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金家楼 > 第二十七章

金家楼 第二十七章 作者 : 柳残阳

    伸手握住展若尘一手,金申无痕一直强忍住眼眶的热泪终于滚滚流下来,音调激动的道:

    “若尘,我的好孩子,他们……他们已经把你这些天的行动向我禀告了,孩子……苦了你,累了你……我再-次的为你而骄傲……”

    展若尘涩涩的道:

    “娘,我从大漠掳来了段尔生的女儿——段芳姑,可是却轻易的被段尔生骗去,提起来反令人尴尬……”

    金申无痕摇摇头,道:

    “孩子,段芳姑并不重要,段尔生是个赤魔,他在得知女儿被你掳来辽北之后,用计骗你上当,这件事是我亲耳听到的,当时姓段的对戈超生发下狠话,能救则救,否则宁要夺取金家楼,女儿便听天由命了。”

    展若尘忿怒的道:

    “可恶,段尔生是个疯子!”

    金申无痕重重的点点头,道:

    “所以我说,你掳来段芳姑并不重要,要紧的是你在大漠分别搏杀了尤奴奴、商弘、郝大山、铁彪等人,你应该知道,这些人都是金家楼死对头,如果他们联手起来,今日这一战的胜负,便很难说了!”

    一边,潘得寿忍着伤痛,道:

    “当家的说得极是,这次还真亏得少主走了一趟大漠,如果尤奴奴那恶婆娘也率众赶来,胜负不但难说,而我方的伤亡,也将倍增了!”

    绕过这一带丘陵地,突然听得大金楼钟声大响,簇拥着金申无痕而归来的所有人物,立刻振臂欢呼——

    大金楼那面,只见冲出上百黑衣劲装大汉,走在大汉前面乃是申无忌、端良夫妻、申无求姊妹等人,这些留守在大金楼的人物,在闻知驱逐了“大漠骷髅帮”之后,早已雀跃欢呼起来,直到追杀的人全部拥着金申无痕等回来,便立刻鸣钟庆贺——

    金淑仪跟着申无忌当先冲迎上来,申无忌已拉开嗓门大嚷,道:

    “哈!咱们又赢了,金家楼得胜,骷髅帮失败,这证明江湖纲轮仍在,武林道义确保,大妹子,我们将更为坚强,哈……”

    这时施嘉嘉也跑过来,泪流满面的道:

    “娘,我们胜利了,二十天被囚之恨也得报了——”

    金申无痕大乐,哈哈笑着抹去泪痕,道:

    “传我的话下去,金家楼狂欢三日,每人加俸一月!”

    他此言一出,又是漫天一声欢呼!

    狼狈狡猾的“大漠骷髅帮”帮主段尔生,当金家楼追杀的黑衣大汉们回头之后,他清点了人马已不足百人,其中除了女儿段芳站与呼延九子未受到伤,其余的重要干部均已死亡,如此惨重损失,反倒引得段尔生哈哈失声狂笑不已。

    高举着断腕的右臂,伤处因为敷了一种奇怪的伤药而流出银灰色浆水,段尔生狂笑之后,叫道:

    “断臂之恨难消,两年之内我要炼成‘夺命毒风’,要他们‘金家楼’那群王八蛋们在毫无知觉中死绝死光——”

    他的话甫落,不足百人的“大漠骷髅帮”,便立刻举起双臂欢呼大叫起来:

    “帮主万岁!骷髅帮万岁!”

    段尔生望着女儿段芳姑,两人露出相当满意的笑——

    此刻——

    前面是一道清澈见底的山河,河虽只在二十丈宽,但中间的水也有丈多深,水下面的鱼儿条条清晰可见,银白色的河底沙子就像是少女的面皮般柔和可爱!

    溃退下的大漠骷髅帮一行,刚刚来到此地,柳林子下面,段芳姑突然遥望着远处那条小船,她面上立刻笼罩上一层吓人的寒霜——

    看到小船想起了徐小霞,这一切的不幸,完全是徐小霞一手促成,如果不是徐小霞追踪展若尘到了大漠,如果不是她及时的弄开进入地狱城的那堵暗门,今天也就没有展若尘,当然,金寡妇也休想选出掌握,那么,今日的惨败将是属于“金家楼”而非我“大漠骷髅帮”。

    忿怒的猛回头,段芳姑咬着牙齿,道:

    “爹!女儿以为,我们的惨败,关键在于小船上的那个贱丫头!”

    段尔生猛抬头望向小船,道:

    “芳姑,你把事情说清楚!”

