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枭霸 > 第一○八章 刃映血 烈日狂沙

枭霸 第一○八章 刃映血 烈日狂沙 作者 : 柳残阳

    ;

    黄沙在闪亮,彩衣也在闪亮,炙热的气浪里激荡着衣袂飞卷的劲风,有沙尘扬起,八九条人影捷猛如虎狼般扑掠而来!

    于是,在猝然之间,剑芒映着日光,眩耀起那等夺目的灿丽光华,而光芒只是倏现,便像追越千百年时光的流星尾芒,快得无可言喻的穿进了人体──彩衣所包裹着的人体!

    鲜血滴溜溜的幻凝着奇异的猩赤上扬,凄厉的呼叫尚未及由人们的喉管中挤发出来,寒电似的剑锋又已透射入另外三具彩衣之内的血肉之躯,更将这三具血肉之躯绞抛得不再成形!

    蓝汪汪的大弯刀猛然磕飞了一个彩衣人的兵器,白飘云的皓发在烈阳中有如镀漆着一层明灿的银白,他大旋身,弯刀便斩开了那人的肚腹。

    屠长牧的“大力金刚掌”带起了狂飚,拂扬起漫天的黄尘,黄尘也随着他刚烈又迅疾的掌势滚荡,两条斑烂的躯体手舞足蹈的在尘沙中翻腾升落,每一转动,每一声嚎叫都掺合着一口鲜血!

    仅存的两名彩衣人一个是位高头大马的巨汉,一个便是韩忠光;那体形雄伟的朋友,这时的胆气,却萎缩到与他的外表截然成了反比,他五官扭曲,双眼上吊,脸上充满了惊骇之色,急拉着韩忠光,他嘶哑的叫:“快走,韩兄弟,三里外就有我们的人……”

    骤然间这人的面孔肌肉僵硬,上吊的双眼恐怖的直瞪着韩忠光──他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韩兄弟”竟将一柄锋利的匕首插进了他的胸口,而且插得这么深!

    韩忠光猛的将匕首拔出,那人嘴唇歙合着,似乎要说什么,却又随着狂喷的鲜血一头栽倒。

    剑早已还鞘,燕铁衣气定神闲的道:“我们离开这里,那几声喊叫,可能会把对方其他的人手引来。”

    屠长牧一手撑扶着陰负咎,白飘云背起白媚,随着燕铁衣、韩忠光匆匆奔离。

    沙漠看似无垠,其实也有边有点,有它既成的方位。

    现在,韩忠光领着他们奔向一个有水草,有荫遮的所在──谁也无法在这样干燥酷热的漠地里挺上太久,谁也须要憩歇。

    ※※※

    这里有几棵半枯的高茎树木,有稀疏矮小的仙人掌,有一洼小小的水潭,之外,仍是一片沙砾,一片无情冷酷的黄尘。

    然而,这已是块难得的福地了,在这样的环境中,此处不啻是起死回生的源泽,不啻是天堂──有树,有荫凉,最重要的,还有水。

    那一潭小小的水洼,水色并不清冽,相反的,混浊而灰黄,更发出一股隐隐的霉腐气味,但它总是水,总是人体最不可缺的生命之源。

    大伙刚坐下喘息,韩忠光已接过几只羊皮水囊,先到水洼里把水囊灌满;燕铁衣瞅着那一潭混水,不禁有些担心的道:“这水,韩兄,能喝么?”

    韩忠光把灌满的水囊囊口塞紧,然后一头浸入水洼之中,咕噜咕噜的喝了个饱,他抬起头来,一抹脸上的水渍,笑道:“燕大当家,在这片沙漠里,这洼水乃无价之宝,是求命续生的琼桨玉液,咱们还不到那时候,否则,一泡人溺都会朝前抢呢!”

    燕铁衣抹着汗道:“如果水不干净,喝下去岂不糟糕?”

    摇摇头,韩忠光道:“只要没有要命的毒性在水里,就可以喝,水就是水,再脏,也能解渴救命。”

    白媚喘嘘嘘的道:“这个地方,他们知不知晓?”

