孟欢儿委婉地问她发生过什么事。

    章蓉蓉只说:“我爱上了一个男人,他现在是别人的丈夫。”

    “如果让我看到那个男人,我一定……”耿毅望着妹妹,眉目凶恶了起来。

    “你气个什么劲啊,我倒觉得蓉蓉没怪过他,她听起来比较象是不舍。”白心蕾打断他的话,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舍?他都已经结婚了,还不舍个什么!”耿毅眯起眼,大掌紧握成拳。“那是蓉蓉太善良,那种男人就该整治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了,不要摆出流氓样子,吓坏孩子。”白心蕾扯扯他的手臂,安抚地说道。

    耿毅紧抿着唇,深呼吸几回,花了一点时间才收敛起凶神恶煞姿态。

    “我们帮蓉蓉介绍对象。”他说。

    “我不认为她会这么快接受新感情。”这人这么快就忘记情伤有多难痊愈吗?

    “没有不能淡忘的感情。”耿毅坚定地说道。

    白心蕾瞥他一眼,还挑了下眉。

    “我们例外。”耿毅揽着她的肩,连忙补充道。

    白心蕾抱住他的手臂,靠在他身侧,默默地与他一起望着小泵。

    她觉得情伤很难熬,因此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希望蓉蓉能够早日走出那一关,再度真正地开心起来。

    毕竟,不管遇到了什么苦境,人都是要往前看的。因为那是唯一能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方式,不是吗?

    【全书完】

    书后小记:

    *齐威跟孟允儿的故事,请看橘子说699《不情愿分手》一书。

    *章蓉蓉的缠绵曲折情事,请期待采花近期《不舍》一书。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错惹大男人最新章节 | 错惹大男人全文阅读 | 错惹大男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