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怒剑狂火 > 第二十七章 恩怨勾销

怒剑狂火 第二十七章 恩怨勾销 作者 : 柳残阳

    火光染红了整个唐山黑虎寨,照得山寨后面的峭岩顶上面宛如洒下一片赤红阳光——

    于是,峭壁上面的人影也清晰可见——

    是的,“一阵风”全力与“飞毛腿”赵干两位“百灵堡”的堂主,已率领着一百名弟兄杀到了绝岩上,隐隐的从上面传来凄厉的尖号与狂骂……

    这时,石敢与白文定二人已拦住“人面蛛心”佟老古,“火心烟袋”闪击怒点才一招,佟老古已倒翻三丈外怒视着这处谷底大火,破口大骂,道:

    “娘的老皮,谷里藏有奸细?”

    哈哈一笑,“快刀手”石敢道:

    “老家伙,你才明白。”

    佟老古沉喝道:

    “谁?”

    一边,“飞花公子”白文定道:

    “是你祖爷爷。”

    扭缠腾翻,“火心烟袋”暴砸如激流怒漩,半空中便立刻一阵“叮咚”撞击声,“快刀手”石敢已怒矢般闪跃在两丈外,落地重起,两人倏接又拼,佟老古已发觉对方的一对尖刀快得几乎难以封阻。

    一边,“飞花公子”白文定突然扑击而上,人在空中,他暴甩左手,两支“梅花钉”已“嘶”的直奔佟老古面门——

    奋力狂旋,佟老古的“火心烟袋”横扫力卷,一面却冷冷暴踢右足——

    “哦!”白文定不及打出右手“梅花钉”,右胯内侧被踢得倒翻三丈远,差半尺未踢中要门地方。

    佟老古一声厉笑,如影随形的直取地上白文定,石敢狂叫道:

    “小心!”人随声至,石敢猛的往佟老古便扑,空中一声尖笑,只见佟老古“叭”的一声撞跌在地,而白文定就地急翻三滚,勉强撑地站了起来。

    后面,石敢的尖刀快不可言的抹过倒地凄叫的佟老古人头。人头翻滚中,石敢才看清白文定的两支“梅花钉”牢牢的嵌入佟老古双目。

    残酷的拼杀狂烈地进行着,石敢走近白文定,道:

    “伤得如何?”

    白文定道:

    “幸未被老东西踢中要害。”

    咬牙,石敢厉喝道:

    “走,杀上吊桥去!”

    白文定点头,道:

    “正有此意!”

    不料吊桥一端,“飞刀”齐步前正闪展腾挪,暴旋猛扑,口中连连狂叫,双手虚虚撩撩的正与“铁汉”张召、“判官”苗强二人杀得十分惨烈——

    白文定心中暗自打量,想起青河岸齐步前以飞刀伤人的嚣张,遂暗中摸了四步“梅花钉”在掌上。

    那面,“铁汉”张召的十指箕张,大鹰爪功已聚集十二成功力,就在苗强的一对判官笔暴点中,腾身扑击!

    几乎三条人影同时腾高三丈,半空中锐芒激荡,哼哼不断,鲜血在人尚未落地的时候已向四下洒落——

    “咚咚咚”,三个人齐落地,苗强的肩胸之间,正插着一把柳叶飞刀,刀没一半入肉,痛得他几乎握不住右手判官笔!

    张召的左掌血流如注,敌人的柳叶飞刀未夺下,手掌被齐步前狠狠削了一道血口!

    齐步前落地几乎跌倒,他的左腿被苗强的左手判官笔狠命的扫得皮开肉绽,痛得他“丝丝”不已!

    一些征兆也没有,暗中四支“梅花钉”已分四个部位劲射而来!

    再次一声狂号,齐步前挺胸回头,破口大骂道:

    “近你娘,竟敢暗中对老子下毒手!”

    哈哈一笑,白文定道:

    “彼此!彼此!”

    齐步前奋起余威,坐直身子,双手急甩狂挥不断,便晃溜溜冷芒,流星曳空般十九把插在腰上的柳叶飞刀径往白文定、张召、苗强三人一阵激射……

    张召旋身急闪,双掌忍痛拍击,而苗强更是手忙脚乱,左闪右躲……

    白文定是暗器名家,他站在三丈外双足不动,眼明手快的出掌拍落七把飞刀,便在齐步前双足中了他的梅花钉而无法行动,身上的飞刀射完,忽的一个空心跟斗自齐步前头顶翻过!

    “吆——”齐步前一声惨呼,头顶上插着一支梅花钉,“咚”的便横死在地上。

    那面,石敢已往吊桥上扑去。

    白文定立刻对张召、苗强二人道:

    “二位的伤……”

    张召咬牙道:

    “还挺得住!”

    白文定指着吊桥,道:

    “走,我们冲上去!”