    韩忠光目光四巡,边颔首道:“他们和我一样,大致都知道沙漠里几个有水草及绿洲的地方,我们只好碰运气,我们不必找他们,他们却要一处处的寻找我们。”

    燕铁衣静静的道:“他们会先找,距离方才位置最近的水草之处。”

    怔了怔,韩忠光道:“不错,但我们或许可以暂且休歇一阵,除了这里,另有两个相同的所在和我们先前的位置距离近似。”

    燕铁衣沉默着,他知道大家都很疲倦,在此等景况里,烤晒的阳光与沙漠的高温,全异常的消耗着人们的体能,人的动作行为要比平时艰苦上好多倍,他们须要休息,须要培养精力,虽然眼前的情况危险,却也只好尽量把握时间来恢复劳累。

    陰负咎却没闲着,他坐在那里,以小刀划割开那块粗厚的麻布,然后搓捻顺理,编织成网,一面粗糙简陋的网──洞口大小不匀,结扣密疏不一,但是,却相当坚实牢固!

    屠长牧并不阻止,他更自腰间拔出一把角柄短刀来,上前去砍下一根顶端带着叉的树枝,他仔细的修整着树枝的节疙,一边不时在掌上惦着份量。

    诧异的望着他们两人的动作,白媚迷惑的问:“大当家,这两位不好生歇息养神,却在那边玩什么花样啊?”

    燕铁衣微笑道:“他们不是玩花样,狼妞,他们是在制作武器,网与叉,这是陰负咎惯用的家伙,急就拿的现成材料,固不趁手,但要比空着一双肉掌强多了。”

    “哦”了一声,白媚又轻轻的道:“以陰大执法目前的身体状况,还能硬着拼吗?”

    燕铁衣端详着正在专心工作的陰负咎,微笑道:“我想大概没有问题,尤其当人们在必须拼命才能活命的辰光,就更得豁出去了!”

    白媚深思的道:“这个地方似乎不太妥当,大当家,我老是感到心里惴惴的。”

    燕铁衣道:“对方很可能在此处追截住我们,问题在于我们的原则亦非逃避,如果免不了决一死战,拖到将来就不如眼前,移到别处又何妨此地?”

    那边,陰负咎暗哑的笑道:“魁首说得是,我这阵子受的气,吃的瘪可多了,这股子恨,鼓涨得心窝里难受,能早一刻宣泄这股怨气,早一刻索讨这笔血肉债,我恁情愿少活上三年也舍得!”

    屠长牧轻拍陰负咎的肩头:“包给你连本带利捞回来,老陰,别说你心里憋得慌,我们那一个又不愤恨?”

    燕铁衣道:“这么说,我看我们也不用挪位置了,就在这里耗着等吧!”

    韩忠光的神色却流露着明显的不安与忧虑,他时时引首四望,一会站起来,一会又坐下,搓着一双手,脸颊的肌肉更在不自觉的微微怞动。

    白飘云看在眼里,轻轻招呼韩忠光道:“来,老侄子,我有话和你说。”

    待到韩忠光在一侧蹲下,白飘云始含笑道:“你好像心神十分不宁,是否担忧“黑图腾教”的人摸来这里?”

    压低了嗓门,韩忠光凑得更近了些才说:“老大爷,你们列位是不太清楚‘黑图腾教’的潜力,那乃是万万不可轻视的,我看各位全是一副好整以暇,泰山笃定的模样,实在有些焦虑,这可不是玩笑之事,对方一旦追了上来,十成十是要豁命来干的,一个罩不住,我们就会尸骨无存啦。”

    白飘云慈和的一笑道:“你的顾虑得对,但我们却并未轻敌,老侄子,你别看我们表面上一派泰然,似是无动于衷,实则心里早已加意戒备,且定了主张,轻重利害与得失的衡量亦自有计较,老侄子,这就叫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哪。”

    就像在考验白飘云后面所说的这两句话,也像是对这两句话的反应,一阵突兀的竹笛声便在这时响起,从不远处的沙脊后响起,婉转、清亮,有如百灵鸟儿在啼叫。

    竹笛声在移动,在旋转,而且,不只从一个地方传出。韩忠光脸色大变,脱口惊呼:“不好,他们来了!”