    段芳姑立刻把徐小霞启动暗门救出展若尘之事,十分详细的述说下一遍——

    段尔生的双目又见跳动,他面色赤红的骂道:

    “也好,我正欲吸食人髓补我的损伤,正可将这贱货饱餐一顿了!”

    段芳姑道:

    “爹的伤……”

    段尔生立刻高声道:

    “西风堂主何在?”

    赤发的“酆都王”呼延九子高声道:

    “属下在!”

    段尔生戟指远处小船,道:

    “去,把小船上面的女子抓来!”

    呼延九子遥望向小船,道:

    “属下遵命!”

    话声甫落,呼延九子举着骷骨爪便往小船扑过去——

    那支小船上面,正坐着一位姑娘,只因为那姑娘正依着舱门正在遐思着,而且也正是想得出神,对于远处柳林下突然出现的灰衣人,她并未察觉,直听到足音“沙沙”快到小船边,她猛然的叫道:

    “若尘哥!”立刻便回过头来!

    她——徐小霞,当她看到对面来的人那副模样,便立刻知道是骷髅帮的人。

    忿怒的站起身,徐小霞已望见柳树下面一批灰衣人,她双手叉腰的直视着赤发的呼延九子,道:

    “阁下要干什么?”

    咧开一口大黄牙,呼延九子上下看了徐小霞一眼,道:

    “不错,长得还够看,也正是我们帮主要的人!”

    徐小霞知道段尔生糟塌姑娘的事,便哼了一声,道:

    “不开眼的东西,脑筋动上姑奶奶的头上了,我看你是在找死!”

    嘿嘿一笑,呼延九子沉声道:

    “是乖乖的跟我去呢?还是要大爷上船去抱你下来?”

    徐小霞冷冷道:

    “怕得劳动大驾了!”

    呼延九子一声吼,道:

    “大爷十分乐意!”

    他“意”字出口,人已弹出升在半空中,未落上小船,右手髓骨爪已挥出十一次狂劈!

    原地斗然纵升三丈,徐小霞直上直下的连翻三个空心斤斗,双足在未着船板的时候,平射向船舱顶上,猛的一个怪翻,又闪掠在船顶上,突然一个侧踢,差一寸未踢中敌人的后脑——

    呼延九子立刻发现这女子的轻功高绝,立刻稳住身体,冷冷的逼视着站立船头的徐小霞,道:“难怪你敢闯入大漠,这身轻功就够绝的!”

    徐小霞淡然一笑,道:

    “马马虎虎,差强人意!”

    呼延九子突然厉喝一声,骷骨爪挥出劈天爪影,劈头盖脸的便往徐小霞扑击过去!

    一声尖吼,徐小霞猛力双手互击,一头便往那片爪影之中杀过去——

    空气是激荡的,没有声音,但呼延九子却发出一声尖亢的怪嗥,人已往小船下面跌去,他的骷骨爪未脱手,但右手上臂一道血口子足有半尺长——

    “兰指穿心”徐小霞的毒三角形钢锥,闪耀出一道弧扁,短距离中正狠狠的划上敌人!

    变异是如此突兀,又在此小船之上,徐小霞正在冷笑着看着敌人在岸上痛苦的全身哆嗦,斜刺里,-道灰影飞掠而到了呼延九子的身边。

    是的,段芳姑赶来了——

    徐小霞一声冷笑,道:

    “哈!看段公主这般的狼狈样子,大概是吃了不少苦头了吧?”

    厉芒逼视着船上的徐小霞,段芳姑沉声道:

    “一次失败并不足以表示永远的失败,徐小霞,我们会再来的,只不过,你是不会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了,因为……哼……”

    徐小霞面色一紧,道:

    “因为你要杀我,是吧?”

    段芳姑点着头,道:

    “不错,为了你的无知,更为了替姓展的制造愧疚,我必须要杀你!”

    徐小霞冷哼-声,道:

    “凭你?叫你老子来,还差不多!”

    段芳姑冷笑着便往小船逼去,沉声道:

    “我一人就足够了!”

    她的话刚出口,人已弹升在半空中,徐小霞正迎扑过去,突然段芳姑双手并举,拇指压着中指弹出两缕****毒粉!