    四个人旋风般的一路冲上正要上吊的那座巨型吊桥上,堤岸边,八个大汉已挥刀横在那里拦阻了!

    双手摸了两把“梅花钉”,白文定人未到便抖手打出一把“梅花钉”!迎面三个大汉已抛刀翻滚在地上,“快刀手”石敢当奋不顾身地扑杀过去。

    不旋踵间,张召与苗强也扑到岸上,五个大汉见冲上来的四人有两个受了伤,胆气一壮,便发一声喊举刀便杀。

    嘿嘿一声冷笑,“快刀手”张召突然矮身疾进,双刃尖刀左右逢源,流灿炫闪,便听得数声尖吭嗥叫,三个近身大汉有两个旋身洒着鲜血直落入堤下面的水潭中。

    腾身而起,张召冷哼一声,暴伸右掌,“噗”的便插入一个大汉双目,狂烈的一声嘶叫,大汉抛刀捂面,打横倒在吊桥边,就地一阵翻滚,直到双腿一蹬昏了过去。

    “快刀手”石敢走至吊桥的粗缆边,一阵刀声,直把一根粗缆劈断!

    从上面往下面看,火把在飘忽游走,人影在相互追逐,远处,君不豪与铁石心杀得好不激烈。

    白文定沉声道:

    “走,我们接应堡主去。”

    点点头,石敢道:

    “快!”

    在距离半里远处,火光已把整个山谷照得一片血红,朱红大门下面,分别的两头黑石巨虎,看来更见狞厉,琉璃瓦卷盖的丈五高黑石围墙内,递进的大庄院中“噼噼啪啪”声不绝不时地传出屋塌梁倒轰声。

    便在白文定四人刚刚扑近大门下,突见一条人影——不,是两条人影,狂风卷云般掠来。石敢跃起三丈,双刃尖刀交劈如电——

    空中响起两声脆鸣,石敢突然一个倒翻落在地上!他正要挥刀再上,对面那个左手挟着一名女子的汉子已沉声道:

    “是石堂主?”

    石敢立刻应道:

    “堡主?”

    点点头,大汉走近石敢,道:

    “前面情况如何?”

    石敢四人喜极,张召已呜咽起来……

    噎着气,石敢道:

    “回堡主的话,前面二当家正与姓铁的力拼着,情势上我方已控制全局了。”

    蒙面人,不错,正是仇心良,当然就是胜英,他低声对挟在左肋女子道:

    “姬儿,你暂时跟着他们四人,我去去就来。”

    点点头,段姬儿道:

    “千万小心了!”

    胜英把段姬儿扶给张召,道:

    “你四人小心护着她,我去助二当家。”

    腾身而起,刹时已去得无影无踪。

    现在,近那片大竹林附近,官永与巴子龙以及“白鹞子”郭冲三人合力围杀“百窍通”水火一人,在此同时,包公度与李淦二人把个褚天彪追杀在一片竹林中,交互追逐扑击。包公度不时一声厉笑,道:

    “你他娘的滑溜得像个老泥鳅,干嘛呀!”

    褚天彪只是闷不吭声……

    “大龅牙”李淦旋身在褚天彪的砍刀冷芒中,突的打横一跤跌趴在地上,身子翻滚却被一根巨竹挡住,褚天彪一喜,举刀便往李淦劈去。

    不料李淦玩诈,他是故意卖弄破绽,就在褚天彪砍刀砍落的刹那间,飞快的钢刀贴着右手臂狠狠的送入褚天彪的肚子里。

    好一声凄叫,褚天彪双手捧着狂溅的鲜血,双脚交互盘旋直往竹林中晃去……

    怒扑而上的包公度,几乎惊出一身冷汗,一把揪住李淦,包公度骂道:

    “你他娘的要吓死我老包呀。”

    嘻嘻一笑,李淦道:

    “姓褚的太滑溜,不用些歪点子如何才能收拾他。”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越过吊桥而扑到君不豪面前,一声暴喝:

    “住手。”

    “追魂老六”君不豪已是小臂浸血,满身汗浸,闻喝声,怒翻三个空心跟斗落在三丈外,抱拳,恭谨地道:

    “堡主。”

    “飞天虎”铁石心见来的是仇心良,而君不豪称他堡主,不由怒骂道:

    “仇心良,你究竟是谁?”

    冷冷哼了一声,胜英沉声道:

    “铁石心,你也有今日?”