    缓缓的站立起来,燕铁衣平静的道:“也没有什么不好,要来的终归要来,韩兄,我们不是正在等着他们么?”

    屠长牧表情木然,两只特别粗大的手掌微微提起,他目光下垂,全身的模样在沙漠中,有着一种奇异的威猛之气概,好像,呃,一头扑杀猎物前的巨狮,沉静,但却煞气盈溢!

    两眼空洞的仰视着晴空,陰负咎仍然盘坐于地,他一只手抚摸着搁置膝头上的粗网,另一只手紧握那杆近似叉形的树枝,他宛如未曾闻及一阵急似一阵的竹笛声,疲倦憔悴的面孔上陰冷如一汪古潭。

    燕铁衣低声道:“狼妞不必出手,还要白老加意维护。”

    白飘云凛然道:“老弟放心,我自有主意──”

    于是,在这小小水草之地的四周,业已鬼魅般无声无息的出现了许多人影,在阳光的照射下,他们的彩衣越发艳丽鲜亮,颗颗光头更加惹眼,兵刃的冷芒闪铄着,寒气森森。

    最惹眼的是前面那五个人──一袭赤红衣袍,手握一条赤红龙形长鞭的魁梧大汉;全身金衫闪亮,分执一对斗大金色虎头的干瘦仁兄;一个上下纯黑,连皮肤也黑得透亮的细长个子,两条长臂上竟然缀合着一对巨大的黑羽鹰翼;还有一位又矮又粗,深青的衣袍毫无装饰,却偏偏在脖子上围绕着一条几可乱真的青鳞怪蛇,蛇首嵌着三角形的锐利铜冠,蛇吻箕张,露出上下两对雪亮倒勾,宛似真正的毒牙;而这五人的为首者,是个五官冷厉木然,脸色泛着可怖青蓝,额心印着赤艳朱砂记号的人物,这人双眼中绿光莹莹,配着他那五彩衣装,看上去极其陰森邪异,彷佛是一具刚从远古时代还魂的巫魔僵尸!

    韩忠光形态怖栗,连声音都发了抖:“五位‘接引使’来了……他们果然都来了。”

    陰负咎早已收回仰望天空的视线,现在,他正双目如火般,死盯着那前面的五个人,一个字一个字并自齿缝道:“劫掳我,杀死章正庭与徐飞的五个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五个人!”

    燕铁衣古井不波的道:“那满脸青中透蓝,眉心有颗朱砂印记的僵尸,可是佟双青?”

    陰负咎高声道:“就是这叛逆!”

    忽的,沙脊上冉冉出现了一座软舆,金红两色的锦兜亲以金红两色的舆杆,由八名腰圆膀阔的巨汉分前后抗抬着;软舆顶上张有一面金红两色的罗伞,平稳快捷得宛似祥云下降般,罩着上面一个白胖圆脸,笑得像天官赐福也似的尊贵人物来着。

    软舆两侧,疾步紧随着十五六名彩衣大汉,后头,嘿,却跟着两位熟朋友──达天法师及拄了一根拐杖,一步一瘸,其状甚为狼狈的达心法师。

    猛一哆嗦,韩忠光面无人色道:“老天啊,圣主法驾已临──黑图腾教主。”

    白飘云没好气的低叱:“没出息的东西,看你那副灰头土脸的德性,有我们在,你含糊什么?管他那门子圣主,什么黑图腾教,一起给他砸烂扯翻!”

    但是,韩忠光却显然没有这种信心,他恐惧的瞪着另一边──在他们的右侧方,一支高达丈许,宛如斗圆的粗大乌黑木柱,已不知在什么时候竖立起来,乌黑的木柱凸凹相间,陰明互亲,而组合成这凸凹与陰明图案的,便是那上面雕着的七十二尊神魔之像,调像雕工极为精致,容貌形态,不论慈和威武,狞厉凶狠,情韵俱颇传神,甚至连背景如风雷云电的刻划亦细致有方,相连结的雕像团团浮现在整只木柱之上,特具一种幽秘怪异的意味。