    猛然一个转身,刚刚躲过敌人的毒粉,不料就在徐小霞刚刚双足站上船面的刹那间,又闻一声指弹,徐小霞尚未站稳,便发现毒粉上身,她深知毒粉历害,一声尖叫未落,便一头钻入河中消失不见了——

    冷笑连声,段芳姑望着漂浮在水中不动的徐小霞,道:

    “在水中化为浓血而死,当是另一番滋味了,嘿嘿……”

    段芳姑缓缓的跳出小船外,突然间,呼延九子厉嗥一声,双目凸出口吐黑血,吭叱一声死在石堆里。

    段芳姑也是-惊,想不到徐小霞也是施毒之人,倒是小觑他了——

    现在,长春山金家楼内一片欢乐之声,便受伤的人也是扎好了伤狂欢起来!

    大金楼的正厅上,金申无痕对一边坐的展若尘道:

    “等过些时日,我倒想要见见那个‘兰指穿心’徐小霞,徐姑娘!”

    展若尘无奈的摇摇头,道:

    “她是个理想主义者,人活在自己的思想领域里,活得十分快乐,只怕她是不会来的!”

    施嘉嘉一边笑道:

    “如果我亲身去请她呢?她不来?”

    展若尘道:

    “她也不会来,因为她为我们祝福,更不会加入我们之间,是个相当为他人设想的姑娘!”

    金申无痕立刻笑道:

    “这样的姑娘我更要见见她了,她住在哪儿呀?”

    展若尘突然面色大变,半响,他拍案而起的道:

    “娘,不好了,我担心……”

    在座的尚有二当家潘得寿与申无忌等人,闻得展若尘之言,心里一怔!

    金申无痕道:

    “看你紧张的模样,难道……”

    展若尘遥望向虚无的远方,虚无中有着徐小霞的倩影,他已重重的道:

    “但愿老天开眼,可千万别被撞上啊!”

    施嘉嘉在助展若尘一臂,急问: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啊?”

    展若尘眉头紧皱着,道:

    “徐姑娘住在青河小船上,那地方又是往来大漠必经之地,骷髅帮铩羽而归,段芳姑必然不会放过她,一日遭遇困难,我怕她会吃大亏——”

    金申无痕重重的点点头,道:

    “很有可能!”

    展若尘闻言大急,他立刻便往大厅外面走去,边叫道:

    “我立刻追去看看!”

    谁也没有阻他——

    金申无痕没有,而施嘉嘉也同意他追上去看看!

    此刻,一骑快马奔驰在西出大漠的官道之上,展若尘不停的拍着怒马,口中喝叱连声,光景恨不得腾空而去——

    暮色已见苍茫,青河上的水正照着无数金星,一条小船仍然停泊在岸边上!

    展若尘不等快马停下来,便立刻狂叫道:

    “小霞,小霞妹子!”

    小船上面仍然一片沉寂,而展若尘心中已开始像小鹿也似的乱撞起来了——

    跃上小船,展若尘发现有血迹出现,他忿怒的掀起舱门,只见舱内甚为清爽干净——两个枕头并着放,一套男衫铺下面,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假像,也是徐小霞精神上的-种自我安慰,便不由得心口一阵怞痛——

    猛然仰起身来,展若尘疯-般的大叫:

    “小霞,你在哪儿?”

    展若尘顺着小河往下面游跑,他边跑边叫,声嘶力竭般的狂吼大叫着!

    突然,那长带似的河岸边一处弯道乱石堆,一套青绿衫裙被石头堵住,河水的流动中闪晃着-道影子,展若尘立刻扑过去,他真的怔住了!

    踏水走去,伸手抓起衣裙,不错,这正是徐小霞穿过着的衣裙,展若尘痛苦的以掌击着自己的头,踢着河上的石头,双目见泪的叫道:

    “小霞妹,你死的好惨啊!”

    要知“大漠骷髅帮”的化骨毒粉,一旦中上人身,便立刻化为血水而亡,形骸消失,而骨头也酥成粉,此刻,展若尘抖动着徐小霞的衣裙,对天吼叫,道:

    “小霞妹,展若尘誓杀段尔生父女为你报仇!”

    他抓着徐小霞的衣裙匆匆又走回小船附近,腾身上马,立刻便往龙泉镇方向驰去——

    就在距离龙泉镇不远的一道土坡前,他果然追上溃逃的骷髅帮一众——

    怒马冲在前面,展若尘拦住了段尔生父女与近百灰衣大汉们!

    段芳姑冷冷的直视着展若尘,叱道:

    “展若尘,你连夜追来,莫非欲赶尽杀绝?”

    展若尘忿怒的抛下徐小霞衣裙,喝道:

    “可恶的东西,你们连一个姑娘也不放过,今天,看看你们做的好事!”