    忿怒得牙齿“咯嘣”响,铁石心骂道:

    “好个奸险滑诈的胜英老儿,你好大的狗胆,竟然化名仇心良欺蒙铁大爷。”

    缓缓的,胜英道:

    “良知未泯,只为心中充满仇恨,故名仇心良。所幸上苍未辜负我胜英一片苦心,终于给我一次复仇机会,姓铁的,你拿命来吧。”

    金芒怒旋,“旋天环”已洒着万道金芒直罩向胜英头顶。“金刀太岁”胜英手上是一把夺来的钢刀,这时上身一偏,寒芒一溜飞快的迎击而上。

    “呛”的一记脆裂震响,胜英的钢刀竟被金环斜荡一边,他自己也往后退出一步。

    “追魂老六”君不豪已挥剑直扑而上,边厉声道:

    “堡主,合力击杀此獠。”

    仰天哈哈狂笑,铁石心枭叫道:

    “来吧,铁大爷全接下了。”

    就在这时候,附近传来一声极其冷酷的叫声:

    “兄弟们,我们的堡主来了,向黑虎寨讨血债的时候到了,杀。”

    大竹林那面,已听“铁算盘”官永厉叫道:

    “郭堂主,我们品字形围杀,尽快打倒姓水的小子。”

    “百窍通”水火闪挪横截,五节精钢棍吞吐暴砸,仿若云里蛟龙,他旋风似的尽力往三人圈外闪跃,边喝叫道:

    “娘的,不定谁打倒谁。”

    斗然间,官永闪腾的身形空中暴斜,“哗啷啷”一声响中,空中黑点较相连接,十二粒铁算盘子便猝然劲射而出。

    惨叫如泣,水火的五节棍弯弯曲曲的抛上了半天,口中“噗”的吐出一粒算盘子,一边的巴子龙便拦腰怒挥一鞭,直把个水火卷翻在三丈外,郭冲怒劈一刀直把水火大半个人头砍得血糊淋漓,惨不忍睹。

    深谷内的大庄院上,黑影乱奔,尽是妇女尖声狂叫……

    从火光中望去,只见不少长绳索自悬崖上垂下来,已有不少“百灵堡”弟兄自上面往谷中下落,隐隐的已听得上面“一阵风”全力在大叫着弟兄们快往谷中滑……

    水潭附近,逍遥庄的齐向天与八仙镇的关大海,“大响鞭”安心郎,以及香山的“铁弹子”彭章,四人已被高威、陶勇、戈清松、胡迁、石坚等十三个“百灵堡”正副堂主团团围起来好一阵狂杀。

    齐向前四人哪会是这些人对手——

    齐向前就在一次贴地暴进尚未挺直身形,只见黑影劲旋,“咚”的一声,胡迁的包头铁拐正捣在他的后脑勺,齐向前只“吭哧”一声便瘫在地上。

    在此一刹,“大关刀”李彪的长把关刀猝闪,“当”的一声磕开了关大海的厚背刀,李彪旋身如电,气吞河岳的一刀把关大海连肩带臂劈成两个“半”血人,“哦”了半声便倒仰地上。

    一粒钢丸“呼”的直奔李彪面门,猛的偏头,一声脆响,李彪的左面颊上立刻肿起三寸包,左面的牙齿全被震碎,而李彪却连吐出碎牙也没有,猛的大旋身举刀便砍,“大响鞭”安心郎的长鞭已卷上李彪刀头,算是救下彭章劈头一刀。

    高威已杀红了眼的大叫道:

    “圈紧了乱刀砍。”

    怪叫着,阿万奋起青铜棍一连就是三十六棍。

    眨眼间,“银刀”戈清松旋刀疾扑安六郎。当戈清松的银刀劈开安六郎的顶门的同时,空中怒鞭已缠上戈清松的脖子,虽未被安六郎及时力怞,但鞭势仍把戈清松缠绕得涨红了脸。

    现在,“铁弹子”彭章的八粒铁丸用完,他只交替拍出七掌,便惨叫一声死在乱刀之下。

    整个唐山峡谷中,除了寥落的几处顽抗,已不值得令人担心事外,就只剩下胜英与君不豪合力搏杀铁石心了……

    峡谷口的火把已慢慢在集中,三条火龙般的往谷中奔过来,从这些人的喊杀声分辨,全是“百灵堡”弟兄。

    堤岸边上,水潭前面,“飞天虎”铁石心的“旋天金环”又像巨浪怒潮般汹涌旋向胜英。这次,胜英不再封闭敌招,只见他身形掠起,砍刀下斩,猝然空中连闪,怪异的连杀连翻,每一翻转便是九刀连斩。他虽握的不是金刀,但这把砍刀在他的手中依然威力十足,不可忽视。

    火光下,只见一道道成层刀芒,宛似要把中央的铁石心封冻在其中。

    铁石心面上肌肉顿时歪曲变形,“咯嘣”响的咬牙声中,突地旱地拔起三丈余,一大团金芒便在空中向四下劲射如矢,口中厉叫道:

    “大家一起上路吧,奶奶的!”