    除了一个为首的阔鼻阔嘴人物之外,另有三十余名锦衣大汉共同环护着这只“黑图腾”柱。

    喉结蠕动着,韩忠光颤颤的指过去:“那是四大法师中的第二位,达地法师。”

    “嗤”了一声,白飘云道:“没有四个法师了,如今只剩下两个半,我说老侄子。”

    金红两色的软舆,这时已在他们丈许之外停下,那又白又胖,面团团如富家翁般的“黑图腾教”教主跨步挺立,金红两色的彩衣与他光秃的脑袋瓜耀眼生辉;双手扶着挺出的大肚皮,他眯着一双细眼,笑吟吟的躁着一口流利汉语:“天气真热,尤其在沙漠里,就更热得叫人受不了,各位,这实在不是个见面的好辰光。”

    燕铁衣忽然也笑了──是一抹金童也似的真稚微笑,他安详的道:“我是燕铁衣,‘青龙社’的掌舵,阁下大约就是‘黑图腾教’的教主了?”

    白胖的那位单掌高举过额,一派和气生财的模样:“罕木钦喀‘黑图腾教’全教敬仰的圣主,或者,你们称我是教主亦未尝不可。”

    燕铁衣打开天窗说亮话道:“罕木钦喀教主,你的意思是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又如何安排以下的场面?”

    笑得露出两排大白牙,罕木钦喀的表情就像是佳肴当前,将要大快朵颐:“这还用说?你们通通都要死,而且还要零零碎碎的死;看,我已将代表本教,神圣的黑图腾教神柱请来此地,因而不必跋-至‘大王庙’本教‘血殿’,就在这里替各位行

    ‘解灵大祭’,效果也是一样圆满完美。”

    燕铁衣淡淡的道:“既是如此,我们便不必多说废话,罕木钦喀教主,你就尽力施为吧!”

    似乎颇觉意外,罕木钦喀略显诧异之色:“你是说,燕铁衣,你们并不认命?并不束手就缚?”

    燕铁衣也十分意外,他却依旧心平气和的微笑着道:“罕木钦喀教主,我们为什么要认命?为什么就该束手就缚?”

    罕木钦喀悲悯的摇着头:“本教盛势相陈,精英俱集,就凭你们这几个人,岂堪抗拒?螳臂挡车,粉身碎骨的结果已可预见,为何却要明知不可为而为?”

    燕铁衣笑了笑,道:“如果横竖皆是一死,宰杀一场也多少捞个本,强似白白引颈就戮!”

    罕木钦喀哈哈大笑,侧脸道:“双青,你说得不错,燕铁衣是很倔强,是那种,呃,刚愎固执之辈。”

    面孔一片青蓝的佟双青默然无语,甚至连脸上的一根筋络也未怞动一下。

    燕铁衣目注佟双青,冷漠的道:“为父报仇是孝行,但更不可忽略的,却是仇恨的来源是否正确,尊亲的行端是否无差?如果毫不检查本身功过,将是非道理完全昧融于单方认定的仇恨中,这样的行为,只怕就不值受到赞誉了!”

    绿惨惨的双眼是那么陰酷又怨毒的盯视着燕铁衣,佟双青内心的仇恨,便彷佛由眼色凝成了诅咒,形成了呼号,那么强烈的送到燕铁衣心中!

    大吼一声,屠长牧怒叱:“丧心病狂的东西,魁首在教训你,你就是这副陰阳怪气的德性?”

    佟双青冷凄凄的笑了起来──有如吊死鬼的幽夜咽泣,说不出有多么个邪法:

    “我爹的深仇大恨是必须要索讨的,我如今的头顶也只有一位圣主,不论你们怎么辩说,如何乞求,你们今天也只有死路一条,你们死,我爹的灵魂才能解除痛苦,早日超生,你们死,我爹方可摆脱这无尽的煎熬,直趋极乐,这是我身负的仇怨,是诸天地神魔的旨意,有无限的法力支援我们,维护我们,那霹雳,电火,风云,亦将自黑图腾教的咆哮中涌现,协助我们消灭顽敌。”

    呆了半晌,屠长牧喃喃的道:“这家伙疯了,完全不似往日的佟双青了,究竟是什么原因,竟能把他改变成这等模样?”