    段芳姑不用看,便知道那是徐小霞的衣裙,她笑笑,道:

    “展若尘,我们这次损失大半,可以说元气大伤,如果追根究底,就是坏在徐小霞一人手里,我们收拾了她,便是走到天边也说得过去,难道我们不应该?”

    仰天一声怒笑,展若尘道:

    “我金家楼也损失不小,但对你们仍未赶尽杀绝,弄得倒是你们害死徐姑娘,造成我的终身遗憾,段芳姑,你既然不放过徐小震,我也饶不了你父女!”

    突然一声尖笑,段尔生躺在软轿的身子挺起来,他戟指展若尘,道:

    “姓展的,你不要以为斩去本帮主右腕,便吃定我了,如此真要力拼,鹿死谁手还很难说的?”

    双肩下垂,双目直视,展若尘冷冷的道:

    “段尔生,你还等什么?”

    段芳姑厉叫道:

    “展若尘,你真要赶尽杀绝?放我爹他们过去,徐小霞是我杀的,要拼,你我两人拼吧!”

    展若尘再一次痛苦的心头一紧,他想起了击杀黄萱的一幕,如今面临另一个女子——段芳姑。

    就在此时,突然月色一暗,一团红影当头罩来,段尔生已狂叫道:

    “杀!”

    只见段尔生左臂高举,一支骷骨头壳——他仅有的一支头壳,已发出“铮铮”连响,那一股细小毒钉,已自飞射向展若尘!

    就在两个人的距离须叟间接近的时候,似人们似已睹及血溅藏溢的闪光,那突兀的变化便活生生的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一道浑厚的光弧,击落漫天的黑星,响起一阵阵清脆的反弹之音!

    光弧快得连眨次眼也不及的同时,突然光弧延展如电,弧面加大的一瞬间,“霜月刀”已挑起一溜鲜血,段尔生“唔——”的一下子摔落地上,血从他的喉咙处“咕噜”、“咕噜”着往外流,而他却发出“唔”声不断,他似乎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开口,但就是说不出来。

    段芳姑忿怒的尖声大叫,道:

    “骷髅帮兄弟们,为你们伟大的帮主报仇啊!”

    于是,近百名灰衣大汉,便一窝蜂的往展若尘围杀过去,那气势与凶猛,宛似群狼围向一头凶狮!

    是的,好汉架不住人多,这时候展若尘便如是想——

    “霜月刀”洒出一片森蓝光芒,展若尘怒吼道:

    “杀!”

    五名灰衣大汉便应声往外旋撞过去,鲜血已染上了展若尘的衣衫,而更多的灰衣人往他围扑过来,有几个大汉尚且企图拦腰抱住他,却被他砍掉了三颗人头!

    段芳姑抱住她老父的血头,狂烈的大叫着:

    “狠宰啊!你们这么多人围杀一个姓展的,他逃不走了,那个先杀倒姓展的,他便是我骷髅帮的-大功臣,你们快杀他吧!”

    几近疯狂的吼叫,令所有灰衣大汉们争着往展若尘冲杀过去——

    血在人们的足下踩踏,肉在半空中抛飞,展若尘杀红了眼,便灰衣大汉们也忘了死是怎么一回事情!

    就在此刻——月黑风高快五更的时候,突然,从龙泉镇那面传出了减杀之声,一彪人马,皆是一般大草原常见部落的装束,挥动着刀枪往这杀来——

    展若尘心中怀疑,这难道是骷髅帮另-批人物赶来了?此时此刻,除了拼命,除了拼命大概也顾不得多想了!

    突然间,传过来女子的叫声:

    “是展大哥!”

    声音十分清楚熟悉,那不正是完颜倩的叫声?

    于是,又-声大吼,道:

    “展义士,察汗族的呼延烈来了!”

    呼延烈,不正是引导自己找上那座被沙埋的小镇的人吗?

    紧接着,完颜义已高声叫道:

    “克鲁轮河各族兄弟们,今天正是我们消灭为害大漠的骷髅帮的时候到了,杀!”

    黑暗中突然冲过来四百多位壮汉,弯刀长矛与枪,刹时间便把一群灰衣大汉们围起来。

    太突然了,灰衣大汉们立刻回身堵杀,但哪会是这批生力军的敌手呢?就在一阵猛砍杀,形成了四五人合击-个灰衣人,就是想逃也难了!

    这真是一场令人想象不到的歼灭战!

    半个时辰过去了,一场搏杀也近尾声!

    半个时辰过去了,东方正露出霞光!