    斜刺里,两团极光怒撞而上,君不豪已在两丈高处与铁石心撞在一起,好一阵金铁撞击,猝映的成堆碎芒刺入双目,便在胜英的惊呼又上的时候,已见血雨往四下里标溅不已……

    “咚”声相连,君不豪上衣破碎,双肩到臂尽是鲜血,连双腿也染着大片艳红,他一跌便跌在地上,陶勇、高威等便立刻冲过去。

    胜英的砍刀已断,左肩冒血,人落地上兀自一怔。

    “飞天虎”铁石心前胸刀口半尺,森森的肋骨可见,右面颊上一条剑痕“嘟嘟”往外喷血,他却伸舌头恬着左手背上鲜血,猛的拔身而起,口中大叫道:

    “姬儿,我的姬儿!”叫声犹在,他已不要命的往吊桥上扑去……

    “金刀太岁”胜英已顾不得君不豪的伤势,狂叫一声:

    “快拦住他。”

    没有人能拦住铁石心,一路他击倒二十几个百灵堡大汉,直往熊熊大火燃烧的庄院大门扑过去,边狂叫着:

    “姬儿!姬儿!”

    突然,铁石心仰天哈哈大笑,其声如猿啼,如狼嗥,震得满谷回荡不绝……

    面前,石敢、白文定、张召、苗强四人正守护着段姬儿,他们见“飞天虎”铁石心满身鲜血疯虎似的扑来,相皆大吃一惊——

    张召沉声对石敢三人,道:

    “老贼如要出手,我四人合力围杀。”

    狂笑声嘎然而止,铁石心已伸着滴血左手,道:

    “姬儿,你果然来了,跟我走吧。”

    四条人影疾掠,立刻挡在姬儿前面。

    铁石心大怒,狂吼着往四人撞去,张召等齐声大喝着猛往铁石心包夹狂击……

    五个人倏聚倏分,铁石心双肩晃闪,洒出一溜鲜血。但张召四人更惨,石敢原双刀已断,双臂伤的见骨;苗强的面上生被“旋天环”削去一片皮肉,血已往他的领口直流……张召一把未扣住铁石心手腕,却被铁石心一脚踢倒三丈外;白文定的“梅花钉”有三支插在铁石心的血口上面,但他却被铁石心的“旋天环”削得肩背皮开肉绽……

    段姬儿一声尖吼,已见铁石心举着“旋天环”扑来。

    就在这时候,火光的照耀下,突见一道彩霞,不!应该是浑厚的一道金芒,在一团黑影的衬托下,快得宛如追回千百年逝去流光般闪过往前怒扑的铁石心。

    铁石心连“哦”三声于一声脆响之后,他那高举的“旋天环”已被削去一半,连着右肩斜向左胸,竟然被一刀劈得几乎上体分家,他那豹目几乎挤压出血来,怞搐着自大毛嘴巴里只逼出一个字:

    “你!”

    紧接着,“咚”的便倒在地上。

    张召第一个惊叫道:

    “小姐!是小姐!”

    不错,及时赶来的正是胜小玲。

    她收刀缓缓走近正自惊吓得口也无法合的段姬儿,道:

    “胡阿姨!”

    缓缓的回头,认出是胜小玲,段姬儿双臂一张竟扑在胜小玲肩上大哭起来……

    便在这时候,胜英等率领着十几位堂主已追扑过来,见胜小玲一刀劈死铁石心,无不惊异万分。

    大庄院一侧,已走出一彪人来,为首的正是自唐山峡谷后绝壁上以长索扑下来的“飞毛腿”赵干,“一阵风”全力以及百名弟兄,不过走在最前面的,却是个白髯老者,一个背了个包袱的老人——胡仙!

    扶着哭泣的段姬儿,胜小玲道:

    “胡阿姨,胡仙伯伯来接你了。”

    胜英已迎着胡仙,抱拳道:

    “胡兄也来了。”

    “一阵风”全力笑道:

    “我们刚要往崖上爬,正遇上小姐与胡先生,拗不过小姐决心要下来,所以……”

    哈哈一笑,胜英道:

    “胡兄来的正是时候,我这里太多受伤弟兄需要胡兄妙手回春了。”

    边点着头,胡仙已双手拉住满面泪痕的段姬儿,便在众目睽睽下,胡仙伸手替段姬儿拢发,伸出舌头为姬儿恬着脸上泪水,边低泣着道:

    “姬儿,你比我想像得还要美,啊!太美了!”

    一头扑在胡仙怀里,段姬儿的话也只有胡仙听得到了……

    胜英捋髯十分安慰地把玩着胜小玲手中的“修罗刀”,边自语道:

    “奇迹!奇迹!”

    突然间,人丛中一声狂叫:

    “我干爹真的也来了?”

    众人望过去,只见李淦已扑到胡仙面前,“大龅牙”笑得全抖出嘴巴外了……——

    煜媸樵荷描,东曦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怒剑狂火最新章节 | 怒剑狂火全文阅读 | 怒剑狂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