    燕铁衣无声的叹了口气,缓缓拔出了他的“太阿剑”,剑芒伸缩,光华夺目,就好像他手上握着一道闪亮的蛇电,一条击动的冷焰。

    罕木钦喀依然天官赐福般咧嘴笑着,却在那等可爱的笑颜中蓦地仰首狂呼:“诸天之神,诸地之魔,黑图腾神圣的法力啊……”

    血红的龙影在一片赤雾旋回中突然奔腾,乌黑的鹰翼凌空展扑,金闪闪的虎头狂噬,狞怖的怪蛇伸卷,劲风力道相互激荡,锐啸如泣,在各色的光彩交织中,那张青蓝的面孔猝而扭曲,飞转,变幻得宛同厉鬼。

    剑势在须臾间化为流瀑,汇成天河,在浩浩的精光紫电里矫舞舒腾,剑光似虹,剑气蒙蒙,直上霄汉,带得沙飞尘起,一片烟霞!

    鲜红的龙身长吟着歪斜,金亮的虎头贴地滚翻,鹰翼零落,怪蛇缩退,佟双青的身形却一次连着一次腾跃于上空方圆十丈之间!

    长啸入云,陰负咎猛扑而出,麻网卷兜,枝叉暴起,他像发了狂一样,不要命的追袭向空中的佟双青!

    罕木钦喀厉叱:“座下法师何在?”

    达天法师白发飞扬,大银链打横若一条猝闪的电光,快得不可言喻,又力道万钧的劈出──他挥链的对象,原是跃起半空的陰负咎,然而,一股雄浑猛厉的“大力金刚掌”劲势,却自斜剌里重重迎上!

    方才被燕铁衣逼得狼狈退避的四个“接引使”,这时已缓过气来,四个人动作迅捷无匹,冲着燕铁衣再次扑来!

    白飘云的阔刃大弯刀一挥,怒吼着:“且待老夫来超渡你们!”

    挺立不动的燕铁衣冷冷的道:“不劳白老……”

    剑刃的尾芒随着他口唇中吐出的四个字,陡然飞颤疾射,每一溜寒电全在一刹那间,含蕴着十七次变化不同的招式,分卷来敌!

    四个“接引使”的兵器飞快拦截,却又在拦截的一刹那惊觉剑式的凌厉多变,于是,四个人身形交叉,彷若幽魂般穿掠回旋,堪堪躲过了燕铁衣这次攻势!

    罕木钦喀斜睨着站在那边的白飘云等三个人,胖脸只是一副“斩尽杀绝”的神情,道:“达心法师,由你率领十名‘全灵弟子’,速速拿下那叛徒韩忠光以及白飘云父女!”

    伤口并未痊愈的达心法师,闻言之下咬了咬牙,一招手带领着原守在软舆之旁的十名“全灵弟子”奔扑过去──他自己却是蹦跳过去的。

    燕铁衣在这瞬息间斜着闪出,他的形状似乎要阻截达心法师一干人,却在闪掠的同时倒翻而回,黑色的鹰翼刚刚由他脚下穿过,“太阿剑”的尖刃便又准又狠的透入对方后脑!

    怪号如狼嚎,一枚金光灿灿的虎头凌空飞来,燕铁衣大侧旋,眼看那枚虎头贴着他的衣角擦过,却“碰”的一声爆响四碎粉裂,金闪闪的屑粒有如一蓬飞砂射扬,力道狂劲无匹!

    这枚金虎头的碎裂,不是内中置有炸药,更非装着什么足以自爆的机关,而纯系以内力将其震破,如此坚牢的一个合金虎头,单以内力震裂业已不易,令人惊异的却是将力道蕴聚于出手之后方始展现,这样的修为,也的确匪夷所思了!

    燕铁衣意外之下,身形不变,“太阿剑”的寒光便猝化一道匹练般的晶莹长带,贴身卷绕,当芒彩的影像甫现,他已骤然感到左腿上有一股尖锐又火辣的剌痛!