    完颜义陪同妹妹完颜倩走到展若尘身边,完颜倩笑道:

    “展大哥,你好!”

    展若尘看着自己一身是血,便苦笑道:

    “但也很狼狈,是吗?”

    这时呼延烈吼叫着过来,他对展若尘道:

    “自从展壮士走了以后,我们察汗族的长老们立刻同意联合鲁轮河两岸弟兄们,准备同骷髅帮一拼,前些时候,我们才毁了他们的地狱城,这才迎向辽北,准备协助金家楼的人,不料在此遇下了,也算不虚此行,哈……”

    完颜倩拉着展若尘的手,哭道:

    “走吧,跟我们回克鲁轮河去!”

    展若尘笑道:

    “我会去的,只是,不是现在!”

    完颜义道:

    “我们很诚意的邀你,展义士,你难道……”

    展若尘坦然笑道:

    “贤兄妹的盛情,展若尘万分感激,但我必须先回金家楼,以免我的干妈悬念,他日有幸必去克鲁轮河拜访!”

    天色已是大亮,展若尘寻到了马匹,却也看到了段芳姑,她死了,右手抱着她的老父——“吸髓赤魔”段尔生,左手握着一把短刀,整个刺刃仍滞留在她的肚子里,面上一片痛苦之色!

    深深的摇摇头,展若尘对完颜倩兄妹与呼延烈等人抱拳施礼,道:

    “贤兄妹,各位,我们后会有期!”

    完颜倩流出了失望的眼泪,她似是麻木的挥挥手,便低泣着倒向她哥完颜义的肩头!

    身后面传来几声群呼,从这些草原大汉们高举的双手看,那一定是对展若尘的一种敬爱表示。

    缓缓的骑马走过青河,展若尘凝望着那条小船,他默默的祷告着:

    “小霞,安息吧!此生无法续缘,就等来生吧!”

    离开了青河,此刻,展若尘拍马前驰,那清新的、妩媚的“长春山”,-片翠绿茂密的松柏掩映下,展若尘又看到了大片的亭台楼阁,只是他尚未驰近去迎面却转出两个人——两个女人!

    于是,展若尘惊异得几乎从马背上跌下来——

    他期期艾艾的道:

    “你……你……”

    “我没有死,是吧!”

    是徐小霞,不错,“兰指穿心”徐小霞,与徐小霞携手走在-起的,正是展若尘的妻子施嘉嘉——

    翻身下马迎上去,展若尘道:

    “这是怎么回事?”

    施嘉嘉笑道:

    “你走了,妈想起了她,便也立刻亲率八卫赶到青河岸,天已经是二更过了,妈亲自上船,正遇上小霞妹子在睡觉,再想到她对展大哥的一片痴情,便立刻用强硬手段把她‘掳’来了,这一下你该高兴了吧?”

    展若尘笑起来,道:

    “奇怪,我也是先赶到青河去的,却在河面下游找到了小霞妹子的衣裙,当时我就……”

    施嘉嘉笑道:

    “你哭了?”

    展若尘立刻毫不掩饰的道:

    “比哭还难过——”

    于是,徐小霞愉快的笑了——

    半晌,她收起笑容,道:

    “我确实中了段芳姑的弹指化骨毒粉,但我也是个用毒高手,只要没有中在皮肉上,我就不惧,于是,我立刻跳入河里,装做是中毒的样子,顺着河水往下面漂,为了安全,我便在水中把衣裙脱去,自己便暂时躲在-处石洞里睡着了,直到二更天,方才又匆匆回到了小船上,哈……也刚才睡,楼主——不是娘,赶来了——”

    展若尘更加惊奇的道:

    “娘也收你当她老人家的女儿?”

    徐小霞俏皮的道:

    “不,是儿媳妇!”

    于是,展若尘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就在大金家楼的正厅上,展若尘把骷髅帮被灭绝之事,详细的向干妈禀告了一遍。

    金申无痕缓缓的道:

    “经过一次折磨,便能体会出和平的可贵,但愿‘金家楼’从此永远太平祥和!”

    是的,太平与祥和都是人生最可贵的,便和平需要实力为后盾,祥和便必须彼此肝胆相照了——金申无痕向徐小霞招招手,笑道:

    “孩子,希望明年此时,你同嘉嘉都给我生个白胖孙子,知道吗?”

    徐小霞低下了头,便展若尘与施嘉嘉也相视的笑了……

    (全书完)

    潇湘子扫描勿风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金家楼最新章节 | 金家楼全文阅读 | 金家楼TXT下载