    猩赤的长龙闪泛着血光,就在这一刹那恍同破云飞来,角挺鳞逆,好不狰狞可怖;“太阿剑”突然“嗡”声颤响,剑身猛的直射而出──快到彷佛要迫回千百年前流逝的时光,只见剑刃闪动,已经从那手执赤龙兵器的魁梧大汉颈间带起一溜血雨切过,更斜成弧形回绕!

    同一时间,那条赤龙冲撞向燕铁衣的胸口,于是,“照日短剑”闪耀生辉,准确至极的将龙首挡开──燕铁衣亦被撞退两步,但他似乎预计至此,手伸处,刚巧接住飞回的长剑!

    那条矫卷的怪蛇贴地旋窜,在燕铁衣接回“太阿剑”的瞬息竟缠住了他的双足,蛇头挺昂,倒勾似的铜牙便猛向他的足面扣落。

    燕铁衣俯身,短剑横插脚面,长剑由两胯之间倒飞疾射,几个动作全在他弯腰的刹那完成,长剑走着滚动的之字形,就像有着灵性一般快速无比的摆转,那位执蛇的“接引使”鬼叫着且闪开两次,但是“太阿剑”的第三次疾施,业已带起了他的半片脑袋。

    “太阿剑”的出手飞斩,转动旋回,是燕铁衣精练独擅的剑术成就之一──“剑胆化龙”,属于“以意驭剑”的高深修为,施展此术,剑刃可破空至十丈之遥,且可连做十三次的飞旋仍有余力循其内蕴的内劲惯性回转!

    通灵似的剑身正在折返,手执单金虎头的那位,抢先狂吼着扑了过来,燕铁衣猛一摔展,罩住头脸的白色布巾“霍”声反卷抛出,在阳光下白晃晃的一片,却是风声雷响,又强又疾!

    金虎头奋力迎击那片白巾,燕铁衣左手横切向侧──他的手掌切在甫告飞回的“太阿剑”剑柄上,剑身猝然因此倒穿,快得不及人们眨眼的十分之一时间,锋利的剑刃,已透过那手握金虎头的仁兄之胸膛,更将他一举钉牢在地!

    白巾飘落,刚好遮住这位执金虎头的面孔──好一张突目咧嘴的可怕面孔!

    另一边,两声不同音度的吼叫传来,达天法师满口喷血,一步一颠蹬的朝后退,屠长牧正将折断成数截的大银链,抛掷于地,他歪曲着一张瘦脸,脸上却泛着一片青灰!

    陰负咎与佟双青在五六丈之外飞旋恶斗着,双方全动作如电,更招式狠绝,只是目前还看不出胜负孰属,而这时,罕木钦喀已缓步来近,他目不注视地下死亡累累的手下,完全像没有这回事般沉沉稳稳的道:“很好,燕铁衣,你终于够资格与我较手了,我原以为你不一定有此机会。”

    “照日短剑”在燕铁衣手上轻轻摆动着,他泛泛的一笑道:“你的错误之一,罕木钦喀,便是把自己估量得太高……”

    “高”字还在燕铁衣舌尖上打转,他的人已像电光石火一闪般到了罕木钦喀头顶,罕木钦喀纹风不动,双手自袍袖中倏出,便形成了千百只飞掠交舞的掌影,燕铁衣身形翻腾穿走,凌空在这漫天切斩的掌影中游闪,罕木钦喀突然狂啸一声,白胖的大脸一下子变为那种骇异的青蓝──与佟双青一色一样的青蓝──整个肥硕的躯体,蓦地离地升起,不可思议的却是他人在悬空,居然若履平地,更挟着恁般凌厉的劲势,展开扑击搏杀!

    不错,“飞翼手”与“大罗汉功”!

    二十次的接触展现于须臾,另二十次亦包涵于刹那间。

    骤而,金红色的衣袍兜风涨,罕木钦喀的形态宛如由火练地狱中腾升的恶魔,挟着狂暴的风雪!同时带起肆虐的雷电,于诅咒般的掌影环飞下全力抟击而来!

    紫色的影子猝向上迎,而霎时碎裂散舞──那是燕铁衣的罩衫,他在罩衫抛出的同时,人已闪电般跃滚,“照日短剑”在右手猛拍左肘的动作下几乎不见光影的展示,便那么疾速的插进了罕木钦喀的眉心──而那是通往脑部的最近位置!

    长号着,罕木钦喀大嘴箕张,四条瓷白的光华,流星也似地从他口里喷出,在燕铁衣横越他头顶的俄顷,飞射闪亮。

    一条人影怪吼着掠空扑来,燕铁衣凌空的身形在那执金虎头的尸体上腾旋──尸体上插着“太阿剑”,因此便腾旋成一道滚桶般的光柱,并溅着一片精芒冷电,带起丝丝剑气,就像照日的毫光束凝为股,略微盘回便霍然倒射而至,堪堪与那扑来的人影正面碰上。

    “身剑合一”的剑术乃是骤集精、气、力、神、和剑刃本体的适当配合而形成,它的配合至高诀窍便在于一个快字,快到身与剑合,剑与身融,快到看不见剑,看不见形,扑过来的人是“黑图腾教”那位达地法师,他的结果便名至实归的“达地”了,刹那间,他的武器,那七十二粒龙眼大小的铜念珠,已化成了满空的碎屑,合着他的血肉纷洒“达地”,唯一令人对他的殒灭过程尚有印像的,仅只留下那声悠长又颤栗的惨叫──彷佛将尾韵凝结于空间的惨叫……

    惨叫的不止这一声,嚎声也从佟双青、陰负咎两人的口中挤迫而出,佟双青双手死抓着,插入他双目更深透入脑的那根叉枝,往后仰倒,陰负咎则踣跌于地,面颊上一块血淋淋的皮肉倒挂重悬,胸前染赤了一大片,一条左臂也软塌塌的打着晃子。

    四周的人影在惊恐的喊叫,发狂般的奔逃,白飘云和韩忠光两个正在东追西赶,做着最后的扫荡,看来,“黑图腾教”是差不多玩儿完啦。

    不知什么时候,那根竖立于一侧的“黑图腾”木柱熊熊地燃烧起来,木质的爆裂声加合着火焰的呼啸,像煞木柱上那些雕像的声吟,而不知什么时候,漠地上已是一片沉静……

    ※※※

    一辆双辔乌篷马车上半倚半斜的坐着四个人,燕铁衣、屠长牧、陰负咎、白媚。

    他们都受了伤,幸运的是,全能活下去。

    燕铁衣除了原先和“黑图腾教”两位法师拼斗后所遭及的创伤之外,腿肚子还剜出一块姆指大的金虎头碎骨,罕木钦喀奉送的四粒“齿剑”,他只收纳了两粒,一在肩头,一在胁侧,血流了不少,好在元气尚无大碍。

    屠长牧断了两根肋骨,内腑也受了波震,不过他还很高兴,因为他的“大力金刚掌”的修为到底比达天法师的“大般若力”来得精湛浑厚,否则他安能以此代价要了对方的性命?

    伤得较重的是陰负咎,陰负咎折断了一条左臂、脸颊、右胸亦俱中了数记“飞翼手”,但他却十分安慰,十分满足,他总算亲自报了仇,雪了恨,达到这个心愿,他是恁般把命搭上也不后悔的……。

    白媚的气色最好,少劳累、多将歇,加上心情愉快,那还错得了?

    策骑在前开道的白飘云策马绕了回去,他冲着燕铁衣笑呵呵的道:“我说燕老弟,功成而回,自是令人欢欣,但美中不足的却是跑了那个达心法师!”

    闭目养神的燕铁衣睁开双眼,神态安详的道:“不止达心法师,还有那‘全灵弟子’的首领,喀图,但这有什么关系呢?一个见危退缩,临难苟免的人,白老,你还指望他有什么作为?”

    哈哈大笑,白飘云连连点头──燕铁衣又闭上眼睛,他在想着许多事,江湖海,这一波浪涛涌过,谁又能逆料下一波浪涛,会在什么时候涌现呢?

    (全书完)——

    《武林城》OCRby瓢饮斋主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枭霸最新章节 | 枭霸全文阅读 | 枭霸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